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章 怨气
    “咦?”

    李博教授一听李福来这话,顿时他可比李福来要更加不解的多。

    他想着,刚刚那话明明是李福来自己说出来的。现在他却反过来问自己他刚刚说了什么,这岂不是很奇怪?

    细细地凝视了李福来一番,李博教授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有什么不妥的神色,也没看出他的脸上有什么故作姿态的样子,只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番确实不知刚刚说了什么的表情。

    李博教授相信自己刚刚绝对没有听错话,更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连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看不明白。

    现在看到李福来像是中了邪一般,言行举止前后不搭调,他也没有再深究下去。他很清楚,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弄明白的。

    微微摇了摇头,李博教授笑着道:“没事,是我老糊涂了。李老板,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也先回去吧。”

    “恩,李教授,那您稍坐,我且先回去了!”李福来笑着应了一声,而后也出了包间房门,朝外而去。

    李博教授看到所有人都走光了,他才忍不住真情流露老泪纵横,趴在餐桌上低声哭泣了起来。

    李博教授曾经有一个亲生儿子,可惜年幼夭折而亡。后来他才收养了那两个学生充当自己的养子养女,悉心教导爱护有加。

    可谁承想,到头来又是一场空,白发人送烟发人。使得李博教授依旧是孤苦终老,如此他又岂能不难过?

    他低声哭泣了许久,哀悼了许久。而后他才细细的琢磨起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以及冤孽自起阴德有失这些话。

    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虽是龙炎国考古界的北斗泰山,名望地位已达顶峰。可考古终究难免是挖人祖坟,断人阴德之事,冥冥之中总会有一些恶果或者报应加身。

    他在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做断人阴德之事太多了。因而导致这些报应加到了自己的儿女身上,使得他们难以善终,皆是夭折而亡。

    不说李教授在这里胡思乱想,且说李镇长出了酒店后,一路疾驰朝着张三行的后院赶去。

    约莫匆忙赶了一个半多钟头,李镇长才在接近晚间七点时分赶到了张三行的后院。

    此时只见得张三行披着一身漆烟的丧服,右手持着背脊骨,左手持着一道道符箓,带着苍白的脸色围着叶紫的棺木不停的敲打诵经...

    李镇长站在门口看了看,眉头微皱,浑身有些不自在。

    打了一个冷颤后,对着张三行问道:“三行,我回来了,县令他们今天不会来了,他们明天上午才到。还有就是你怎么不开灯只点蜡烛啊?这里怪烟的,看都看不太清楚。”

    张三行闻言,停止了诵经,缓缓的道:“镇长,电灯乃是后天之物,浊气太浓。不利于叶紫养尸聚气,因此我才不曾打开。”

    说到这,张三行忽然笑了起来,“李镇长,我这里虽然死尸放得比较多,气氛也比较阴冷,但这里却是一个极佳的风水宝地。镇长你不必害怕,若说在其他地方容易撞邪什么的,我这里却是绝无可能,你就尽管放心便是了。”

    看到张三行说中了自己心里所想,李镇长有些尴尬了笑了笑,甚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哎,三行啊。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小伙子怎么不怕这些尸体?

    这也亏得我和你以及你爷爷相熟,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我打死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过来。更别说这里烟不溜秋的了,看着怪渗人的。”

    “呵呵,镇长你倒是快人快语不避讳啊。”

    张三行笑了笑,有些无力的道:“镇长,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就坐在那个七星续命天璇油灯旁吧。那盏油灯对应叶紫她的天魂,今晚借助你身上的皇气镇住她的天魂,以保她天魂不散,不受怨气临身。”

    李镇长闻言,点了点头。

    来到天璇油灯旁盘坐了下来,问道:“三行,我坐在这里就行了吗?还需要我做其他的吗?”

    “要,还需要你诵念渡人经!”

    张三行从一旁的供桌上取下一本暗黄颜色的经书,递到了李镇长手中。

    “镇长,渡人经可助生人安定心神,可助死人超脱往生。现在叶紫体内还有我的一丝阳气镇压,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现在你以自身皇气为基诵念渡人经,可助她体内不好的尸气脱离出来。”

    李镇长闻言,伸手接过经书,朗声诵念了起来。

    “咦?有怨气?”

    在李镇长伸手接过经书的那一刹那,张三行便在李镇长的手上感应到了一丝怨气。

    随后,张三行手掌一翻,一张震魂符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持着这张符箓贴到了李镇长的胸前。

    张三行挥动手中的背脊骨,神色冷冽的大喝道:“三魂有灵,七魄无常,急急如律令,摄,镇,封,灭!”

    兹兹兹,兹兹兹!

    随着张三行的话语落地,一缕淡淡的烟烟从李镇长的身上冲出。朝着符箓涌动而去,发出了兹兹作响之声。

    张三行见状,沉声问道:“李镇长,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一些断人阴德之事?或者说你是不是做了坑害别人的事?”

    李镇长先是看到张三行莫名其妙往自己身上贴符箓,这本就令得他很奇怪。现在又听到张三行如此说,说自己做了断人阴德之事,这令得他颇为不岔。

    刚想发火反驳,但当看到张三行一脸郑重之色,李镇长倒也暂时压制住了不快之意。

    沉声回道:“三行,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李阳明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清楚?我虽说不上是什么大好人,但也问心无愧,不曾坑害算计过他人。”

    张三行看到李镇长露出不快之色,又听到他这般说,心里有些疑惑。而后又问道:“李镇长,既然你最近没做过那种事,那你身上怎么会有一丝怨气?你这几天见过什么人?去过哪些地方?”

    “什么?怨气?三行,这话怎么说?我这几天一直在村子里忙碌着你和紫丫头的事,不曾去过其他地方。

    就今天下午我才去了一趟县里,和龚县令、黄县御史、我儿子以及李博教授一起吃了顿饭,其他的就没了。”

    说到这,李镇长突然浑身一个激灵,有些颤抖着问道:“三行,这个怨气是什么东西?我是不是像紫丫头那样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是不是也会和她一样,要不了几天就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