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一章 打人
    看到李镇长心神以乱,张三行连忙劝慰道:“李镇长,你不用担心,你和叶紫不同。你身上这一丝怨气很薄弱,现在又被我给彻底打散了,所以你现在没事了。”

    说完,张三行又喃喃道:“村子里不应该有怨气啊,要是有,我岂能不知道?再说了,你是六扇门中人,有一丝皇气护身,更不应该那么容易招惹这个东西啊?

    难道是今天的饭局?但这也不对啊。县令和县御史乃是正吏,皇气浓厚,他们应该不会有怨气缠身。

    至于那个李博教授,他虽说是搞考古的,浑身阴气浓厚。可他毕竟受过龙炎大帝接见嘉奖,皇气不比县令等人差。且他饱读诗书,浑身更有浩然正气护身,怨气也不可能到他身上。

    除了这些人外,难道是你儿子?他被怨气缠身,而你又是他父亲,血脉相通,所以他身上的怨气冲到了一丝到你身上?”

    说到这,张三行好似知道了李镇长身上这一丝怨气的由来。连忙对着李镇长凝重的问道:“李镇长,你确定你这几天没干过什么缺德事?没有出过这个村子?就今天去了一趟县里?”

    李镇长闻言,不敢怠慢,急忙回道:“三行,我很确定我这几天没有出过村子,没干过啥对不起别人的事。就下午去了一趟县里吃了个饭,而后急忙赶来。

    三行啊,你刚刚说这事和我儿子有关,那他会不会有事?三行啊,要真是我儿子招惹到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啊。”

    “李镇长,你先别急,这事儿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你儿子引起的。不过从你身上这一丝怨气来看,他招惹的这个东西短期内应该不会危及到他的性命。

    现在时辰已晚,且他也不在这里,待到明日,我再好好看看。只是到了明日,你千万不要表露什么出来,要不然我也难以处理。”

    “恩,我知道了。三行啊,那你明天一定要帮我儿子好好看看啊。”李镇长甚是不安,带着一丝焦虑的语气说道。

    “恩,这事儿我心中有数。”

    张三行轻声回了一句,而后他好似精神耗尽了一般,悠悠晃晃的来到了他躺着的那副槐木棺材里。将那根红线绑在了手腕上,依旧让自己的鲜血顺着红线流到叶紫体内。

    随后,紧闭双眼,迷迷糊糊沉睡了过去。

    李镇长见状,张了张口,正想再说些什么。可当看到张三行那副疲惫的样子,看到张三行他那苍白的脸色,看到他那憔悴的背影,李镇长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翻开手中的渡人经,低声诵念了起来。

    七星续命灯的火光依旧在闪烁点点光辉,窗外的清风依旧在拍打着门窗,四尊神兽雕像和太极八卦图依旧闪耀着莫名的光华。

    穿着火红婚纱躺在棺木里的叶紫,此刻的她比白天看起来要安详的多,脸上也没了那种狰狞的神色,尸气也不是太过明显。

    整个人看起来好似她并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位沉睡了千年的睡美人,等待着黎明的到来,重新焕发生机。

    当下一夜无话,张三行如同白天午时那般用鲜血为引。将自己身上的阳气生机传送到叶紫体内,温养着叶紫的躯体。而叶紫体内的尸气则顺着红线冲到张三行的体内,被张三行体内的刚阳之气吞噬。

    -------

    到了第二日清晨七时许,李镇长念了一晚上的渡人经,神色甚是疲惫。他朝外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走到张三行躺着的棺材旁,正欲向他道别一句。

    可这时,他忽然浑身一颤,心中一酸,手中的经书也随之落地。双眼不受控制,忍不住流出了两行热泪。

    他颤颤巍巍的看着紧闭双目还未醒转过来的张三行,看着他那惨白如纸的脸色,看着他那原本满头的烟发此刻竟然变得枯黄发白,看着他那手腕上凝结的暗红血痕。

    李镇长知道,张三行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定然是为了叶紫才造成的,这使得李镇长心痛不已。

    随后,他心里一急,抓起绑在张三行手腕上的那根红线。想用力扯断,不想让张三行再这样继续下去,怕他坚持不了几天就自己一命呜呼了。

    可他刚刚握住这跟红线,他却又停了下来,叹道:“三行啊,你这又是何苦呢?紫丫头命薄早逝,你想尽力挽回,可你这样做值得吗?哎....”

    李镇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手中那根红线。拖着疲惫的身子看了一眼叶紫,走出了后院,朝着叶汉民家里而去。

    李镇长来到叶汉民家时,这时的叶汉民正在和欧阳洛婉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着丰盛的早餐,打算给张三行送过去。

    当叶汉民看到李镇长来了,很是惊奇,上前问道:“李镇长,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李镇长冷冷的看了叶汉民一眼,而后想到张三行变成了那副样子,心里一急,抄起放在一旁的扫把朝着叶汉民打了过去。

    边打边骂道:“我打死你这个混蛋,你宝贝女儿她的命是命,三行那个苦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你个混蛋,你怎么对得起张百顺啊?三行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是他的命.根子啊。”

    李镇长不好破坏张三行的布置,因此他自然把这口气撒在了叶汉民的身上,毕竟张三行是为了叶紫才搞成那个样子的。

    想到张百顺平日里那副爱护张三行的样子,想着张百顺那个老头子早年丧子丧儿媳命苦一生,李镇长心里又急又气。

    持着扫把猛打了叶汉民一阵子后,他觉得还不解气。于是干脆扔了扫把,挥动拳头欺身而上,朝着叶汉民猛地打去。

    叶汉民哪里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这一下就被李镇长给打蒙了。且他也不敢还手,毕竟李镇长平日来甚有威望,人品极好。因此叶汉民只得被动让李镇长猛打,不好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