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二章 劝解
    在一旁的欧阳洛婉看到李镇长猛打自己的丈夫,她顿时一急,刚想有所行动。可当她听到李镇长那些话语后,她又顾不得这些了,连忙问道:“李镇长,三行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李镇长听到欧阳洛婉的话,顿时大怒,冷冷的喝道:“你还问怎么了?他还不是为了你的宝贝女儿啊?现在他恐怕也就剩下半条命了。可怜的孩子,他怎么那么傻啊...”

    说着说着,他又是一阵心酸。手底下也停了下来,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

    一听这话,不仅欧阳洛婉知道李镇长为啥要打自己的丈夫了,叶汉民也是明白过来了。他们知道,此刻的张三行定然出了大问题,要不然一向脾气极好的李镇长不可能发这么大的火。

    想到张三行可能出了问题,叶汉民夫妇俩顿时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随后他们很快回过了神来,急忙朝着张三行的院子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镇长看着叶汉民夫妇俩急忙朝着张三行院子方向跑去,叹了一声声,而后也跟了过去。

    当三人来到张三行的后院中时,他们便见到此刻的张三行正摇摇晃晃盘坐在自己女儿那副棺木跟前念诵经文。

    此刻张三行原本枯黄发白的头发彻底变成了雪白色,叶汉民夫妇透过单薄的背影看到张三行这幅样子,心里冰凉。

    随后急忙跑到张三行跟前,紧握他的手,扶住了他那摇摇晃晃的身子,“三行,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头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有,你身上怎么这么冰冷?三行,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三行闻言,迷迷糊糊朝着他们笑了笑,“父亲,母亲,你们不要担心,我没事,这是我自愿的。且我也就这几天看起来有些虚弱,等过几天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傻孩子,你不要再骗我们了。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已经没了半条命啊。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女儿已经死了,你快撤了这些布置吧!要不然你有个什么好歹,那我们还怎么对得起你爷爷啊。”欧阳洛婉垂泪道。

    “是啊,三行,你母亲说得正是道理。我女儿已经死了,你不能再这样执迷不悟了。”

    叶汉民也是十分担心张三行现在的状态,悲声高呼了一句。眼神一寒,拿起一旁的蜡烛,朝着叶紫的尸体烧去,狠声道:“尘归尘,土归土,我不能让我女儿的尸体害了你。她现在已经死了,她的尸骨必须得烧了去。”

    张三行见状,心里一急,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把抱住叶汉民。急声道:“不,父亲,你不能这样。紫儿她没死,她还没死啊。你不能烧了她,我求求你了,你不能烧了她。我喜欢她,我不能没有她啊,父亲...”

    叶汉民闻言,不为所动,“三行啊,紫儿是我宝贝女儿,我也不想烧了她的尸体。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又于心何忍?且就算你说的对,我女儿还没彻底死去,可你也不能拿你的命来供养她啊。

    三行,要么你撤去阵法,将我女儿好好安葬,不要再搞这个什么阳葬阴葬冥婚。要么,我就一把火烧了她的尸骨,免得你继续沉迷下去,到最后连你都白白妄送了性命。”

    张三行闻言,摇了摇头,回道:“父亲,来不及了。阴葬连七星,阳葬融太极。两者相交,演化一线生机。这个法门是不能逆转的,也无法逆转的。

    父亲,若是你现在烧了叶紫,我同样会受到牵连遭到反噬。阴阳不能平横,这样我反而会死得更快。若是您让我继续下去,我肯定不会死,只是少活几年罢了。至于紫儿,她也不会彻底断绝生机。

    等到了三年过后,紫儿她的神识必定会醒转过来。到那时,她的身体虽然依旧不能像我们正常人一样可以活动,但却可以和我们神念相交。

    等到了那时,我便有法门可以让她的身体受到她的神识掌控,像个正常人那般。父亲,这次我真的没有骗你,所以你不能烧叶紫的尸体。”

    叶汉民一听这话,却是呆立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他也不知道张三行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自己把尸体给烧了,从而连累到了张三行,那自己岂不是要悔恨终身?

    叶汉民没了主意,欧阳洛婉却是急忙道:“三行,你这次真的没有骗我们?你继续下去真的不会白白身死?若是你父亲烧了紫儿,你会受到那个什么反噬,反而会死?”

    “母亲,这是真的,我没骗你们,我可以发誓。”张三行回道。

    “这....”

    叶汉民和欧阳洛婉闻言,各自对视了一眼,拿不定主意。当下他们便把目光投向了李镇长,看他怎么说。

    李镇长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哎,一对痴儿啊。也罢,也罢。”

    叹息了一声,“汉民,这事儿已经无法,那就随他去吧。”

    张三行见状,顿时大喜。而后连忙将叶汉民高举的蜡烛给夺了下来,对着他们劝慰道:“父亲母亲,我真的没事,我只是这几天会有虚弱的状态罢了。等过了个十天八天,一切事情都稳定下来之后,那我便可以恢复到以前那般样子了。”

    说到这,张三行不敢再继续纠缠下去,慌忙将话风一转,拉着欧阳洛婉的手臂,问道:“母亲,我饿了,家里还有没有饭啊?”

    果然,欧阳洛婉一听这话,顿时将注意力转到了吃饭这件事情上,笑道:“好女婿,有饭,有饭。我这就给你端过来,你且稍等一会儿。”

    说完,她便拉着叶汉民急匆匆的朝着自己家里跑去。

    她想着,现在这事儿基本上已经是木已成舟了,再多劝慰什么也是枉然。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自己将这些心神用到照顾张三行身上,让他尽早恢复才是正道。

    叶汉民见状,也估摸出了欧阳洛婉的心思。可他也是没了其他什么好办法,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和她一起去了自己家,给张三行准备饭菜。

    当叶汉民和欧阳洛婉走了之后,张三行才缓缓的爬到了自己躺着的那副棺材里面,对着李镇长道:“李镇长,我刚刚画了几张镇灵符,就放在供桌上。

    你且先带回家里去,在各个房间放一张。要朝着西面方向放置,要注意隐蔽。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免得惊扰了那些怨气。”

    李镇长闻言,点了点头,沉声道:“三行啊,谢谢你了。现在我也该回去准备一些事了,免得等下手忙脚乱的,你且先歇一会儿吧。”说完,李镇长取了符箓放在怀里,朝着自己家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