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六章 鬼尸附身(求收藏,月票)五更
    张三行听到李博教授这些话语,沉思了许久,心中一直在不停的盘算得失。

    盘算了好一阵功夫,他才沉声道:“李教授,要我告诉你他们的死因也可以,但你得告诉我那个墓穴的所有事情,我想知道当时你们进入墓穴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行,成交!”

    李博教授闻言,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而后看了看四周,觉得有李镇长父子在场,不方便说一些细节。于是便笑道:“三行啊,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先吃个午饭,而后再来探究这些事?”

    一旁的李镇长父子也知道李博教授是想避开自己,和张三行说那些事。他本来也有心和自己的儿子先离开,可他又想到自己儿子被怨气缠身之事,不敢大意。

    “呵呵,这正好,早上我老早让我婆娘准备了一桌饭菜。李教授,若是您不嫌弃我婆娘做的饭菜不合口,那还请您和三行一起过去吃点?这也好歹方便些,要不然去镇上吃,来来回回还的费好些功夫和时间呢。”

    “这?”

    李博教授毕竟是外人,他自然不好应答这件事。于是转向看了看张三行,看他怎么说。

    张三行自然知道李镇长的打算,笑道:“呵呵,李教授,李镇长又不是什么外人,没事。反正我以前也是经常在他家蹭吃蹭喝,这次正好,我们一起去,也免得辜负了李镇长的一片心意。”

    李博教授闻言,点了点头道:“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叨扰一番了。”

    李镇长一听这话,心里大喜,而后连忙拉着李福来走在前面引路。张三行和李博教授紧随其后,朝着李镇长家里走去。

    约莫走了二十来分钟,一行四人才欢声笑语到了李镇长家门口。

    “咦?不好,速退!”

    张三行笑着和李博教授寒暄了几声,抬头看了一眼李镇长的院子。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把他吓了一跳。急忙拉住了正要跨过院门的李镇长和李福来,将他们拉退了数十米才停了下来,脸色阴沉如水。

    “嘻嘻...嘻嘻...”

    这时,张三行好似听到了无数小孩子的欢笑声,笑得极为冷冽和森然,直把张三行笑得汗毛倒竖,惊惧不已。

    随后,他也顾不得李博教授这么个外人在场了,直接从怀里掏出八张金刚驱魔符贴在了大门上。

    冷冷的喝道:“八子锁门,阴阳逆行,怨子夭女,速速退避。”说完,咬破中指,用鲜血在眉心上画了一个八卦,紧张的注视着院子。

    李镇长看到张三行如此神色,心里一急,连忙问道:“三行,这是怎么回事?”

    张三行闻言,沉声道:“李镇长,这是子鬼索命,夭女归胎。”

    说完,来到李福来身旁,二话不说,怒气冲冲的将没有丝毫准备的李福来打倒在地,厉声喝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怨气直冲你家?你可知道,若是李镇长这样进去,他最少要折寿十年。”

    被张三行打倒在地的李福来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个情况,李镇长却是焦急的道:“三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且和我说个明白?为何我早上从家里出来没事,且我老婆也没事,现在你却说有大问题呢?”

    “什么?婶婶也在里面?不好!”

    张三行闻言,这才想起刘翠花还在院子里干活。当下连忙在李福来身上贴了一张镇灵符,随后朝着院子冲了进去。

    “李镇长,速将你儿子按住,千万别让他撕下符箓,且你们也千万不要进来。”说完,他整个人便冲到了院子里面,不见了身影。

    当张三行冲进院子后,他便直朝厨房而去。他估摸着,刘翠花现在应该在厨房干活,而不是在其他房间。

    在张三行到了厨房后,只见得刘翠花披头散发,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往自己身上乱割。嘴里一直在喃喃自语念叨着,浑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呵呵,呵呵,好玩,好玩!”

    刘翠花茫然的笑着,好似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一般,胡言乱语,状若疯狂。

    “呔,杜仲八门,生死避易,百鬼夜行,生人退避。急急如律令,镇,摄,封,绝!”

    张三行一见此状,便知刘翠花此刻压根是被子鬼附身,被怨气直冲脑海,乱了心神。

    连忙持着一张符箓贴到了刘翠花的额头,将她手中的菜刀夺了过来丢到了一旁,而后二话不说抗起她就朝着外面冲去。

    在这冲出去的过程中,张三行的双腿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用力的拉住了一般,行走艰难。且他身上也被刘翠花抓的满是伤痕,刘翠花长长的指甲直插张三行的皮肉中。痛的他眉头直皱,脸上肌肉一阵抽搐。

    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之后,张三行立马知道这是那些冤鬼所为。这些冤鬼必定死的颇为凄惨,怨念甚深。且尸体还被人用秘法祭练,威能不可小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镇!”

    张三行长啸数声,用手一拍眉心那个血色八卦,嘴里念念有词。

    咻咻咻,咻咻咻!

    随着张三行的动作,张三行眉心上的血色八卦射出缕缕红光,朝着他自己周身笼罩了下来。

    这些红光所过之处,便只见得他身上飘起一道道烟烟,奇臭无比。且在他的双腿裤脚上,有无数个血红的巴掌印印在了上面,看的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冤孽啊冤孽,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对待你们?竟然可以对你们下如此狠手,将你们活活祭练成了鬼尸,破灭了最后一道生机?”

    张三行低头看了看自己裤脚上的那些血色巴掌印,叹息了一声,而后步履艰难的朝着外面冲去,不敢久留。

    此刻的他并未携带法器,因此他哪怕是有镇压这些怨气的法门,但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得将他们驱逐在自己的身体外,不敢让其上身。免得自己白白折损了寿元,丢得了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