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七章 怨气寄宿(求支持)
    ps:十分感谢书友(ai19940919)捧场支持!另为答谢各位书友的月票以及捧场支持,本月月末加更!

    张三行扛着刘翠花跑到院子大门口,立即朝着原先贴在门上的八道金刚驱魔符拍了过去。以指尖上的鲜血凌空画符,将八道金刚驱魔符连成一片。

    “乾、坤、震、巽风火行,艮、兑、坎、离鬼门关。镇,封,灭,急急如律令!”

    对着八道金刚符箓念了一声法咒,随后直接扛着刘翠花跨过了大门,朝着李镇长的位置跑去。

    就在张三行跨过大门的瞬间,八张金刚驱魔符立马黄光大作,照射漫天。

    紧紧跟随在张三行身后的怨气被这些黄光一冲,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皆被阻挡在大门外,不得出来。

    与此同时,李镇长原本放在每个房间里的镇灵符也在这一刻显现威能,黄光大作,和大门口的金刚驱魔符连在了一起。好似化作了天罗地网一般,将那些怨气牢牢的困在了院子内,无法再冲出来作乱。

    站在大门外面的李镇长以及李博教授看到院子里突然冲起黄光,看到张三行双腿脚下那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见到张三行和刘翠花浑身鲜血直流,听到那些怨气发出一声声莫名的凄厉叫喊声。顿时惊得呆立当场,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些叫喊声,声声凄惨无比,凶猛至极。而李镇长和李博教授又没经历过这样的事,现在突然见到,突然听到,这也不由得他们不害怕。

    张三行来到李镇长跟前,将刘翠花平放在了地上,而后对着李镇长高呼道:“李镇长,速去我岳父家,让我岳父岳母两人把我后院八卦图中的背脊骨和那枚戒指带来。

    切记,在他们取东西的时候,先让他们各自在叶紫躺着的那个棺木前后各拍击三下,而后再同时取出那两件东西。顺便让他们把那些朱砂、符纸等都带过来,但你在这个过程中不得碰那两样东西。”

    “什么,你说什么?”李镇长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的问道。

    张三行见状,复又重新说了一遍。

    李镇长闻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腿就朝着叶汉民家里去,不敢耽搁半分钟。

    张三行看到李镇长走了之后,连忙对着躺在地上疯狂挣扎的刘翠花连连拍击,从怀里掏出数张符箓贴满了她的周身。

    当做完这些,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不由得跌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在一旁的李博教授见状,沉声问道:“三行,可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不用了,李教授。”

    张三行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拍了拍李福来,对着他沉声喝问道:“福来哥,你这几年究竟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你杀了多少个无辜的小孩?”

    李福来一开始就被张三行一连串的动作给搞懵了,现在听得张三行的喝问,顿时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很是纳闷的道:“三行老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李福来向来光明磊落,从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更别说我杀了什么小孩了。”

    张三行闻言,寒眉倒竖,厉声喝道:“哼,你还敢狡辩?若是你没做那些惨绝人寰的事,若是你没杀许多无辜小孩,那你怎么会有怨气缠身?

    自当你一来到村子,你身上的怨气便受到血脉牵引,直冲你家安窝,寄宿刘婶婶身上。你可知道,刘婶婶因为是你母体,现在她被这些怨气寄宿在体内,她可能会随时没命。

    你还不快把你所做过的那些事一一说来?若是你照实说出来,说不定我还有办法补救回来,不至于令得刘婶婶身死。”

    “什么?我妈随时会死?”

    李福来闻言,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而后看着被张三行贴满符箓躺在地上的刘翠花,看着刘翠花浑身鲜血。大哭道:“三行老弟,我发誓,我真的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做过那等事情啊。你说的这个怨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可要相信我,救救我妈啊。”

    “救个屁,我都不知道这些怨气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救?”

    张三行怒声喝了一句,沉声道:“福来哥,你说你没干过那等事。那行,我暂且相信你。那你好好想想,这几年来你所接触过的人有没有干过这种事?特别是虐待屠杀小孩子的。

    你身上的这些怨气几乎都是不满周岁小孩临死时所产生的,依照这些怨气的猛烈程度来看,最少也有百十来个被人用残忍手段杀死了。

    你且想想这些孩子应该是被人用什么手法杀死的,那我或许还有办法针对补救。”

    李福来看到张三行说的如此郑重,且加上他听李镇长说的那些悬异怪事,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连忙回想起了自己这几年的经过。

    见到李福来在回想着以往的经历,张三行也没再打搅说话,静静的盘坐在地。等待着李镇长和叶汉民夫妇带着自己的法器前来,等待着李福来想起往事。

    一旁的李博教授看到张三行如此言语,倒也没问什么。如同张三行那般,静静的坐在那里,啥话也不说。

    约莫等了一个多时辰,李镇长和叶汉民夫妇才气喘吁吁的带着法器跑了过来。

    这时,叶汉民对着张三行嘱咐道:“三行啊,这事儿你可仔细些。”

    “恩,父亲,您放心,这事儿我心中有数!”

    张三行接过法器,笑着应了一声。随后起身,将尸尊冥戒戴在了手上。

    而后一手持着朱砂笔,一手持着背脊骨,带着一脸凝重之色朝着大门走去,边走便道:“李镇长,父亲,你们且站在这里,千万不要上前。”

    “嗯,我们晓得了。”李镇长等人齐声回道。

    闻言,张三行点了点头,而后高举朱砂笔,嘴里念念有词。

    “天地玄宗,万墲本根。光修亿劫。令臣关告,径达九天!祝香咒,金光神咒,凝!”

    大喝一声,持着朱砂笔对着大门凌空画起了各种复杂难名的符号。

    符号画完之后,一挥手中的背脊骨,朝着大门内直径闯了过去。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三行老弟,我想起来了。”

    这时,原本在苦思冥想回忆着往事的李福来手舞足蹈,狂声高呼了起来。

    “嗯?”

    刚冲进院子大门,准备强行打散镇封怨气的张三行闻言,停下了脚步退了回来,对着李福来问道:“福来哥,你且说来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