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八章 灵童鬼尸
    李福来闻言,沉声道:“三行老弟,记得在一年半前左右,我有个生意上的伙伴经常找我喝酒。那酒我一开始喝的时候,感觉一阵不自在,但后来越喝越上瘾。记得有一次,我喝那酒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有数跟毛发和数片完整的手指甲。

    当时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可能是酿酒的人粗心大意不小心搞进去的,那时我听到这话也没多想。现在想来,这里面定然有问题。他说那酒极其高端,非高官达贵之人喝不起。可那等人喝的酒,岂能有这些东西在里面?三行,你说这事岂不奇怪?

    还有,也是在一年半前,我有个医院的朋友。有一次他找我吃饭,点了一个菜。他开始没说是啥,当时我也没问,直接吃了。

    吃过之后,他才告诉我那盘菜是胎盘,当时我就一阵反胃。可后来经不起他们的蛊惑,也因为生意之事不好拒绝,因此也就三天两头吃那个东西。毕竟人家是医院的人,那个东西很容易弄到。

    三行,你说这个怨气会不会和这两件事有关?除了这件事以外,我再也想不起还有其他什么特异之处的事了。”

    张三行听到这话,脸色一沉,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问道:“福来哥,那个酒的颜色是何种模样?味道是不是带有腥味?还有就是,那两人为何找到了你?他们的脸色在平常时,又是何种模样?”

    李福来闻言,沉思了一会儿,而后缓缓的道:“酒的颜色有两种,一种看起来与平常的酒没啥区别,都是无色的。还有一种是带暗红色,两种酒都有一丝腥味和凉味。喝下肚时,有一股凉凉的感觉,使人非常的舒服,和其他的酒喝进肚子发热的情况完全不同。

    我和他们有许多生意往来,且我也比较喜好吃喝这一道。估计他们是看中了我这点,才经常找我吃喝的吧。

    他们两人也是互相认识的,他们平常的时候脸色非常红润,皮肤也非常光滑。完全不像中年人的皮肤,而像是小孩子的皮肤,好像是保养有方一般。但有那么几次我见得他们脸色煞白,眼珠子都有一股凶狞的光芒透入,看的人有些发毛。”

    张三行一听这话,立马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惊得手中的背脊骨和朱砂笔都掉落在地,一字一顿的道:“胎盘怨气为引,养灵尸,聚煞气,夺生机,补命理。”

    叶汉民夫妇等人一听到张三行这话,不妙的感觉尤然而生,鸡皮疙瘩猛地跳了起来,沉声问道:“嗯?三行,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三行闻言,怔怔的看了看李福来,缓缓的道:“福来哥,想必你是不知道那些东西的由来,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作用吧?呵呵,一年多的时间,你竟然还好好的活着,没丢了性命,这真是你莫大的幸事啊。或许你以前是善事做得太多,才会有此福德保你一命吧。”

    “什么?三行老弟,这些东西真的有问题吗?你快和我说说,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李福来急忙问道。

    张三行看到李福来如此神色,沉声解释道:“你喝的那个酒,一般是用三岁以下的孩童酿制的。酿这个酒的时候,要把那些孩子活活泡在酒缸里憋死。且死的还不能太快,必须要保证在三天之后才可死。

    当然,这个酒也只是他们那些人的副产品,他们最想要的也就是那些孩子的尸体。那些孩子被放在酒缸里憋死的时候,他们必定会全力挣扎,怨气十足。而后这些怨气会有一部分融到酒里,大部分会凝聚在那些尸体里面。

    你刚才说的那种无色的酒,乃是尸体泡的第一道酒。红色的酒,乃是泡好小孩后,他们取出小孩内脏泡的,因此才会显现暗红色。

    至于胎盘,也分两种,一种是因为种种原因,孩子自然夭折在母内或是正常脱落的。另一种乃是别人活生生挖出来的。照你现在的情况看,你吃的那些大部分都是活生生挖出来的。只有这种,怨气才会如此猛烈。

    他们挖这些胎盘出来,也是为了那一口先天怨气。只有还未出生的小孩,才会有先天怨气。而后这些先天怨气和那些泡在酒里的后天怨气相互融合,可助那些尸体充满灵性,或者说充满魔性。

    他们要这些小孩,目的就是为了借助这些小孩凝聚怨气,吸取别人身上的生机,替那个幕后者延长寿命。

    这种死尸有些人将这种手法称之为养小鬼,在尸道一途称之为养鬼尸或者灵童尸。这其中的其他一些妙用,我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和你说的明白。

    总而言之,他们让你吃这个东西,喝这种酒,目的就是为了夺取你身上的生机,夺取你父母亲人身上的生机,以此来供养那个幕后人。”

    呕,呕,呕!

    呕,呕,呕!

    呕,呕,呕!

    听到张三行这么一解释,众人都是连忙呕吐了起来,脸色发白。且这些人当中以李福来和欧阳洛婉更甚,他们两个浑身都在发抖,脸色惨白如纸。汗毛倒竖,惊恐不安。

    欧阳洛婉乃是女人,天生对这种事情更加敏感。至于李福来,更别说了,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以前喝的那些酒竟然是用小孩子的尸体泡的,以前吃的那盘菜是被人从母体活活挖出来的,这如何不令得他惊恐?如何不令得他难受。

    李博教授乃是一个老人家,对于小孩子比其他人更有种亲近感,且加上他刚刚死了养子养女。因此当他一听到张三行说出这些事,他顿时怒火冲天,暴跳如雷。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丧尽天良之人?若是我不让人将他们一网打尽,那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用?”

    说完,他掏出手机,准备联系他所认识的高官,让这些高官亲自出马办理此事,务必要将那些人一网打尽。

    张三行见状,一把夺过了他的手机,摇了摇头道:“李教授,你此举压根没有用处的,且说不定你还会因此惹祸上身,遭人毒手。”

    “为何?为何没有用处?我和宰相感情深厚交情匪浅,这次我要让他亲自办理此事。三行,你且放心,有他出手,这些人必定难逃法网,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制裁。”李博教授充满愤怒的大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