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章 那件事是哪件事?(求票,藏支持)
    沉默了许久,李镇长才有些苦涩的道:“三行,既然是这样,那也说明我儿子命不好,怨不得他人。你且说说,如何替我儿子延缓一段时间?如何解救你刘婶婶?”

    张三行闻言,心里默默盘算了片刻,而后才道:“刘婶婶体内还有许多冤魂盘踞,这些冤魂需要清除干净。因此,李镇长你稍后可将刘婶婶送到我那个院子去,到了晚上我自会处置。

    至于福来哥,哎,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虽说不是他做的,但他也阴差阳错间接参与到了其中。因此,他需要将这些因果还回来。换句话说,他需要多做善事,积累阴德。阴德越多,他活的时间自然就长了。虽说不能彻底挽回,但也可拖延时间。

    于此同时,李镇长你则需要替那些枉死的孩子们竖立碑牌,日日祭拜,夜夜诵读经文。以此超度那些冤魂,减轻罪孽。

    至于我,稍后我会镇封在你家里的怨气,以此保证你们不会受到这些怨气的干扰。那些怨气只会在往后的时间里,受到经文超度,慢慢消于无形。”

    “嗯?你既然可以镇封,那你怎么不直接灭了呢?”李博教授问道。

    “不能直接灭啊!”

    张三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要那些孩子本尊尸体不毁,怨气始终是灭不干净的。且就算我出手灭了现在的这些怨气,但这些怨气的本尊反而会凝聚更多的怨气冲来,惹得无数人平白遭殃。

    毕竟这些怨气都是像福来哥这种无辜之人体内的生机转化而成的。在毁灭不了本尊的情况下,这些怨气只能超度,不可强行毁灭。”

    “原来是这样啊!

    李博教授点点头,又问道:“若是你现在可以出去,那你又有什么办法彻底挽回呢?”

    “杀!”

    张三行杀气腾腾,“将那些幕后人和动手养鬼尸之人全部灭杀,祭奠亡灵。而后毁了那些鬼尸,寻一块风水宝地,将鬼尸骨灰好生安葬。如此,方可有机会挽回。”

    “既然你说你暂时不好出手,走不开身,那李镇长可否找其他人出手解救?”

    “没用的,这种事若不是有至亲关系,谁敢乱出手?一个没弄好,将会得罪很多人,会白白身死的。其他的人就算知道这种事,一般也不会出手的,除非是那种真正的高人。

    然而,那些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想找到他们,简直比登天还难。如此还不如自己多做善事划得来,毕竟这种方法可以延缓一些时日。”张三行回道。

    李镇长看到李博教授一个外人问东问西问了这么多,心里有些不岔。毕竟这些事乃是自己家的私事,就算要问也是自己去问才对。

    李镇长担忧李博教授会借此问张三行太多问题,而张三行又年纪轻,不懂人情世故。为了防止张三行说漏嘴,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李镇长连忙打断了李博教授的问话。

    对着张三行道:“三行,你的难处我也知道。既然你现在无法分身,那这事儿就依你刚刚说的那个法子吧。能延缓多久就算延缓多久,反正我儿子也已经多活了一年多了,够本了。”

    “多谢李镇长体谅,自今日起,李镇长您就让福来哥散尽家财,多行善事补救吧。且在这过程中,他不可接受除了家人之外的任何人钱财去补救,他须得靠自己去补救。

    毕竟这事儿用玄乎一点的说法来说,冥冥之中自有因果轮回存在。接受血脉亲人之外的人施舍,去行善补救,这相当于欺瞒上天。不仅无用,反而招灾。”张三行沉声道。

    “这样么?”

    李镇长闻言,思虑了一阵子,有些为难的道:“三行啊,本来你让我儿子散尽家财多行善事,这也没什么。

    可是前几日我刚刚答应村民,让村民广种糯米,而后让我儿子收购,让我儿子去想办法出售。若是我儿子散尽了家财,恐怕这糯米之事就难办了。毕竟广种糯米这件事也不是一件小事,一个不慎,恐怕会连累许多人啊。”

    张三行闻言,轻笑几声,“呵呵,无妨,无妨。李镇长,这些钱乃是小事,我有办法从别处弄回来的。糯米之事您无需操心,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有人给我送钱来了。

    当然,他们给我送钱这事儿,到时候还需要李镇长你和我岳父岳母一起帮忙配合下才行。且我正是考虑到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所以我才给福来哥出了这么一个法子。若是我们谋划的妥当,那可是一件大功德,能够得到很多阴德。

    如此,福来哥也可借助李镇长您的手延缓一些寿命,毕竟你是他亲爸,属于血脉亲人之列。而我岳父岳母,我也可稍微改变一些情况。让我岳父岳母在这件事上积累的阴德加到福来哥身上,助他多活一些时日。”

    闻言,不仅李镇长有些不明白,就连叶汉民和欧阳洛婉都是一脸迷惑。不知道有谁来给张三行送钱,不知自己怎么谋划就能积累大量阴德。

    于是齐声问道:“什么?那件事?三行,你说的那件事是哪件事?且此事既然可以延缓福来的性命,你且详细说来听听,如此我们也好有个安排。”

    张三行闻言,先是带着一丝莫名的神色看了一眼叶汉民。而后才缓缓的道:“呵呵,这事儿简单,我们稍后再说也不迟....”

    一旁的叶汉民看到张三行这副表情,先是一愣,而后立马反应了过来。

    他虽然确实不知张三行说的那件事究竟是哪件事,但他却是知道张三行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没等张三行说完,他便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那件事啊,呵呵,三行啊,不是你说我还真给忘了。

    这事简单,包在我们身上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看你还是先出手将李镇长院子里的那些怨气给镇封起来吧。”

    说完,也不等李镇长问个明白,连忙对着李镇长道:“李镇长,刚刚三行说要把刘嫂子送到他院子里去,我看我们还是先把刘嫂子抬过去吧。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压在了一起,总得一件一件的处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