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二章 叶紫尸体的异变
    见到这一幕,几个中年人顿时大怒。连忙打开那些酒缸盖,将那些眉心开裂的孩童尸体取了出来,在其额头上贴了数张符箓。

    随后,他们又从怀里取出数根细长的银针,用银针插遍了这些尸体的周身。

    审视了一番,确定没啥漏洞了,这些人才将这些尸体又丢进了酒缸,继续让其在里面浸泡着。

    做完这些事儿后,其中有一个中年人眉头紧皱,来来回回走了半响,暗自盘算了许久。自言自语道:“此事竟然有这等高人插手了?那他为何不直接全部打散那些怨气呢?难道他只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

    另外一个中年人听到他的自语声,也是沉思了一会儿,而后才缓缓的道:“这个人的尸道秘法不俗,驭尸手段颇为了得,不过他应该是不想太过和我们结怨。

    依照这些鬼尸刚刚的变化来看,那人绝对有能力打散所有的怨气。但他偏偏没有打散,反而只是打散了一些比较成熟的怨气,以此看来他也不太想插手此事。

    或许我们谋算的那些人当中有个人是他朋友或者亲人之类的,他迫于无奈才给我们一个警告。此事我们暂且不用理会,那人应该只是个意外,想来他也不会找上门来和我们对着干。”

    “恩,老二说得有理,此事我们先不用理会,还是派人好好的暗中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在谁身上出了问题。

    找到那人后,先不要对他出手,看看动静再说。免得我们过火越界了,真的惹怒了那位高人。从而引得那位高人找上门,找我们麻烦,如此反而不好。

    毕竟现在我们这事儿到了紧要关头,不可太过分心应付其他事,免的得不偿失。”领头的一位中年人皱着眉头道。

    另外一位面貌阴冷的中年人闻言,点了点头,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吩咐下人查询办理此事。

    ----

    且说张三行镇封好了李镇长家里的怨气后,他便一路小跑来到了自己后院中。

    此时后院中不见李镇长和叶汉民两人,只见刘翠花被他们放在了椅子上,紧闭双目,昏迷不醒。

    张三行见状,便知李镇长和叶汉民已经去了家里。

    移步来到刘翠花跟前,伸出手掌在她额头上来回晃动了几下,嘴里念叨了一些莫名的话语。

    过了片刻,收回了手,将刘翠花身上的符箓撕了下来,重新换了另外一种符箓贴在了她的身上。

    做完这些,张三行缓缓的来到了叶紫躺着的棺木旁,打开棺材板跳了进去。

    他将手中的背脊骨放在了棺材尾端,抱着叶紫的尸体平躺了一会儿。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后,张三行才对着叶紫的尸体自语道:“紫儿,今天李镇长家里发生了许些意外,因此我才取出了放在太极八卦七星续命阵中的那枚尸尊冥戒和背脊骨。

    现在那枚冥戒被我放在了李镇长家里镇压着,估计要镇压一晚上,冥戒才可将我的那些布置融为一体,彻底封死那些怨气,因此今晚你就无法借助这枚冥戒吸收尸道生机了。

    叶紫,你知道么,其实我是有办法可以彻底根除那些怨气保福来哥一命的。可我那样做的话,你就彻底没命了。

    因为若是那样做,那就需要用你的身体做引子。施展偷天换日秘术,将那些孩子尸体内的怨气全部引到你的身上。

    如此,那些孩童的尸体也就自然崩溃了。但你却会因为大量怨气入体,磨灭最后一道灵识,从此彻底沦为凶尸王。我不想看到你变成那样。

    若是我那样做了,那我也没办法将你变回来,只能下狠手毁了你。叶紫,你说我怎么下得了手毁了你的身体呢?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事儿我也没了其他办法了。叶紫,你且好生休息片刻,等过会儿我再来陪你。”

    说完,张三行吻了一下叶紫的额头,滴了数滴精血到叶紫的口中。而后他才起身,爬出了棺材,将棺材板盖好,朝着叶汉民家里去。

    在张三行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叶紫的眉心深处立马闪现出了一道乌光,狰狞恐怖,怨气十足。这道乌光在她的眉心上跳跃不停,好似要随时冲出来一般。

    这道乌光正是当时叶紫被黄尸尸气纠缠致死后,张三行不忍以凌厉手段驱除叶紫体内的尸气,不想在叶紫身上留下一丝伤痕,使得那口临死时的怨气和狞气深入叶紫体内隐藏了起来,未被张三行发现。

    现在张三行取出镇压圣物尸尊冥戒,导致叶紫体内的这道怨气和狞气有了一丝喘息之机。得以兴风作浪,发展壮大。

    就在这时,原本放在叶紫身上的八卦神镜也是突然射出一道黄光,直冲叶紫的眉心。于此同时,张三行放在棺材里的背脊骨也是及时射出一道绿光,和八卦神镜射出的黄光遥相呼应,一起朝着叶紫眉心的那道乌光镇压而去。

    当这一黄一绿两道光芒冲到叶紫眉心后,叶紫眉心那道乌光好似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于是和这两道光芒相互纠缠争斗了起来。

    过了半响,这道乌光好似不敌落于下风,于是光华一闪,瞬间就没入叶紫体内,消失不见。

    对此,八卦神镜射出的黄光和背脊骨射出的绿光无法,只得在叶紫眉心上来回盘旋了片刻,而后消散在了叶紫的眉心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快速,快得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此时的叶紫看起来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一切都归于风平浪静,好似刚刚那神奇一幕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张三行跨出后院大门的时候,他好似冥冥中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于是他转向望了望叶紫的棺木,重新来到了叶紫的棺木前仔细的看了看。

    看了半响,没发现什么不妥,笑着自嘲了起来道:“呵呵,或许我这几天真是太过耗费心神了,搞得疑神疑鬼的。”说完,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朝着叶汉民家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