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三章 出事的缘由
    叶汉民家,此时叶汉民、欧阳洛婉、李镇长、李福来四人坐在大厅,各自愁眉不展商议起了积累阴德之事。

    这时,只听得李镇长对着叶汉民问道:“汉民呐,你刚刚说知道三行说的那件事,不知那件事到底是哪件事啊?你快说来听听,如此我心里也好有个底,做好安排啊。”

    叶汉民闻言,有些尴尬。踌躇了半响,缓缓的道:“李镇长啊,我哪里晓得三行说的那件事是哪件事啊。刚刚我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配合三行罢了。

    他在那时朝我示意了一下,我估摸着他当时碍于那个李博教授在场,不太方便和我们讲那些事,因此我才接了那话替三行圆了回来。

    现在你却是来问我,我可不知怎么说了。待会儿三行来了,你再问问他就是了。想来那件事三行心里有数,应该不会出差错的。”

    “额....”

    听到叶汉民这般解释,李镇长倒是一时愣住了。过了片刻,他才有些无语的道:“原来是这样啊!”

    说完,众人又是一阵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

    坐在一旁的李福来见状,面带愧色对着李镇长道:“爸,这事儿都是我不好。有眼不实恶人,听信了狐朋狗友的话,害了我妈。”

    李镇长闻言,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道:“福来啊,这事儿也怪不得你啊。人心险恶,哪能是你这么一个年轻人看得透的?

    这事儿别说是你了,哪怕是换作了我,我也得着了他们的道啊。你别多想了,这事儿是你命不好,怨不得你不精明。”

    “是啊,福来,你爸说的有理。你一个小伙子在外面无依无靠能够闯出那么一番事业,这也算是不错了。

    现在出了这事儿,这的确怪不得你,毕竟你也没见识过这等事情。且那些个歹徒也是一个个巧言令色擅于伪装,你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现在你还平安的活着,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啊。你现在可千万别再乱想了,免得徒然伤了身子,令得你爸和你妈难受。”叶汉民劝解道。

    “恩,叶叔叔,我知道了。”

    应了一声,想到自己母亲疯疯癫癫伤成了那个样子,不由得怒气上涌,咬牙切齿,恨声道:“你们一群王八蛋,等劳资抽出空来了,定要亲手宰了你们,报仇雪恨...”

    叶汉民夫妇和李镇长三人听到这话,只是叹了一口气,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这事儿搁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定然是恼怒万分。现在李福来虽然这样说,李镇长和叶汉民打心眼里自然不会让他这般莽撞行动了。

    在他们看来,李福来这话说说也就罢了。一旦他真有所行动,那自己必定会去劝阻的。若是现在连话都不让他这么说,那憋在心里岂不难受?

    当下,四人又是说了一阵子,盘算着这事儿该如何配合张三行。

    约莫商量了半个来时辰,这时张三行却是赶来了。

    李镇长一见张三行,连忙将他拉到了身边,让他坐了下来。“三行,你刚刚说的那事是什么事?要我们怎么配合?你且说来听听,如此我也好安排谋划。”

    张三行闻言,先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发干的嗓子。而后才道:“李镇长,您别急,容我详细说给你听。”

    说到这,他左右瞧了瞧,低声道:“李镇长,刚刚在我家。那个龚县令不是接了一个电话,说离我们这百十里开外的黄田村,今天早上莫名其妙死了许多人,疯了许多人吗?因此我盘算着,这事儿是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可以从这件事上夺取阴德。”

    “这事?”

    李镇长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才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问道:“三行,莫非你知道那件事的缘由?”

    “当然!”

    张三行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李镇长,这事儿说来也巧。他们那个村子发生的事其实是由我们这个村那两个溺死的学生引起的。此次他们那边出了事,若是我猜的不错,定然是那个被困在地下的黄尸尸气引动的。

    我拿那些死了的人没办法,可那些疯了的人我却有办法。且我断定那些疯了的人必定会去医院,但是医院的人哪里会整这些呢?因此他们也就好不了,而且还会慢慢扩散加重。李镇长,要你是县令,你会不会着急?因此,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我们一个机会?”

    李镇长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汉民却是急忙问道:“三行,他们那边出的事是由那个黄尸引起的?那照你这么说来,以后附近的那些村子岂不是都要遭殃了?”

    “不,不会。”

    张三行摇了摇头,沉声道:“父亲,黄尸被困在地下能够散发出一次尸气,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这次他散发出尸气,估计也是因福来哥带来的那些怨气,在这些怨气的牵引下才引动了黄尸尸气造成这个惨剧的。

    现在黄尸已经散发出了一次尸气,我想若是没有其他机缘的话,那个黄尸也无法再在地下散发尸气了。除非黄尸冲破了我爷爷布下的风水阵,冲了出来才行。”

    听到张三行这么说,叶汉民回道:“是这样啊?那还好。要是黄尸还能出来害人,那我们就罪过大了,毕竟那个黄尸现在也相当于是因我女儿招来的。若是我将我女儿的尸体直接火化了,那或许就没这些事了。”

    闻言,张三行摇头否定道:“不,父亲,你想错了。黄尸不是因叶紫的缘故引起的,而是因李教授他那两个学生引起的。那两个学生不知怎么的招惹到了黄尸,引得黄尸苏醒。因此哪怕是当时毁了叶紫的身体,但黄尸还是会出来害人的。

    所以说,说来说去,这事儿都是命中注定。黄尸始终存在,只是它害人的时间或早或晚罢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救治那些人。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坑害福来哥的人在不断杀人,而福来哥又被牵扯其中。因此我们就来救人,多多积累阴德,以此来延缓福来哥的寿命。

    我要救那些疯了的人,非常简单,我只需给他们一人画几张符箓,念几遍经文就好了。只是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有些麻烦,毕竟我也不好直接拿着符箓去救人。要不然龚县令还不得说我迷信,将我抓起来?

    因此,我才盘算着让父亲您和李镇长一起商议一下对策,把这件事做得完美一些。最好不要露出什么马脚,也最好不能让人看出我救治他们是依靠符箓的。且就算瞒不住,那也一定要将龚县令拉进来才行。”

    听到张三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李镇长和叶汉民夫妇才明白了过来。

    当下,众人也都默不吭声。一个个皆在心中谋划盘算着,思量这事儿该怎么安排,路子怎么找。打算先在心里弄个计划出来,而后再将这个计划拿出来大家一起研究探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