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四章 商议对策
    叶汉民和李镇长等人在心里默默盘算了半个多时辰,李镇长沉声道:“三行,这事儿你看这样行不行?首先,让我儿子找找人在龚县令耳边吹吹风,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出现了麻烦不好控制。

    其次,那个黄田村我也有许多熟人,那些人基本上都相信你这种手段的。所以我打算明天跑一趟黄田村,找那些熟人先旁敲侧击一下,探探口风。

    最后,若是时机得当,那我就领一两个人过来让你救治。而后我们以此为根基,加大宣传,吸引那些人前来救治。你看看这个方法可行不?”

    张三行和叶汉民夫妇闻言,仔细琢磨了这一番话,而后张三行笑道:“李镇长,你这个主意大体上倒是没啥问题,可是有两件事要值得注意。

    第一,我们不能太过表现想救治他们,而是要做出一种在巧合的情况下救治了他们。如此也可顺理成章,免得到时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我们救治他们,虽说是为了积累阴德,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挣钱。而后以这些钱收购我们这个村种植的糯米,免得我们村的村民白白忙活了。当然,这个钱也最好不要让那些乡民出,要让龚县令代表的官府出才行。

    如此,这个阴德才会更加浓厚。毕竟若是乡亲们出了钱,那就相当于一手交钱一手买命,这样对于我们积累阴德没有丝毫好处。

    我们要的是让乡亲们知道,我们就是免费给他们救治的,而我们收的钱只不过是龚县令奖赏给我们的,和他们无关。只有这样,这个阴德才会更加的浓厚完美。”

    “哦?还有这么个说法?”

    叶汉民夫妇和李镇长父子自然不知道这些事,现在听到张三行如此说,他们又是盘算了起来。

    过了半响,李福来却是笑了起来“三行老弟,这事儿好办。我想那个龚县令也想黄田村那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绝对不敢让这件事情扩大声张出去,要不然他的乌纱帽定然难保。

    现在黄田村死了那么多人,他是万万不敢再让那些人死的。要不然人死的太多了,上峰必定会追查。因此我估计他此刻定然也是心急如焚,担忧那些村民的安危,害怕事件不受控制继续扩大。

    因此,我则可以多走门路,在他耳边吹吹风。一边给他施压,一边给他出出主意谋划一番。若是他知道出些钱便可消灾,且说不定还可以依靠这件事处理得当,得到上峰赞赏,他必定会大喜过望。

    稍后我就联系一些门路开始行动,且我明天也去一趟县里,找找龚县令的老婆。我和他老婆见过几次面,他老婆实则也是非常相信这种神异秘术的。如此,外面有一些人给他警语,里面有他老婆在吹风,此事必成...”

    李福来毕竟头脑不一般,虽说他此番被人算计,被怨气加身。但这也怨不得他,毕竟养鬼尸这种事他压根就不知晓,因此他又岂能防得住?

    现在盘算计谋,他自然是计上心来。要不然他一个人年纪轻轻的,岂能在省城混的风声水起颇有一番事业?岂能混的和各方势力都有瓜葛?岂能混的能够认识那么多高官达贵,门路通达?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双眼皆是一亮,各自点了点头,觉得甚有道理。

    随后,欧阳洛婉却是对着张三行问道:“三行,你前些时候说要我多准备一些补血的东西,不知这些东西具体要来干嘛?你且一并和我们说明了。”

    张三行闻言,回道:“母亲,我刚刚说那些被尸气搞疯的人需要用符箓驱除尸气,那自然是要用到符箓了。

    然而,这些符箓最好是李镇长和福来哥自己亲自画。且最好用他们的鲜血来画更好,如此效用便可更加绝妙。因此,他们画符箓要用到鲜血,事后自然要补血了,要不然身体哪能吃得消?”

    “啥?我和我儿子画?三行,你没说笑吧?我俩哪能画那玩意啊。要是我俩会搞这些,那我儿子又岂会被人算计,岂会弄得怨气缠身?”李镇长很是纳闷的问道。

    “呵呵,你们不会,我可以教你们啊。”

    说着,张三行从怀里摸出几张符箓递到了李镇长手中,“李镇长,这些符箓你且先拿着,多用朱砂笔练练。

    等你们画的和我画的完全一样了,那你们就可以用血画了。到时候你把画好的符箓给我,我用法门加持上去,使得你们画的符箓也具有灵性便是了。”

    李镇长接过符箓仔细的瞧了瞧,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没问题。虽说我别的事不会干,但照葫芦画瓢这种事还是可以做的。三行,你放心,给我一天时间,我保证能画得和你画得一模一样。”

    说完,他将手中的符箓取了几张递到了李福来手中,对着李福来笑道:“儿子,这事儿可是关系到你的命啊,你可不能大意了,须得多花功夫去练。”

    “是,父亲!”

    李福来接过符箓,珍之又珍的放在了怀里。他却是知道,这些符箓都是自己的命,丝毫大意不得。

    看到事情都已经说的比较清楚了,各人也有各人的分工,这时叶汉民和欧阳洛婉问道:“三行啊,我俩干啥呢?我俩怎么才能帮福来积攒阴德,延缓他的命呢?”

    “父亲,母亲。画这些符说起来简单,实则也是很耗费心神。我估计李镇长和福来哥就算放干了全身的血也难以画几张出来,因此画这个符也要你们帮忙。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和福来哥无亲无故,一般情况下自然帮不了他,也无法将自身积攒的阴德转嫁到他身上。因此,你们先收福来哥当作干儿子,如此你们就有了一丝联系。

    等会儿到了晚上九时九刻九分的时候,你们一起到我后院中,我开坛祭天施展秘法,将这一丝联系牢牢绑定起来。如此,你们便可用自己的鲜血替福来哥画符。”

    “行,这事儿没问题。”叶汉民和欧阳洛婉很是利落的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