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五章 黄田村
    李镇长看到叶汉民夫妇为了帮自己儿子,如此豪气仗义,激动的眼睛通红,浑身都在颤抖着。

    而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叶汉民夫妇跟前,激动的道:“汉民,洛婉,此番你们如此仗义帮我儿子,我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要是我儿子以后福大命大,真的可以摆脱这个见鬼的怨气长命百岁,我定要让他好生照顾你们,为你们养老....”

    说完,李镇长对着李福来道:“福来,还不给你父母磕头?”

    李福来闻言,连忙跪倒在欧阳洛婉夫妇跟前,恭声道:“父亲、母亲,不管我以后能够活多久,你们永远都是我李福来的父母。我发誓,以后我定然好生善待您老....”

    “哎呀,李镇长,你这是干啥?”

    欧阳洛婉和叶汉民连忙将李镇长和李福来给扶了起来,‘李镇长,你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啊。我女儿那事,当时还不是靠你前前后后帮衬着?现在福来这孩子有事,我和洛婉理当出些力啊。要是你这么说,那我和洛婉岂能担待的起?”

    说完,又对着李福来道:“福来啊,你有这心我和你婶婶已经心满意足了。现在这事儿也商定的差不多了,你也该做些准备,需要联系谁就赶紧联系去,不可耽搁了时间。”

    “恩!”

    李福来闻言,应了一声,转身朝着自己家里而去。

    这时,张三行却是急忙叫住了他,笑道:“福来哥,晚上我帮刘婶婶驱逐好了怨气后,你们就在家里的大厅里坐一晚上。

    在你家大厅桌上我放了一枚戒指和两道符箓,到时侯你们千万不要乱碰。等过了清晨,你再帮我把那枚戒指放到我家前院的门口。而后你和刘婶婶将桌上的那两道符箓各取一道烧了,配合温水喝下既可。”

    “恩,这事儿我记住了。”李福来笑着应了一声,出了门去。

    张三行见状,笑了笑,随后和李镇长等人继续说了一会儿话。吃了一个午饭,依旧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布置法坛供桌等物。

    -------

    暂且不提张三行这边的事,且说龚县令听到下面的人报告说黄田村出了事,死了许多人后,他便急忙和黄县御史驱车赶往黄田村察看情况。

    毕竟死一个人事小,死两个人还马马虎虎不用太过操心。可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龚县令也不得不紧张了起来。

    且他想着,这事儿哪怕是到最后自己处理不好,不良影响持续扩大,被上峰追责。但自己还是得要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指导布置救援工作。要和诸位领导始终处在第一线,如此方可体现自己一县之长的职责。

    因此,当他一听到这件事情后,便火急火燎的往黄田村赶去。

    在这一路上,他的手机也几乎没停过,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出去,安排事宜,问东问西。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进来,报告黄田村的实时具体情况。

    两人驱车赶了三个来时辰的路,龚县令和黄县御史才赶到了黄田村。

    此时的黄田村百草枯萎,河水发臭,牲畜皆腐。在这幅景象映射下,再配合着秋天原本的萧瑟,因此整个黄田村此刻看起来更是显得惨淡无比,好似一场猛烈的瘟疫席卷而来一般。

    龚县令和黄县御史在车里看到黄田村这幅景象,看到路上的村民脸色煞白无比,听到村民震天的惨呼声,两人也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心灵深处一阵颤栗。

    “瘟疫,绝对是瘟疫,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性瘟疫在蔓延爆发。”

    在这一刻,跳入他们脑海的只有瘟疫这两个字,也只有这两个字才符合现在的这种情况。

    既然想到了瘟疫,那自然也想到了瘟疫的传播性。因此此刻的他们虽然被这种景象给震惊到了,但他们却是不敢下车,生怕被瘟疫传染了。

    随后,他们缓缓的开着车子往人群中行去,坐在车里看着这些惨状。

    没过一会儿,在他们眼前跳入了数十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影。

    龚县令两人见到这些人后,心中微微安定了许些。

    毕竟医院的人来了,且来的及时,来的人数也多。这对于龚县令两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开头,最少事后上峰不会因这些问题来追究自己的责任。

    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听到自己身后有汽车开动的声音,当下一位领头的中年医生头也不抬的大声呵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开车过来的?快开出去,不要乱挡道...”

    这也怪不得这个医生说话如此粗鲁,实乃是他心情颇实不好。

    他很清楚,要是这件事自己没有拿出一个完美的治疗方案出来,那么自己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他看到有人竟然大摇大摆的开车过来,顿时触怒到了他的神经,因此说起话来也是没了分寸。

    在这个医生的旁边,有位年轻的医生拉了拉这位中年医生的衣角,低声道:“孙主任,我看那个车子上的车牌号好像是龚县令车子上的,您且看看倒底是不是。”

    “啥?龚县令的车子?”

    这位孙主任一听,顿时一惊,而后慌忙转向仔细的看了看,一看之下发现这个车子还真就是龚县令的。

    想到自己刚刚骂了龚县令,孙主任惊得冷汗直流,暗道自己运气背,说话也不注意场合。

    随后,他小跑着来到车子跟前,敲了敲车子的车窗玻璃。

    然而,龚县令两人坐在车里,他们自然没听到这个孙主任刚刚大骂自己了。要是听到了这话,估计龚县令两人心里也得好是一阵不自在。

    现在他们看到孙主任敲自己的车玻璃,龚县令连忙摇下了车窗玻璃,对着孙主任问道:“孙主任,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找出病因了么?这个事件是不是瘟疫造成的?”

    孙主任看到龚县令没有怪罪自己刚刚骂人的话,心里好是一阵欣喜。随后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个龚县令应该是没听到自己骂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