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六章 了解情况
    略微沉思了片刻,孙主任有些吞吞吐吐的道:“龚县令,那个,这个,我还没有找出病因。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灾难性的事故绝对不是瘟疫,这次事故没有瘟疫的常见现象,也没有瘟疫那般凶猛的传播迹象。

    虽说现在有些村民逐步在走向崩溃的边缘,神经系统也遭到了破坏。可原本没事的村民,我们还是可以完全控制他们不被传染。至于原本就有一些轻微发疯迹象的村民,他们的情况确实是在加剧,情况不容乐观。

    根据目前统计出来的数据,死者共有三十三人。完全疯狂者一百二十八人,处于危险期以及轻微疯狂者四百一十五人。”

    “什么?这多人出了事?”

    听到孙主任报告具体死伤情况,黄县御史和龚县令惊叫了起来,满脸凝重之色。

    随后,黄县御史郑重的问道:“孙主任,你确定能够保证这不是瘟疫?你确定能够保证这种情况的传播迹象不是很凶猛吗?”

    “黄御史,我可以保证。只要原先是没有问题的,那么被传播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且就算传播了,对于那些轻微的伤者,我们还是可以控制的住。只是那些重伤者,我还没有找到根除的办法。且有一个地方很是奇怪,到现在我还没琢磨透。”孙主任如实回道。

    黄县御史和龚县令听到孙主任如此说,当下心中大定。

    在车里微微整理了一番衣衫,而后两人才一同下了车子,丝毫不担心被传染。

    两人一下车,黄县御史问道:“孙主任,什么地方很奇怪?你且说来听听。”

    “黄御史,我发现这个轻微的传染是有选择性的。只要不是本地人,压根就不会被传染。只要是本地人,就有那么一点可能被传染,这令得我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懂这是什么个情况,出个事还得有个选择性?”孙主任很是纳闷的回道。

    “啥?本地人才有传染的可能性,外地人就没有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龚县令和黄县御史听到这话,也是觉得很惊奇。心里暗暗思躇:“这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前些日子李教授的养子养女死了,现在这里又发生这样的事,怎么最近老是死人呢?”

    略微想了想,龚县令正欲开口,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龚县令见状,接听了电话,这时只听得电话那头的声音道:“老龚啊,你现在方便说话么?若是可以的话,找个没人的地方去说说。”

    龚县令闻言,笑着回道:“李局长,我这会儿正在处理事情呢,要不我们等会儿再说?”

    “我知道你在处理事情,我还知道你在黄田村。老龚啊,我和你可是老交情了。你那边发生的事儿已经传递过来了,现在我们几个老朋友帮你压着呢。我此刻找你,正是为了这件事。”电话那头的李局长回道。

    “什么?这么快就传到市里了?”

    龚县令一听这话,吓了一跳。慌忙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接着道:“李老哥,这事儿还多亏你们这些老朋友啊。

    我也是才不久听到消息,这不,急急忙忙赶来,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呢。李老哥,您有话现在可以说了,我已经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了。”

    听到这话,李局长压低了声音道:“老龚啊,那边的事儿,我一个熟人和我说过了。且我们几个老朋友刚刚也针对这事交流过,我们几个老朋友对此事有一个一致的看法......”

    还没等李局长说完,龚县令急忙问道:“什么看法?李老哥你快说来听听。”

    “我们一致怀疑此事和那方面有关系,我看你可以暗中找个人试试。毕竟你就算那样做了,能弄好那是再好不过了。若是弄不好,也不损失什么。

    老龚啊,最近市里也不太平啊,你那个位置好多人盯着呢。要是这事儿你没把握好,那你可就有点悬了。

    反正这事儿,我们都觉得,不管什么办法你都应该试一试。当然了,做这些安排的时候,只要你把握好分寸和节奏就行了。”李局长低声道。

    “那方面?李老哥,你说的是哪方面啊?最近老弟我事儿颇多,实在是不知道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龚县令苦笑着道。

    李局长闻言,更是压低了声音回道:“我们一致怀疑这件事和那些鬼神有关,因此我们建议你找找这方面的高人去看一下。或者是弄个伤者送到懂那方面的人跟前,请他出手试一试。管他有用没有,这总是一条路子吧?

    现在时间也不多,龚老弟你目前要做的也就是尽快平息这件事情,不要让这件事扩大影响。然而就凭医院的那些人,这么一条路,我看还是比较难啊。”

    “和鬼神有关?”

    龚县令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亮,思路豁然开朗,暗道:“对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医院是一条路,那方面也是一条路啊,这要是万一成了呢?”

    想到这,龚县令急忙回道:“李老哥,这事儿还多亏你们几个老哥提醒帮衬啊。李老哥,要是您有时间的话,还请您帮老弟多多留意这方面的高人。而我,也竭尽全力去找找这方面的高人试试。”

    “呵呵,这好说,这好说,谁让我们几个都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呢。说句难听的,要是你完蛋了,那我们几个哥们以后也不好过啊。反过来若是你因这事儿处理的完美,得到上峰嘉奖,那我们几个老哥们不也是沾沾光,分点好处么?”李局长笑道。

    “李老哥,您放心,只要这事儿过去了,我定然好生感谢各位老哥的抬爱,绝对不会令得各位老哥寒心。”龚县令拍了拍胸膛保证道。

    “恩,既是如此,那你去做些准备吧。我们在这边也给你谋划谋划,顺便将此事压一压,尽量拖延一些时日。”说完,李局长便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