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七章 施法
    张三行后院,此时正好到了夜间九时九刻九分。

    此刻的张三行披头散发,身穿漆烟长袍。左手拿着镇魂铃,右手拿着一柄桃木剑,在供桌前不停的舞动着桃木剑,摇晃着镇魂铃,嘴里念念有词,说些不明的话语。

    这个供桌上摆放有各色祭品,品种繁多。三炷青香也点燃了一半,供桌上两根粗大的蜡烛摇摇生辉。

    供桌中央摆放有一个漆烟的牌位,这个牌位上面有两字,分别是“天”和“地”两字,这两个字用的乃是红色朱砂书写,因此这个牌位看起来甚是有些刺目渗人。

    在供桌前方有三个大碗,里面分别放有叶汉民、欧阳洛婉、李福来三人混合的鲜血。

    此时,张三行忽然身子一顿,猛地高呼道:“生不入斯门,死不入轮回,血脉交融,因果自生,急急如律令!”

    随着张三行的大喝声响起,外面突然狂风四起,阴风怒号。

    嗡嗡嗡,嗡嗡嗡!

    啪啪啪,啪啪啪!

    这时,狂风吹打得窗户发出了激烈的碰撞声,放在院内的棺木震动出了嗡嗡响声。

    “呼哧,呼哧!”

    忽然,一阵狂风吹开窗户,瞬间就将所有蜡烛都给吹灭了。顷刻之间屋内一片漆烟,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各种杂乱的声音。

    没过多久,各种声音又戛然而止。好似在这漆烟的夜晚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掐断了所有人的喉咙一般。

    寂静,在这一刻院内突然寂静了下来,闻针落地,不见丝毫声响。

    压抑,格外的压抑,此时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咚咚咚,咚咚咚!

    在这一刻,面对这么一个变化,叶汉民夫妇和李镇长以及李福来四人的心跳声猛地加剧跳动,后背冷汗直流。

    “啊.....”

    忽然,一声惨烈刺耳的尖叫声划破长空,打破了这份寂静,这道刺耳的尖叫声正是那个昏迷中刘翠花所发出来的。

    叶汉民四人一听到这道惨叫声后,浑身一个激灵,头皮发麻。

    “哼,孤魂野鬼也敢作祟?”

    张三行冷哼一声,重新点燃蜡烛,抓起一把糯米就往刘翠花身上撒去。

    兹兹兹,兹兹兹!

    糯米一撒到刘翠花身上,她身上立马冒出一缕缕烟烟。

    嘎嘎嘎,嘎嘎嘎!

    这些烟烟一冲出来就幻化成了数个鬼影,在院子中四处飘荡着,阴笑连连。

    欧阳洛婉借着烛光,看到在半空中盘旋飞舞的那些鬼影,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浑身都在发抖。死死的抓住了叶汉民的手,带着一脸恐惧之色对着张三行问道:“三行,那是什么?”

    “母亲,这都是那些惨死孩子的怨气。原本这些怨气牢牢盘踞在了刘婶婶身体里,现在被这个祭坛所牵引,飞离了出来。”

    张三行看到自己的岳母很是害怕,连忙解释了一声,而后将手中的镇魂铃递到了她的手中,示意她不要担心。

    咻,咻,咻!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飞来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披头散发,身着一身火红衣衫,脸色煞白,双眼窝深深凹陷,且在她胸口,有一个拳头大的窟窿,前后透亮,凄红的血迹布满周身。

    “啊,鬼啊!”

    欧阳洛婉一见这道人影,尖叫了起来,双手胡乱虚抓拍打,显得甚是不安。

    “铛铛铛,铛铛铛!”

    随着欧阳洛婉双手胡乱虚抓拍打,在她手中的那个镇魂铃发出了一连串声响,急促而又刺耳。

    张三行见到这道人影后,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一挥手中的桃木剑,翻手取出一道符箓贴在了这道人影额头上,呵斥道:“时辰已到,还不速速归位,更待何时?”

    这道人影闻言,浑身一震,而后朝着供桌上飘浮了过去,悬浮在了供桌上方正中央。

    随后,张三行走到欧阳洛婉身旁,朝着她的前胸拍击了三下。

    瞬间,欧阳洛婉清醒了过来,不再胡乱尖叫,不再胡乱虚抓。

    “母亲,没事。那道人影只是个冤魂罢了,我特意招她前来,也就是为了逆转福来哥的命理。

    毕竟就算你认他做干儿子,但还是没有一丝实质性的联系。因此,我就借助逆乱阴阳,颠倒气机的办法,通过这道冤魂改变许些状况罢了。

    至于刚刚刘婶婶身上冲出来的怨气,这倒不是我弄出来的,那是它自己跑出来的。不过这样也好,免得等下我还要多费手脚将其牵引出来。”张三行笑道。

    “哦,是这样啊?”

    欧阳洛婉闻言,稍微安了安心,问道:“三行,为什么我们以前没见过你会这种神异的法门?且我们也没见过你爷爷用过这种法门啊。好像自从我紫儿遭到不幸之后,你才将这种本事逐渐展露出来了。”

    张三行闻言,笑道:“母亲,我们这种法门是不能见光的,要不然很容易被那些和尚道术给超度去了。所以我爷爷以前都不搞这些,他也不让我搞这些。

    现在是没办法了,所以我才施展了出来。其实我们龙炎国懂这种本事的人很多,只是他们一般都不显山不露水罢了。

    至于那些个和尚庙和道观,其实他们也是有些本事的。不过可惜,现在假和尚以及假道士太多了,搞得老百姓一概认为都是假的,都是骗人钱财的。且加上龙炎国严令禁止搞这些,因此母亲你才会觉得有些奇怪。

    若是母亲细心留意观察,便可在一些道观或者和尚庙发现一些不同的地方,那些不同的地方正是他们各种布置。”

    “或许吧,反正你说的这些离我们太远了。”欧阳洛婉回道。

    闻言,张三行笑了笑,并未再说什么。

    捧起供桌上的三碗鲜血,将每碗都撒了一半到那道人影身上。

    做完这些,他才端着剩余的鲜血送到欧阳洛婉、叶汉民以及李福来跟前笑道:“父亲母亲,福来哥,你们把这半碗血喝了吧。”

    欧阳洛婉看着眼前半碗浓稠的鲜血,心里一阵反胃,甚是难受,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必须要喝下去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