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八章 灭怨气
    四十八章灭怨气

    “理论上不喝也可以,只是我的本事还不够,我怕到时候会出岔子难以控制,因此喝下去才保险些。”

    说到这,张三行看了看欧阳洛婉,沉思了片刻,而后又望了望叶紫方向。

    心里默默盘算了片刻,觉得还是不要太过让自己岳母为难的好。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妇女,对于这些东西有天生的恐惧感。

    “母亲,你不喝倒也没事,我让紫儿代替您就是了。”说完,他端起半碗鲜血朝着叶紫的棺木走去。

    “不,不要让我女儿碰这个东西,我喝!”

    欧阳洛婉听张三行如此说,急忙阻止了张三行。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喝这种东西,哪怕是叶紫已经死了也不行。在她看来,自己的女儿只能碰张三行的血,绝对不能让她碰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血。

    说完,她一把夺过张三行手里的碗,紧闭双眼,一口就喝了下去。

    欧阳洛婉喝完,甩了甩头,用手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

    当她看到手上的血迹时,胃里忽然一阵翻滚,躬着身子干呕了起来。

    张三行见状,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替她顺顺气。

    叶汉民和李福来乃是两个大老爷们,他们虽然也有些反感喝这个鲜血。可反感归反感,说到底他们也没多大害怕,于是便一口喝了下去,甚是干脆利落。

    喝完后,叶汉民问道:“三行,还要我们做些什么吗?”

    张三行闻言,并未答话,而是将碗收了回来,依旧放在了供桌上,添了半杯温水。

    拿起供桌上的三道符箓,分别点燃放到了碗里。

    随后,一挥手中的桃木剑,抓起一把磷粉往那个飘浮在供桌中央的人影抛去。

    “归位!”

    张三行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手中桃木剑顺势一挑,这把桃木剑瞬间刺穿了这道身影,使得那些磷粉发出了淡蓝色的火光,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道人影一燃烧,立马分成三份,化作漆烟云烟冲到了三个碗里,不见踪影。

    张三行复又端着三个碗来到欧阳洛婉三人跟前,笑道:“母亲、父亲、福来哥,喝完这半杯清水就完事了。”

    “恩!”

    三人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顺手接过碗,将碗里的温水一口喝了下去。

    毕竟他们刚刚连血都喝了,现在自然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张三行见状,笑了笑,来到那个昏迷未醒的刘翠花跟前,将她身上的符箓尽数撕了下来。

    当她身上的符箓一被撕下来之后,她立马又陷入到了和白天一般的情况,猛地朝自己身上乱打乱抓。

    长长的指甲深入她的皮肉,鲜红的血水滴滴落下,一缕缕泛白的枯发随着她的拉扯飘落而下。

    她尖叫着,疯狂着,傻笑着,怒骂着。就在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她换了无数个表情和动作。

    到了最后,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阴笑数声。她脸上的表情在这一颗终于定格了下来,露出了满脸狰狞的神色,双眼凶光流露,狠辣至极。

    她的表情虽然定格住了,可她的动作依旧在持续,依旧在胡乱地扯自己的头发,拍打自己的胸口,深掐自己的血肉。好似她不是在虐待自己,而是在虐待一个外人一般。

    李福来看到贴在自己母亲身上的符箓一撕下来,自己母亲就成了这个样子,他心痛之极愧疚难当。李镇长看到自己的老婆如此疯癫,他也是暗暗垂泪,心酸不已。

    看到刘翠花毫无神智的虐待自己,手法越来越狠,也越来越凶,李福来急忙对着张三行道:“三行老弟,我妈这是怎么回事?你快出手止住她吧,她再这样下去会被自己掐死的。”

    “再等等,怨气不消,难以根除。”张三行一字一顿的道。

    李福来闻言,顿时大急,涨着通红的脸问道:“还等?三行老弟,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刚刚不是说我妈身上的怨气已经自己跑出来了么?那她哪里还来的怨气啊?”

    “省城那些鬼尸身上的。”

    张三行沉声回了一句,而后解释道:“福来哥,刘婶婶身上的怨气虽然自己冲出来了。可她此刻毕竟相当于鬼尸母体,冥冥中和那些鬼尸联系在了一起。

    因此,现在只有让她发泄一番心中的恨意和怨意,消磨那些鬼尸的凶气。过后,我方可彻底镇压和消除。要不然就算我现在出手制止住了,但她以后还是会落下病根,影响寿命,这样反而不美。”

    听到张三行这般说,李镇长心里微微有了许些安心。

    虽然他还是担忧自己老婆的安危,但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没完没了追问纠缠张三行。

    于是对着李福来斥责道:“福来,不得如此无礼。三行他是行内人,他自然有他的想法和盘算。你一个外行人就不要胡乱说话,免得打搅了他,害了你妈遭罪。”

    李福来一听这话,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只得带着一脸焦急的神色,左看看张三行,右看看刘翠花,脸色涨得通红。

    约莫过了数分钟,此刻的刘翠花好似没了多少力气一般,手上的动作也慢慢的缓了下来。

    这时,张三行看了看在院子半空中飘荡的那些怨气化作的鬼影,狞笑数声。而后一把夺过欧阳洛婉手里的铃铛,拼命的摇晃了起来。

    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持着桃木剑也在不停的来回游走,嘴里念叨着许些咒语。

    随着张三行各种动作落下,刘翠花的身形也咻得一声站了起来。脸色木讷,双手横向平放于胸前,围着院子一蹦一跳,好似僵尸一般。

    “铛铛铛,铛铛铛!”

    一连串急促的铃铛声响起,刘翠花的身体带着木讷苍白的脸色,在这个漆烟的夜晚中不停的蹦跳着。

    且在她蹦跳的这个地方还放有数十口棺材,棺材里放有数十具死尸。诡异惊悚的一幕结合这些场景,使人看起来心里一阵不自在,头皮发麻。

    张三行摇晃了一阵子铃铛,而后一跺脚,放下手中的紫金铃铛,取出放在叶紫身上的太极八卦神镜。

    在神镜上烧了几道符箓,拿着这个神镜朝着那些飘浮的鬼影照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