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章 举荐
    ps:十分感谢书友迷独白(仙国皇图)的捧场支持!

    且说龚县令听到市里老朋友李局长的建议后,先是好生安抚了一番村民,而后急忙和黄县御史驱车回到了县里密议了许久。

    两人为了更好的保住各自的乌纱帽,各有分工,两头行动。

    且在当天晚上,龚县令的老婆贾明珠因为听到李福来的言语,于是也和龚县令吹了半晚上的枕边风,尽说些鬼神之类的话语。

    龚县令想到白天李局长所言,现在又听到自己枕边人所言,因此更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一晚上都没合眼,满脑子都在想那些名寺中的高僧和道观中的道士。

    将自己所认识的这些人一一过滤了个遍,打算天亮后就亲自去拜访一番,探探口风虚实。

    到了第二日,李博教授却是先找到了龚县令,就自己的那两个养子养女后事和他言语了一番。

    龚县令对于李博教授的话,自然是不敢怠慢,连连应承,信誓旦旦的保证完美做好后事处理工作。

    随后,李博教授想到龚县令昨天所说的那件死人案,笑着问道:“龚县令,你昨天说那个什么村莫名其妙死了许多老百姓,疯了许多老百姓,不知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啊?”

    龚县令听到这话,愣了愣神,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李博教授竟然会问起自己这个问题。

    想到对方就在自己的地盘上,那些事情肯定瞒不住他,于是将事情向李博教授尽数和盘托出了。

    随后,龚县令想到对方乃是专门搞考古这一块的,料定他以前或多或少在墓地里经历过许些神异的事。

    因此,他也有心探探李博教授的口风,看他对这些鬼神之事如何看待。

    说完黄田村的一些事情后,龚县令问道:“李教授,您是我们龙炎国考古界的泰山北斗,对我们龙炎国文化了解甚深。不知李教授您是如何看待此事的?昨日我和医院的人商议了许久,可医院的人也不知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也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治疗方案出来。

    现在还有许多百姓危在旦夕,我心里甚是不安啊。昨天我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儿会不会和那些所谓的鬼神有关?要不然这事怎么来的这么突然?来的如此蹊跷?”

    李博教授听到他这话,顿时便知这个龚县令是在探自己的口风,探究自己对那些所谓的鬼神之事如何看待。

    想到这,李博教授扶了扶眼镜,沉思了一会儿,缓缓的道:“龚县令,我考古多年,所经历过的诡异事件数不胜数。因此,在我看来鬼神之事倒是也有可能存在的,只是我也一直没亲眼见识过。

    不过就此事来说,这个黄田村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故,且医生也无法从医学角度去解开这个谜团,那么你现在从鬼神上面去看待这个问题倒也是正常。毕竟人命关天嘛,不由得你不谨慎行事,多方面去考量。

    现在你想从我这里了解一些鬼神之事的讯息,呵呵,这没有用的,我并不懂这些事。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建议你去见一个人。

    若是他都没办法或者他都说不清缘由,那说明这事儿要么非常的严重,他不敢插手。要么这事儿和鬼神压根没关系,他不会和你探究鬼神之事。”

    龚县令闻言,眼神一亮,急忙道:“李教授,我就知道您一定有许些办法,能够给我指点的,您且说说那人是谁?我这就前去拜访。”

    看到龚县令这般反应,李教授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压低着声音道:“龚县令,本来这事我不该过问的,只是我也不忍心那些老百姓受苦。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是谁,但你事后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且这种事情也不得声张出去,毕竟以后说不得我还要和他打交道。要是被他知道这话是我说的,那后果想必你也清楚吧?”

    “李教授您放心,这事儿我绝对可以保证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之外,绝无第三人知道。”龚县令郑重的回道。

    “恩,如此便好。”

    李教授笑了笑,低声道:“那人就是你县里的张三行,想必你也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了吧?”

    “什么?是他?李教授,您这话没开玩笑吧?”

    “哼,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人么?”

    李博教授不满的哼了一声,沉声道:“张三行那个小家伙对于这种事是有一些能耐的。你不见昨天他院子中的那个八卦图吗?你不清楚那个阵图里面的含义,我可是知道一些。当年我在千年古墓中见到过那样的布置。

    虽说现在张三行布置的和我见过的那个有些出入,但总体还是差不多。我想他既然能够布下那等阵图,那就说明他的本事也应该不小了。最少对于什么鬼神之事的看法,他肯定有非常独到的见解。

    因此我建议你先去他那里,问问这事儿他有没有办法。当然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他有办法,但不会和你说什么鬼神之事,而是用一种我们想不到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总而言之,你去他那里,只有好处,绝对没有坏处。”

    李博教授昨天是亲眼见过张三行处理李镇长家里怨气之事,也见识到了那些怨气的厉害。因此,在他心里早已认定张三行乃是一个深通抓鬼捕尸之道的隐士。

    虽说他不好将这件事告诉龚县令,但也不影响他扯出那件八卦阵图之事。

    龚县令听到李博教授如此说,也是回想了一下昨天的情景。

    想了片刻,他觉得李博教授的话有些道理,自己应该先去张三行那里探探情况比较妥当。

    想到这,龚县令连忙站起身来笑道:“李教授,您这一番话真是令我茅塞顿开啊。现在案子要紧,因此我就先去三行那里问问情况。您看,您是否要和我一起去呢?”

    “不,不,不,龚县令,这次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我这几天还有其他一些事要做,等过几天我再去他那里。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去吧。记住,见到他之后尽量委婉些,我估计他很是避讳别人问他那种事,毕竟像这种事都是不合规矩的。”李博教授回道。

    “恩,我知道了。李教授,那您请自便,恕我招待不周了。”龚县令笑着回了一句,而后连忙下楼驱车赶往张三行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