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一章 生意兴隆
    龚县令急急忙忙驱车赶往张三行这边,而张三行这边也是各干各事,谁也不得空闲。

    村民们皆是在开垦荒地,种植糯米抵御尸气,忙得个热火朝天。

    而那李福来一大早将尸尊冥戒送回张三行这里后,和李镇长一同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练习画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至于叶汉民夫妇,叶汉民也是和李镇长那般关在房间里画符。欧阳洛婉则在紧张的筹备着各种补血之物,顺带照顾刘翠花。

    毕竟刘翠花受伤不小,须得静养一些时日,恢复伤口才行。

    张三行看到大家都在忙碌着,他也是大开院门,一边坐在前院静等顾客上门,一边翻看他爷爷留下来的那些尸道笔记,琢磨其中的尸道秘法。

    因此,这个青木村的老百姓虽然先前有些惊异叶紫尸变之事,可在大家一番忙碌之后,很快将这些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只知道叶紫病死了,其他没啥事。

    在这上午,来张三行家里购买死人祭祀之物也是不少。且还有那么几个人拖着死尸来到张三行这里,准备将这些死尸暂时放置在张三行的后院中。

    等过了头七,找好了墓地,安排好了丧事等一些琐碎之事,再将尸体领回墓地进行安葬。

    张三行对此,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其一,他也是人,需要钱生活下去,要是一直没有顾客上门,那他也只得关门大吉另谋出路了。

    他可不想总是一直花费叶汉民家的钱财,毕竟叶汉民夫妇也是需要生活的。这或许正应了那句老话,英雄也得对钱财低头,好汉也得为柴米油盐折腰。

    其二,张三行后院中那些尸体内蕴养的生机已经消耗殆尽,无法再汲取生机供养叶紫。因此他正盘算着到哪里去弄尸体。现在正巧有人将尸体送来,这倒是正合了他的意。

    毕竟只要尸体多了,那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不来领尸,而是将尸体一直放在这里。如此这些相当于无主的尸体便可积少成多,得到张三行的利用。

    且这些人送来的尸体,大部分都是那个黄田村的死尸。

    这些个死尸都是因为黄尸尸气入体才遭惨死,因此这些尸体对于张三行来说更是妙用无穷。

    如此,张三行既可以收取停尸费、赚取卖香火蜡烛棺材花圈的钱财,又可得到他想要的尸体。如此两全其美之好事,他又岂能何乐而不为?

    是以如此,此刻张三行家里倒是热闹非凡,顾客络绎不绝。到了后来,欧阳洛婉也是前来帮忙打理,进购一些祭祀之物和棺材等等。

    毕竟这个川田县虽然做死人生意、卖灯火蜡烛棺材花圈的店面有许多,但停放尸体的店面却没有几个。

    那些个有丧事的人为了张三行能够帮他们更好的照顾尸体,因此他们倒也纷纷在张三行这里购买祭祀之物而不去别家。

    欧阳洛婉看到现在这般忙碌的样子,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暗道:“哎,这才是正常的日子啊。”

    感叹过后,看了看天色,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稍微收拾了一番。而后朝着自己家里去,给叶汉民准备饭菜等等琐碎事宜。

    虽说张三行这里比较忙,但她也不会饿了叶汉民,且张三行也是要吃饭的。

    张三行看着欧阳洛婉待自己如同待自己的亲儿子一般,一股温馨甜蜜的感觉直涌心头。这更加坚定了他要让叶紫尽早恢复神智,而后一家人好好团结,共享天伦之乐的决心。

    ------

    嘟嘟嘟,嘟嘟嘟!

    一连串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李福来看着桌子上的电话,放下了手中的朱砂笔,提起电话按下了接听。

    这时,只听得电话那头的一个中年人道:“李老板,在忙啥呢?”

    李福来闻言,笑着道:“李局长,在家没事陪我爸钓鱼呢。本来想抽个时间去拜访您,可我老爸非得让我好生在家住几天。李局长,昨天我托人送过去的玩意还好吧?”

    “呵呵,李老板客气了,客气了。你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和下边打过招呼了,保你心满意足啊。”

    李局长笑着客套了几句后,很是疑惑的问道:“我说李老板呐,你说你那公司经营的好好的,你为啥要盘出去呢?莫非你有了更好的门路,想做大生意不成?”

    “哪里啊,李局长。我那公司也就是小本买卖,赚不了什么钱。这不,我也想清闲一段时间,所以先盘出去再说。

    等什么时候清闲好了,我再换个别的生意试试。且我父亲他最近可能也是因为年龄大了,不想儿女离他太远,所以我父亲一直希望我回来。

    可李局长你也知道,就我们这县里,如果把公司搬过来,铁定是要亏本的。所以我就干脆盘出去算了,好好的陪陪我老爸一段时间,免得外人还说我不懂孝道呢。”李福来睁着眼睛说瞎话笑着回道。

    李局长听到这话,顿时无语。沉默了半响,他才缓缓的道:“不是我说你父亲坏话啊,你说你年纪轻轻的不出去闯一闯,你爸要你整天待在家里干啥啊?哎!”

    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接着道:“也罢,既然你在家里闲着,那等我什么时候空闲了找你钓钓鱼,也清闲一段时间试试。还有,你们县有个叫张三行的吧?

    刚刚龚县令和我说,他正在去那个张三行家里的路上呢。既然你现在在家闲着,那你没事招呼一下,如此以后也好说的上话啊,免得大家感情生疏了,以后有些事不好说呢。”

    “哦?龚县令现在在来我们这儿的路上了?”

    李福来一听这话,心里暗喜。

    略微思虑了一番,回道:“李局长,那个张三行确实是我们村的。说来也巧,我小时候还经常和他在一起玩呢。现在龚县令来了,那我怎么着也得请他来家里坐坐,吃个便饭不是?”

    “恩,你自己看着折腾吧。好了,我也没啥事了。不说了,以后有事尽管打我电话。”李局长笑道。

    “恩,那件事多谢您帮衬了。以后有时间了,我定然上门好生感谢您一番啊。”李福来客气的道。

    “呵呵!”李局长笑着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