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三章 凶阵
    张三行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将患者医治好了这个消息传到黄田村的时候,黄田村的百姓们看到了自己亲人还有生还的希望,于是纷纷领着患者前来求医。

    张三行看到前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无奈告知这些村民,自己一日最多也就只能医治十个,再多也没了办法。以来不及配制药方等诸多借口将村民劝了回去。

    这些村民闻言,也只能带着亲人回返,让那些处在极度危险状态的村民们先来接受治疗。

    若此这般,二十余天的时间过去了,黄田村受到尸气影响,导致神经错乱发疯的村民也皆都被医治完好。

    在这段时间里,李镇长和李福来以及叶汉民三人也是日以继夜,不停地用自身鲜血刻画符箓。一张不成就两张,完全不把身体当回事。一心想着多画符箓,积累阴德。

    因此在这些时日里,他们三人也好似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双眼暗淡无神。

    在所有村民皆都医治好了之后,龚县令也是借此机会给张三行送了许些钱财以及锦旗等物当作褒奖。在全县大肆宣扬张三行医术高超,不为钱财,一心为村民治疗,人品正直等口号。

    直至这件事情过了十多天后,众人才渐渐的将这件事的热度给消停了下来,各自忙活各自的事情。

    李镇长等人经过这么些时日的调养后,倒也恢复了一二。

    此时李镇长一家三口和叶汉民夫妇以及张三行齐聚一堂,欢声笑语,庆贺这件事完美解决。

    随后,李镇长向张三行问道:“三行,依照现在我们积累的阴德来看,我儿子能够续命多久?”

    “若是不出意外,一年半到两年之间吧,具体多久我也不好说。若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福来哥广做善事,那完全有可能撑过三年。

    只要三年时间一到,我就可出去替福来哥彻底解决这个隐患,除去那些鬼尸。”张三行回道。

    “三年?三行啊,你就老实告诉我,撑过去的可能性大概有多大?”李福来的母亲刘翠花问道。

    “五成吧,阴德这个事要看天意的。福来哥以前都能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撑过一年半的时间。虽说现在那些灵童鬼尸已经进入到了高速发展时期,但依照福来哥以前的福缘,撑过三年,五成的把握应该是有的。”张三行如实回道。

    听到张三行这般说,刘翠花张了张口正想说些什么。这时李镇长却是笑道:“翠花啊,咱儿子惹上这个东西,能够多活两三年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

    至于他以后的命如何,能不能撑过三年,这全靠天意啊。好了,今天我们难得闲下心坐在一起吃个饭,我们就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刘翠花闻言,点了点头,对着李福来吩咐道:“福来,吃过饭之后,你也该出去多做善事了。此事你千万不要怠慢啊,那可关乎到你的命。”

    “知道了,妈。”李福来笑着应了一声,和众人欢声笑语吃喝了起来。

    当众人吃好喝好正准备离去之时,一个月没露面的李博教授却是赶了过来。

    李镇长见状,知道他定然有事要和张三行商议,于是也不再久留。

    和李博教授寒暄了几声,带着刘翠花和李福来出了叶汉民的家。

    “三行,一个月未见,别来无恙啊。”李博教授寻了个位置坐下来之后,对着张三行笑道。

    “呵呵,托您老的福,一切都安好。”张三行回道。

    李博教授闻言,笑了笑,随后沉声问道:“三行啊,你的事也忙完了。现在你总该告诉我,我那两个孩子是怎么死的了吧?”

    “他们招惹到了黄尸,被尸气扰乱神智掉到河里淹死的。”

    张三行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声,而后问道:“李教授,上次龚县令来我这,是你说的吧?”

    “恩,是我说的。我不忍心看到那些村民枉死,而你又有能力解救,那我自然得告诉龚县令,让他来找你了。”

    李博教授并没有隐瞒这件事,很是自然的说了出来。随后问道:“我的孩子惹到了黄尸?这是怎么回事?你可告诉我具体情况?”

    闻言,张三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知了李博教授。并且将黄田村那些事是因为他儿女招惹到了黄尸才引出来的,一并告知了李博教授。

    李博教授听完张三行的话语后,眼神一黯,仰天长叹了数声。

    随后,收拾了一番杂乱的心绪,沉声道:“三行,我知道你想知道我当年在古墓里见过那副八卦图的事儿吧?呵呵,十八年前那场考古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噩梦。

    根据我们考察,那个古墓的时间应该在大秦末期到大汉初期之间,至于具体古墓的主人是谁,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当时我率领一百二十八位顶级考古专家,一起进入那个古墓。

    然而,或许是我们当时不小心触碰到了古墓中的什么机关。当时的那些考古专家除了我之外,全部死在了里面。你知道他们当时是被什么杀死的么?”

    张三行闻言,笑道:“我哪里知道啊?我又没亲眼见过。”

    “他们是被那副八卦图杀死的。”

    李博教授带着悲痛的心绪说了一句,接着道:“当时他们所有人都蹲在那副八卦图中,考察那副八卦图的含义。

    可就在那时,那个八卦图突然冲起无数道红光,瞬间就缠绕上了那些考古专家。而后没过一分钟时间,原本有血有肉的那些人尽数化成为了一堆白骨。

    一个月前我见到你后院中的那副八卦图,我当时就被吓了一跳。当年的那场惨剧我可是亲眼所见啊,且那陵墓中的八卦图模样也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你家那副八卦图虽然和我见过的那副有些地方不一样,但大致没有什么差别。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就那七盏油灯的位置有些不同,好似和你家的那副颠倒了一般。

    三行,你既然会布置这种八卦图,那你定然知道其中的妙用。你且告诉我,当时那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咔嚓,咔嚓!”

    张三行一听到李博教授这话,顿时就呆住了。刚刚端起的茶杯也随之落地,摔了个粉碎,满脸震惊凝重之色。

    一旁的叶汉民和欧阳洛婉见到张三行这幅模样,便知这个李博教授说的那副八卦图定然是了不得的凶物,要不然张三行绝对不会有这种表情。

    毕竟当时张三行对付黄尸尸气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般震惊。他们料定这个古墓里定然有比黄尸厉害百倍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张三行才带着一丝痴呆神色喃喃道:“五行八卦七星夺命大阵?那可是无上凶阵啊。活人见之必死,生机永灭,无人可逃啊。”

    “什么?什么夺命阵?无上凶阵?三行,你说什么?”李博教授问道。

    闻言,张三行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李教授,你是怎么知道那座古墓的?且凡是见过那副八卦图的活人都要死,不可能有人例外,你当时也应该要死在那里面才对啊?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李博闻言,缓缓的道:“那个古墓是我老婆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我老婆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或许她身份地位比较高,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的吧?毕竟她当年便是高层领导。在那时,我老婆让我带了一枚玉佩放在身上,但她没说这枚玉佩有什么用。

    自那件事发生以后,我老婆便死了,而那枚玉佩也在那个古墓中莫名其妙化成了粉末。至于当时我怎么没死,这么些年来我一直都觉得奇怪。我时常在想,是不是那枚玉佩当时保住了我一条命?”

    张三行听到他这般说,顿时冷笑了起来,“呵呵,夺命阵,续命符?好算计啊,真是好算计。阵见天日七星移,血撒阴阳逆天生。李教授,看来你老婆也不是普通人啊,或许你老婆身后的那个人不是普通人。

    他们借你之手,带领儒士以鲜血祭阵,开启阵图,逆转生死。看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在古墓中的那个尸王也已经冲出来了吧?呵呵,也不知道那个东西现在躲在了哪里。”

    “恩?三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副八卦图究竟有什么用?”李博教授问道。

    闻言,张三行沉声道:“在没有见到活人之前,那副八卦图只能吸取地气保住那个墓主一命。让他借着尸体存活下去,转化为尸王。

    然而,只要那副八卦图一见到活人,就会彻底激活大阵。使得墓主拥有当年的一丝灵识,从而冲出墓地来到世间,吸取老百姓的生命精华,重活一世。

    那个八卦图其实和我家那个相差很大,极难布置,就连我也不会。只是李教授你是外行,看不出具体玄妙。

    以前我爷爷和我说这种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骗我的。现在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我爷爷说得都是真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