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七章 生意上门
    俗话说的好,不怕你有计划,就怕你赶不上变化。

    张三行带着叶紫来到省城,信心满满,认为自己很快就能在省城立足。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虽然他的确有那么一些算命看相的本事,有不凡的医道本领。但是别人不买他的帐,压根就没人上门找他算命。

    且龙炎国严令禁止搞这种算命的事情,虽说在省城算命这一行当还是存在,但却时常被条.子赶。

    今日不巧,张三行就被条.子给掀了算命摊,追着他跑了十几里路。

    张三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趁着月光明亮,一路疾驰回到了偏僻的出租屋里。叹了一口气,洗了把手,洗了把脸,甩了甩头,扑倒在了床上。

    他和叶紫来到省城也已经有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来,找他算命的没几个人,因此也基本上没有什么收入。

    本来他想搞搞行医,但是苦于没有各种证书,压根行不通。

    他盘算来,盘算去,也就剩下算命这一条道还可以走下去。

    “玛德,都怪那个该死的老头!不就是收费涨了几块钱么?至于说我哄抬物价吗?靠!”

    张三行骂骂咧咧,心中甚是憋屈。

    骂了一阵子,还觉得不解气,忍不住大声喊了几句。

    “三行哥,怎么了?”

    受到张三行的叫喊声影响,原本躺在床上的叶紫神识也被惊醒了过来。

    这三个月来,对于张三行的不顺,叶紫非常清楚。

    她也是很替张三行难过,但却很少过问张三行的事。就怕他心里烦闷,自己问多了,惹得他不开心。

    “没事,就是今天碰到一个烦人的老头!”

    张三行听到叶紫思维传言,及时止住了怒气,笑道:“紫儿,没事。你放心,我会搞起来的。”

    叶紫闻言,有些担忧的回道:“三行哥,要是实在不行,那你也别勉强。积累不了人脉,找不到那些混蛋,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去探寻古墓好了。

    若是短时间内不能用正常的办法让我的身体恢复行动,那你就用其他办法吧,我不怪你。只要我的身体恢复了行动,那我就可以帮你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也帮不了你。”

    叶紫每次想到自己只能躺在床上,让张三行照顾着。而自己却没有办法替他做任何事情,连最基本的洗衣做饭都不行,心里充满了愧疚感。

    在她心里,她很清楚,张三行肯定还有其他办法让自己的身体恢复行动。只是他有些顾忌,或者怕自己排斥,不肯施展罢了。

    张三行闻言,心里也同样有些愧疚。

    他的确有办法可以让叶紫恢复行动,但是那种办法不太好。

    须得寻找古墓,找那些古尸,让叶紫的神识思维先融合到古尸里面,吸干古尸的生机。而后再重新回到自己体内。

    若是这样做的话,首先叶紫的神识思维必定要承受那些古尸的折磨,要和古尸发生争斗。

    叶紫素来最是讨厌和那些长满蛆虫的尸体打交道,更别说让她的思维神识覆盖其上了。

    其次,一旦神识覆盖其上,那么叶紫就可以活动那些拥有生机的古尸。这样一来,岂不是相当于让叶紫也做了一回古尸?让叶紫亲眼看到了自己控制的身体上,有那些恶心的尸虫存在?

    对于叶紫极度排斥这些尸虫,张三行可是知之甚深。

    张三行知道,叶紫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不愿自己的身体有任何污浊。既然身体不想被污浊,那么神识思维也定是同样的。

    因此,张三行才一直不肯用这些法门。他不想看到叶紫会有害怕的神情出现,他不想看到叶紫有委曲求全的想法出现。

    听到叶紫这话,张三行笑道:“紫儿,你不要乱想了,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不过你放心,再给我几天时间,我定会将一切事情都搞好的。

    我们刚来这里,什么都不熟悉,难免会有一些波折,这都不是问题。倒是你,你可不能乱想了,要不然可能会出一些不好的变故。”

    叶紫闻言,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张三行这话是在忽悠自己,知道他就是不想看到自己受委屈。

    想了想,回道:“三行哥,若是,若是,若是你想要,那你就....,我不会怪你,我也不再禁止你了。我是你妻子,我要履行作为你妻子的义务。”

    “傻丫头,胡乱想些什么呢?”

    张三行自然知道叶紫话里是什么意思,知道叶紫是因为一丝愧疚感,是想用她的身体让自己得到劝慰。

    拍了拍躺在床上叶紫的额头,笑道:“你不要瞎想了,快睡吧,我自有分寸。”

    叶紫闻言,没了办法,只得乖巧的听张三行的话,沉睡而去。

    她想着,既然帮不了张三行,那就好好的听他的话,不要惹的他烦心。等日后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行动,再好好补偿帮助他。

    就这样,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嘟嘟嘟,嘟嘟嘟!”

    第二日清晨,张三行的电话却是响了起来,抖动个不停。

    由于昨日张三行被条.子追赶了十几里路,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因此到了现在他都没有什么太好的精神,还是显得有些疲惫。

    听到电话响个不停,张三行不耐烦的按了接听,火气上涌的吼道:“谁啊?一大早就来烦人?还睡着呢,有事儿等下说。”

    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一挂,但对方那头却又打了过来,响个不停。

    张三行见状,心里更是烦闷,拿起电话正欲砸了去。

    可随后想到自己的钱财不多,买不起新的,没了办法,只得收回了手,没有砸下去,依旧按了接听。

    不过这回还没等张三行开口,电话那头的人先开口了。

    “张老板,我是老李啊。昨天我找你算的那一挂,你算的真准,果然应验了。到了昨天晚上,我把这事给我一个朋友说了,我那朋友听完后,想请你给他也算算,不知张老板今天有空吗?”

    张三行一开始听到这个声音,那当真是了不得,整个人气的脸色通红,怒气上涌。

    这个老李正是昨天因为争几块钱,引来了条.子找张三行麻烦的那个老头。

    张三行耐着性子听完他的话语后,心里一阵大喜,暗道生意来了。

    不过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的道:“呵呵,李老伯,你就不要再来戏弄我了。我混口饭吃不容易。昨天你因为几块钱,就给我引来麻烦,你说我还会信你吗?

    再说了,谁知道你那朋友会不会和你一样,嫌我收费贵,不愿意付账呢?”

    李老头一听这话,老脸一红。

    尴尬了许久,带着歉意道:“张老板,昨天是我做得不对,还请您见谅啊。我这个朋友是个不错的人,经营着几家公司。他有一个女儿,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霉运连连,所以他才让我请你过去看看啊。

    当然了,至于报酬方面绝对没有丝毫问题。毕竟我可是亲眼见识过您的本事,要是我那朋友亏待了您,我来补偿。且我也不愿因为许些钱财得罪你啊,谁知道我以后还有没有什么麻烦事找你帮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