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八章 谈钱
    张三行听到李老头这话,满意的点点头,“你把你朋友的地址告诉我,我等会儿就过去看看。”

    听到张三行答应了下来,李老头很是兴奋,连忙将地址告知了张三行。而后又闲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挂了电话,张三行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大笑连连。

    若是他一个人,自然不会因为许些钱财之事烦忧了。自己苦点累点没啥事,可他现在要照顾叶紫,要替她寻找生机。这样下来,就免不了需要大量的钱财。如此,这又岂能不让张三行高兴?

    “三行哥,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叶紫看到张三行这般高兴,心里也很是舒畅。

    这三个月来,她只见得张三行每天都愁眉苦脸。唯独面对自己的时候,才挤出笑颜。

    现在她看到张三行终于发出了内心的笑容,她又岂能不高兴?

    听到叶紫神识思维问话,张三行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笑道:“紫儿,以往的时候,有那么几个找我算命的,但都是在那个地摊上,现在终于有了一个人预约了。看来只要我把握好这次,定能打开门路。

    紫儿,你且安心在家躺着。等我处理好了事情我就回来。到时候我们不再住这个房子,我给你找一个好房子住着。”

    对于因钱财困境,租住在这个比较破败的屋子,张三行一直觉得愧对叶紫。认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叶紫,心里时常不安。

    “呵呵,三行哥,加油。我就知道我老公肯定能行的,我就知道我老公是最棒的。”

    叶紫听到张三行的解释,也是替他高兴,笑道:“三行哥,你尽管去吧,我会好好的。”

    “恩!”

    张三行点了点头,亲吻了叶紫红唇一番,重新画了一张符箓,依旧贴在了叶紫胸口的内衣上。

    取出紫金铃铛,放在叶紫怀里。滴入几滴血珠,温养叶紫每天所需的生机。

    稍微收拾了一番吃饭的家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门。

    叶紫被张三行这般亲吻,她虽然无法体会到身体的感觉,但她的神识思维还是一阵甜蜜。她的神识思维看着自己心爱的老公亲吻自己,溺爱自己的一切,她很是舒心。

    望着张三行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三行哥,等我身体可以行动了,我一定要时时刻刻和你在一块,帮你一起找尸王,凝练尸道....”

    张三行想到头一次有人打电话找自己算命,且貌似对方还是个有钱人,他自然不敢大意。

    琢磨这次不管那个人想找自己算什么,管他究竟是大福还是大凶,都尽量搞玄乎些,显示一番自己的本领。而后以此为突破口,打开门路,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紧紧捏了捏手中的小包,张三行深吸一口气,而后一路狂奔,朝着对方的住所而去。

    那个李老头当确定张三行答应下事情后,他也连忙和自己的老朋友说了一声,而后也赶到了小区门口,静得张三行上门。

    等了几个时辰,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没看到张三行的人影,心里也微微急躁了起来。

    要不是手机能够联系的到张三行,得到张三行的确定,恐怕他也早就没了耐心了。

    至于张三行,他此时其实也差不多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虽然还有打车的钱,可他怕此事还是不保险,不舍得花这么几十块钱。

    约莫跑了四个多时辰,张三行才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小区门口。

    “张老板,你可终于来了啊,都急死我了!”

    李老头老远看到张三行的身影后,忍不住一阵埋怨,而后连忙抬起脚步迎了上去。

    张三行闻言,苦笑了一声,微微喘了一口气笑道:“呵呵,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你也晓得,我虽然有些算命的本事,但人生地不熟的,没人相信啊。这不,这个把月挣的一些生活费,昨天全让那些人给我抢跑了,哎....”

    李老头闻言,先是一阵尴尬,而后才满是同情之色的点了点头,一把拉着张三行小区里面走。

    边走边道:“呵呵,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时之急也是正常。又有俗语,万事开头难,你既然有如此神妙的本事,那岂会被区区许些钱财困住?”

    说完,李老头话风一转,有些郑重的道:“张老板,我那个朋友以前也是不信这种东西的。可他家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整天夜里不得安宁。

    他和我说,他睡觉的时候经常梦到一些不好的东西。至于她女儿,更是经常性的半夜虐待她自己,有一次还差点跳了楼,整个人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唯独到了白天,他女儿才很正常。

    我那朋友是我以前部队里的兄弟,自当发生这档子事,他也是寻遍了名医,可总不见效。

    而后他也是去了庙里、道观里请人看看,还是没有效果。

    张老板啊,你可老实告诉我。就这事,你有没有把握?有多少把握?我可是向我那个朋友打了包票的,说你绝对能够算出一些名堂。”

    张三行闻言,停止了脚步,问道:“李老伯,你刚刚说他们夜里有些不正常,经常梦到一些不好的东西。不知道他们都是梦到什么东西?”

    “鬼!”

    李老头神秘兮兮的回了一声,很是后怕的道:“要不是我这朋友当年救过我一命,我才不会搭理这种事。具他说,他几乎每天晚上就会梦到一些鬼魂之类的东西,好像是索命来的一般。至于他女儿,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闻言,张三行微微皱了皱眉头,打量了一番这个小区的格局。

    过了半响,才笑道:“呵呵,李老伯,我还没见到他们本人,我也不敢打包票。不过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此事是有一些麻烦。

    李老伯,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此事颇有些凶险。照你这话,明显是他们撞了什么邪之类的。一个没弄好,连我都要受到影响。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我是来赚钱的,不是来施展菩萨心的。只要价格公道,值得我涉险,那我才会深入探究下去。若是像你昨天那般,呵呵...”

    李老头闻言,笑道:“呵呵,张老板,至于报酬之事,你稍后可以和他说。若是你怕他事后不给,那你也可以先收一部分定金之类的。且这个报酬问题,我也老早和他招呼过了,再者我只是充当你们的牵线人罢了。

    若是这次你算出了什么名堂,我那朋友不舍得钱财。那我定会补偿给你,毕竟我也不想得罪你这么一个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