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九章 摆架子
    听到李老头这般说,张三行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穿过前排一栋栋高楼,跨过小溪假山,来到后方一幢别墅跟前。

    “诺,这栋别墅就是他家了!”李老头笑着道。

    “嗯!”

    张三行应了一声,掏出八卦罗盘,放在了地上,先是朝着左方走了三十三步,而后又朝着右方走了三十三步。

    “咻!”

    从包里取出一把糯米,望空一抛,散落在了四方。

    做完这些,张三行才复又细细的打量起了别墅外围的布置。

    看了半响,张三行忍不住惊叹道:“果然是好地方啊,四灵守护,龙气飞腾,乃是一处绝佳的宝地啊。前山后水环绕,左右青龙白虎镇守。真是好一个四灵守元阵啊。不错,不错。”

    所谓四灵,指的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灵兽。

    而这个别墅的居住者考虑到难以彻底承受四灵之福,于是减去其二,用前山后水替换朱雀玄武。用青龙假山镇守气运,用白虎西林克制祸事。

    四灵相依,环环相扣。青龙入海,白虎入林,相生相克,吞纳万千。

    看了许久,张三行笑道:“李老伯,你刚刚说你这个朋友不信这一道,恐怕是假话吧?若是他不信这个,那他为啥要这般布置?

    像这个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布置的了。破开极数福运,追求一线生机,吸纳四周福灵。如此一来,既不显得太过霸道,又不显得柔弱不堪。攻守有方,进退有章,可保百年富贵。”

    听到张三行这么说,李老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回道:“这个地方原本不是他的,而是他父亲的。那时候,他父亲还没死,非得要让他住在这里,还说这里是一个绝佳的妙处。

    我那朋友不想反驳他父亲,因此就住了下来。照你这么一说,这个地方果真是好地方了?”

    “是好地方,保平安,聚富贵!”

    张三行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而后才收回目光,看了看地上的糯米和八卦罗盘。

    此刻,八卦罗盘也在毫无规律的急速旋转了起来,雪白的糯米更是冒出屡屡烟烟。

    张三行见到这一幕,顿时一愣,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怨气守灵,东宫易主?福地成了阴.穴,聚纳阴邪,培养怨灵?”

    自语了一声,张三行才郑重了起来。此刻他倒是发现了,这个地方不晓得被什么人给破坏了,改变了气机,使得东宫易主,成了一处绝佳阴.穴。变成了埋葬死人用的风水宝地,活人不能居住。

    见到张三行原本一脸笑意,但此刻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李老伯连忙问道:“怎么了?张老板,这里有问题?”

    “呵呵,没问题,没问题,我们进去吧!”

    张三行自然不会和这个李老头说太多了,毕竟啥好处都没得到,干嘛要说?反正要死的人又不是自己,没必要在没好处之前就大发善心去解救。

    “哦!”

    李老头也不是笨蛋,反而相当的精明。

    他倒是看出来了,张三行绝对知道一些东西,只是没说罢了。

    对于张三行看出了一些名堂,他心里自然是高兴。

    看出来了就好,既然看出了一些名堂,那么也就意味着有可能可以帮到自己老朋友一把了。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一位保姆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将两人迎了进去。

    一进入正厅,只见得大厅里坐有两人,一位约莫六十岁的老头,一位约莫二十六七岁的少妇。

    这个老头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眼神也是瞳孔有光。而那个少妇则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显得格外的没有精神。好似刚刚起床一般,穿着一身睡衣,秀发也是散乱披在了香肩上。看起来显得格外的懒臃,充满了女人特有的魅力。

    尽管这个少妇没有什么梳妆打扮,但还是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张三行看着此女如水一般的肌肤,闻着她散发而出的淡淡体香,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心跳有些急促,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咳咳咳...”

    对于张三行有这样的表现,李老头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毕竟那个女人确实是个尤物,而张三行也就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自然挡不住女人的诱惑。

    咳嗽了一阵子,笑着道:“张老板,这就是我朋友姜上元和他女儿姜清水。现在你也到了这里,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些事要先过去了。等你搞完了,给我打个电话就是了。”

    他却是知道,自己一个外人,不宜掺和太多的事,将人领到介绍了也就完事了。且这个地方他感觉凉飕飕的,不敢久坐,怕招惹什么不好的东西。

    姜上元闻言,起身笑道:“李老哥,既然来了,那就先不要急着离开嘛。喝杯茶,吃些点心也是好的。”

    “不用了,不用了!”

    李老伯连忙摆了摆手,笑道:“姜老弟,人我给你带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不过你可不要令我为难才好啊。我这会儿还有些急事要做呢,等过两天我空闲下来了,我再来找你叙叙旧。”

    说完,又是对着张三行笑道:“张老板,那我先过去了,有事你尽管和我招呼就是了。”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打了一个寒颤,急急忙忙朝着外面走去。

    张三行见状,笑着摇了摇头。

    自打一进大厅,他也发现了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不过他对此没有丝毫表示,很是淡定。

    他心里清楚,这些凉飕飕的感觉乃是有东西想作怪,但却被白天的阳气压制住了,没有办法作怪罢了。

    待到李老头走后,张三行收了收心神,打量了两人一眼。

    而那姜上元和姜清水也是同样打量着张三行,特别是姜清水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的张三行甚是不自在。

    “呵呵,张大师,且先喝杯茶!”

    姜上元笑着道了一句,而后朝着那个保姆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不用进来了。

    “嗯!”

    张三行端起茶杯,抿了两口。拿出刚刚那个罗盘放在了坐上,二话不说,靠着沙发闭目养神去了。

    好似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歇口气,而不是替人算命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