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章 坐地起价
    姜上元和他女儿姜如水见到这一幕,有些愕然,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说啥好。

    姜上元估摸着,是不是这个张三行急急忙忙赶来,有些疲惫了。所以想闭目养养神,待会儿再说?

    于是两人也没说话,各自泯茶,静等张三行醒来。

    约莫等了一个多时辰,张三行还是没醒来。姜上元才微微有些急了起来,轻声呼道:“张大师,张大师?”

    “嗯?什么事?”听到呼唤声,张三行睁开双眼,淡淡的问道。

    “什么事?”

    姜上元一听这话,顿时无语,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暗道:“我请你来,是想让给我们算命的。可你倒好,竟然还问我们什么事。”

    微微想了想,干巴巴的问道:“张大师,听我那老哥说,你本领非凡。不知你可从我和我女儿面相上看出什么名堂了吗?我想,我和我女儿的情况,李老哥也应该和你说了一些吧?不知这事儿大师你是怎么看的?”

    “哦?就这事啊?”

    张三行闻言,叹了一口气,甚是有些为难的道:“姜老板,不瞒你说,自打我一进来就仔细看了你们的面相一番,对你们的情况也有所了解。

    刚刚我还琢磨,若何化解。哎,这次你们的这个事,其实就和你们心里想的一样。招惹了冤魂厉鬼,导致鬼气上身罢了。”

    “什么?真的是招惹到了冤魂?被鬼上身了?”

    姜上元最近每天晚上都被噩梦折磨,心里也是有了这种想法。现在被张三行这么一说出来,吓了一跳。

    随后,急忙问道:“张大师,既然您看出问题了,那您可有办法解救?还有,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啊?我姜上元虽说是个生意人,但却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啊。”

    “呵呵!这事,不是你招惹的。若是我没看错的话,乃是你女儿招惹来的。”

    张三行淡淡的回了一句,对着姜清水道:“姜小姐,风水有变,东宫易主,有个地方我还是琢磨不透。所以麻烦你取三滴血到我这个罗盘里面,我要仔细的算算。”

    “哦!”

    姜清水很是随意的应了一声,而后取了一根绣花针,刺破了手指,滴入了三滴精血到了罗盘之中。

    兹兹兹,兹兹兹!

    呼呼呼,呼呼呼!

    嘎嘎嘎,嘎嘎嘎!

    三滴鲜血一滴入罗盘,这个罗盘指针立马急速转动了起来,缕缕绿光闪耀。

    而那三滴精血也好似被燃烧了一般,发出了兹兹作响的声音。

    没过多久,也就半分钟左右。罗盘突然停止转动,指向了西方。

    于此同时,这个大厅原本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此刻明显强烈了许多。一缕缕莫名的阴风刮起,吹得人浑身不自在。

    阴风起,鬼狼嚎!

    随着罗盘停止转动,随着罗盘缕缕绿芒闪耀,一阵阵刺耳的狞笑声响起。

    这股声音来的突然,来的奇妙,来的惊悚。

    而后,声音一个变化,一道淡淡的烟影闪现在了三人的头顶上方,狞气十足。

    “咔嚓,咔嚓!”

    这个烟影盘旋了一阵子,桌子上的罗盘突然光芒大作,绿光冲天,直朝烟影冲了过去。

    “啊...”

    烟影尖叫一声,消散在了高空。

    大厅点着的明灯在这一刻也受其影响,突然炸裂。

    这个大厅原本就光线不足,哪怕是在白天也需要靠明灯补充光源。

    现在明灯炸裂,大厅突然暗淡了下来。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和傍晚时分那般,显得很是压抑。

    “这是?鬼尸?是鬼尸寻母,元破西灵,东宫克正位?”

    张三行一见到这一幕,立马跳了起来。

    他一开始还以为只是稍微浓烈一点的怨气,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一见到那个烟影,一听到那道尖叫声,他立马反应了过来。这是当年上身李福来母亲鬼尸的气息,这是自己苦苦寻找了三个来月的鬼尸。

    见到这一幕,张三行心里很是兴奋,暗道终于找到一丝痕迹了。自己的紫儿有机会可以吸取这些鬼尸的生机,从而尽快恢复一些简单的行动。不至于天天躺在床上,非得要自己施法才能行动了。

    “张大师,这是?”

    看到张三行都惊讶的跳了起来,再加上刚刚诡异的一幕,姜清水两人皆是一阵害怕,有些心惊。

    特别是姜清水,她那松散的睡袍在她惊慌之间,更是松开了一个小口子,露出了那对饱满而又充满弹性的双峰,一阵乱颤。

    不过这个香艳的一幕,在场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它,也没功夫理会这些事。

    听到姜上元问话,张三行微微收拾了一番激动的心。

    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悲天悯人的叹道:“哎,难,难,难啊。活人不死,怨气不消,鬼尸附体,生机泯灭啊。

    姜老板,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若是我估计的不错,这个月内,你们也该奔赴黄泉路了。”

    说完,张三行收起罗盘,站起身来,朝外就走。

    “此事甚是凶险,一个不慎我都将有灭顶之灾。区区百十来快钱,不值得我出手。姜老板,这次我就不收你们看相的费用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张三行这话却是没有吓唬他们,这些鬼尸的能力,他可是了解甚深。现在两人牵扯其中,若是没有外人相救,那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他想着,若是简简单单按照自己原来的收费标准,不值得出手。

    “张大师,张大师,你且等等,你且等等啊!”

    见到张三行看出了名堂,且听他口气好像能够解决此事,姜上元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现在看到张三行转身离去,立马拉住了张三行,有些急促的道:“张大师,有话好说,有话我们可以慢慢谈嘛。”

    “是啊,张大师,我父亲为人豪爽,绝对不会令您白费功夫的。”

    姜清水听出张三行话里的意思,知道他不想为了原本算命解难的那个价格冒险。

    姜上元听到女儿的话,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看也不看,大手一挥,填了一个数字,递到了张三行的手中,问道:“张大师,还请您务必要出手相助啊。”

    张三行接过支票,斜视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仔细的数了一下,后面有六个零。

    看过之后,张三行摇了摇头,将支票还给了姜上元,“呵呵,不是我不肯出手,实在是这事太过凶险。

    那个东西不是一般的怨念,一个没弄好,我自己身死也就罢了。要是连累到了我其他亲朋好友,那将是我的罪过了。

    姜老板,你是生意人,或许你会觉得我此举乃是故意坐地起价。但我想说的是,我就是坐地起价。因为若是值得我冒险出手,这个价格远远不足。”

    听到张三行貌似可以出手,只是钱财多少的问题,姜上元这才放心下来。

    命是最重要的,钱财算什么?白纸罢了。

    且他这几日来,不知道找了多少名医高人,都没有看出什么名堂。现在张三行一来就看出了名堂,他又岂能不信?

    且他见刚刚那个鬼影的威势,也觉得这事旳的确确很是凶险。

    “张大师,只要您愿意出手,钱财不是问题。哪怕是我倾家荡产,只要你能保住我以及我女儿一命就行了。”

    说完,拉着张三行又坐了下来。

    见状,张三行笑了笑,用手指微微敲了敲沙发,闭目沉思了起来。

    姜上元纵横商场几十年,知道张三行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又是重新取出一张支票,填了一个数字,递到了张三行的手中,郑重的道:“张大师,这是定金,您看是否满意?事成之后,再加五倍,绝无虚言。”

    张三接过支票,看了一眼那些零,满意的点了点头,“姜老板,客气了,客气了!”

    看到张三行收下了支票,姜上元甚是欢喜。

    “张大师,既然你看出了名堂,请问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自问我这一生,还没有做过什么太大伤天害理之事,为何会被这个东西找上门来呢?”姜上元问道。

    一旁的姜清水闻言,也是急忙道:“大师,我父亲以往善事做过不少,不应该有这事发生啊?大师,还请大师您指点一二。”

    说完,她来到张三行跟前,躬身行礼,甚是恭敬。

    一开始,张三行和姜上元都没在意姜清水睡袍之事。

    然而此刻姜清水来到张三行跟前,躬下身子,张三行抬眼一看,确实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脸色通红。

    “咳咳咳,咳咳咳!”

    假意咳嗽了几声,张三行才道:“姜小姐,麻烦你将你的衣服先拉好些!”

    “衣服?”

    姜清水听到这话,有些纳闷。

    随后她看了看自己的周身,一看之下,却是发现自己睡袍胸口位置上的纽扣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来,蹦出了自己那对.....

    见到这一幕,姜清水也满是尴尬。连忙用手拉扯着衣衫,带着羞意看了一眼张三行,满脸异样之色。

    “姜老板,这事乃是你们自己造的孽,怨不得别人啊。”张三行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