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一章 心中伤疤
    “我们自己造的孽,这话怎么说?”姜上元问道。

    “刚刚那个鬼影实乃是鬼尸,也有人称其为小鬼。此人乃是你的外孙。现在他来到这里,只为寻找母亲,报复当日被杀之仇罢了。”张三行回道。

    “我外孙?”

    姜上元听到这话,更是疑惑了,很是不解的道:“大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就清水这么一个女儿,虽说她以前谈过几个男朋友,但却都因为各种原因分了。因此她到现在还没结婚,哪来的孩子?”

    “我说是,那就是。不信,你问问你女儿去。”张三行回道。

    闻言,姜上元将目光转向到了姜清水身上,沉声问道:“清水,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不从实招来?”

    然而,此刻的姜清水也很是惊讶,她怎么也想不到张三行竟然知道此事。

    微微想了想,她才红着眼睛道:“爸爸,这事儿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记得三年前我去外地游玩,可是,可是在那里我被人凌辱,遭人关押了大半年。我不敢和您说这事,我也不敢声张出去,压在了心底。

    可是,可是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且都怀了半年,没办法打掉。直到有一天我从那里逃了出来,而后寻了一个地方待了几个月生下了孩子。

    我当时想着,这是我的耻辱,这个孩子不能留,所以我就,我就....”

    说着说着,姜清水泪流满面,哭泣不止的道:“在这么些年来,我时常做噩梦,梦到那个孩子。且我这些年来,也没真正找过男朋友。我怕我今后的老公知道这件事嫌弃我,抛弃我。爸爸,爸爸,这事儿真不能怪我啊.....”

    “什么?还有这事?”

    姜上元一听这话,顿时跳了起来,怒气勃发。

    而后他一脚踢翻了一张桌子,怒吼道:“清水,那个混蛋是谁?你又是在什么地方遭受凌辱的?我这就给你去报仇,灭了那人。”

    “父亲,我不知道,那人不是那个地方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啊。父亲,求求您不要再问了好吗?”姜清水被揭开当年的伤疤,心中滴血,大哭不止。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你故意心狠手辣杀了那个孩子,原来那个孩子是带着你的耻辱,你不得不杀啊。”

    张三行也没想到这个孩子的由来竟然会是这样,微微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

    “那个孩子当时没死透,不过他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捡到了,而后被其养成了鬼尸。姜小姐,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那个孩子是你的,也是你掐了个半死抛弃的。

    此刻他被人炼制成了鬼尸,怨气十足,因此前来找你索命。这事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虽然可以帮助你克制一段时间。但要想顺利的将其找出来彻底灭杀,还需要你的帮助才行啊。”

    “怎么帮助?大师,您神机妙算,无所不知。我的过往您也清楚,那是我的耻辱,那个孩子当时我不得不杀。

    大师,求求您,您一定要帮帮我啊。”姜清水此刻显然是思维有些混乱,说起话来也是前言不搭后语,有些迷糊。

    张三行见状,笑了笑道:“你是孩子的母亲,这是不可能改变的。现在这个孩子发生了变化,乃是恶贯满盈的存在。我要想找到那个孩子,要想找到那个孩子背后的人,也是非常难。

    然而,你却不同。你和那个孩子有血缘至亲关系,且那个孩子还是来找你索命的。因此,我需要你借助这个血缘关系,找到孩子的踪迹。而后我再来将其彻底灭杀,打散怨气...”

    “这要我怎么找?”姜清水问道。

    张三行闻言,皱着眉头回道:“刚刚那个孩子的怨气被我的八卦罗盘打散了一道,想必他的本尊已经有了感应。然而,我这个罗盘并没有散发什么太大的威力。因此我料定那个孩子背后的人肯定不会在意这件事,必定会继续前来加害与你。

    因此,我需要让你做诱饵,吸引那个孩子怨气前来。而我,则暗中根据怨气的气息,查询本尊。只要我找到了本尊,方可将其彻底灭杀。”

    一旁的姜上元闻言,连忙问道:“大师,您可不可以换另外一种方法?我不想我女儿涉险啊。

    以前我不知道我女儿竟然有此等遭遇,不知道她受到了这么大的折磨,我不想她再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大师,求您再想想别的办法吧,不要让我女儿做诱饵了。”

    “不行,她不做诱饵谁做诱饵?且别人做也没用,谁让姜小姐是他母亲?”

    张三行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而后笑着劝慰道:“姜老板,既然我收了你们的钱财,那自然要替你们处理好这件事了。这个做诱饵的差事虽然有些危险,但绝无性命之忧。最多也就难受一阵子,或者虚弱一阵子罢了。

    但是若不将其除掉,那么姜小姐日后必定还会遭其所害。而我,也没有那么多功夫日日夜夜守护姜小姐。

    所以,此事你们自己看着办。若是想要彻底除灭,那就依我所言。若是只想暂时保平安,那我这就施法,保你们半年内无忧。半年后会怎样,我可不会再管了。”

    “大师,这事儿我答应你了。您说,要我怎么引诱?”

    姜清水想到自己当年的耻辱,想到自己这段时日来还是被这件事给连累,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对于那个孩子,她没有丝毫愧疚之心,有的只是憎恨。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怨不得她没有母爱之心。

    张三行从包里取出朱砂笔和符纸,飞龙走凤画了七张镇灵符,递到了姜清水手中。

    “姜小姐,这些符箓可保你不受怨念所害。你每天晚上在六点半过后,将符纸贴在床下,用红布遮住。第二天六点半过后,烧掉符纸,冲水服下。每天一道,连续七天。

    且你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房间里多弄布娃娃。在这些布娃娃的身后,刻上那个孩子的生辰八字。而你,就每天抱着布娃娃睡觉,一定要做出思念之情,要有母爱之情。

    这些布娃娃有我符箓灵气镇压,有生辰八字刻在上面,有你母爱为本吸引,定能在七天过后收取足够多那个孩子的讯息。过后我就可根据这些讯息,找出孩子,带你一起前往将其彻底抹杀。

    记住时辰,千万不能搞错了。这几日晚上你或许会看到一些不好的东西,但你尽管放心,有我的灵符镇守,你绝对不会有事。所以你必须要克服那种害怕的情绪,要感化怨念。此事,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大师,您放心,我绝对听您的安排。”姜清水点头道。

    看到事情安排妥当,姜上元却是问道:“大师,需要我做什么?”

    “你?不用做什么,就当啥事也没有,该干嘛就干嘛。若是你怕晚上睡不好,可以在床头悬挂一张青龙画像,在床尾放置白虎玉佩就行了。”张三行笑道。

    “恩,多谢大师指点。若是此事圆满解决,我定当好生报答,决不亏待大师。”姜上元郑重的道。

    “呵呵,好说,好说!”

    张三行满意的笑了笑,而后有些尴尬的道:“姜老板,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姜老板您是否愿意相助?”

    “什么事?大师您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得到,定然全力以赴。”姜上元连忙回道。

    张三行闻言,笑道:“我来湘西省也没多久,对这里不是很熟悉。因此我请你帮我找个房子,要偏僻一点的,风景好一点的。最好是那种风景幽美,适合度假的那种地方。”

    “找房子?”

    姜上元闻言,一阵发愣,微微思虑了半响,笑道:“呵呵,大师,这事儿简单。我有一套房子,就靠近大山,风景甚是不错,各种家具都有。我以前觉得太过偏僻,住起来不怎么方便。若是大师你有空,我让我女儿带你去看看如何?”

    张三行闻言,顿时大喜,笑道:“既是如此,那就多谢姜老板了。”

    “呵呵,大师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姜上元笑着应了一声,对着姜清水道:“清水,大师乃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且带大师去看看。要是需要什么采办布置,你可好生张罗,务必要令得大师满意。”

    “是,爸爸!”

    姜清水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对着张三行笑道:“大师,待我上去换件衣服,随后和大师一起去看看。”

    说完,她连忙上楼换衣裳去了。

    当她一上楼,打开了衣柜,仔细的翻找起了衣服。

    找了许久,看到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觉得甚是满意。

    于是换了起来,换好之后,又是精心打扮了许久。

    如此这般,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她才穿着好、打扮好,下了楼。

    “大师,让您久等了,我们这就去看看吧!”姜清水笑道。

    “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