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二章 是不是有问题
    张三行虽然一开始被姜清水的美艳所惊住,但随后也镇定了下来。

    因此,此刻的姜清水虽然打扮的格外靓丽,但在张三行眼里,却也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他的心里,倒是一直想着叶紫。

    随后,姜清水带着张三行驱车前往房子所在地。

    约莫开了一个多时辰,两人才来到房子所在地。

    张三行一下车,四处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依山傍水,鲜花盛开,是个不错的好地方。”

    “呵呵,这个地方其实是我精心挑选的,也是我设计建造的。以前的时候我还准备把这里当作新家呢,可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才一直没来住过。”姜清水笑着回了一句,打开了房门。

    张三行进了大厅瞧了一眼,又看了看几个房间,觉得布局很不错,叶紫应该喜欢。

    “姜小姐,多谢了,这个地方我很满意。”

    张三行感谢了一番,问道:“不知这房子要多少钱?”

    “呵呵,什么钱不钱的?大师,你是我和我父亲的救命恩人,这套房子免费送给您。”姜清水回道。

    “呵呵,姜小姐,一码归一码。你还是说个价格吧,要不然我住着不心安。”张三行回道。

    “三百万吧!”

    姜清水随口说出一个数字,笑道:“我爸爸还有剩下的钱没有支付,这三百万就从那里面扣下来,你看如何?”

    “行!”

    张三行点了点头,笑道:“姜小姐,这个地方我很满意。你把我送回去吧,我收拾一番,搬过来住。”

    “现在就回去?你不歇一会儿么?”姜清水问道。

    “不用了,我还有事呢。”张三行回道。

    “恩,那行,我送你回去,等下再送你回来!”

    姜清水很是豪爽的应了一声,而后又带着张三行驱车离去。

    经过张三行的引路,两人又是花费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到了张三行原来住的地方。

    “大师,您住这儿的?”

    姜清水看了看自己眼前那个破烂的房子,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恩,我刚刚来这里不久,没啥钱,所以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

    张三行笑着应了一声,道:“姜小姐,你且在这里等等,我进去收拾一番。”

    说完,张三行急忙打开了租住房子的门,进去收拾了。

    姜清水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也跟着进去了。

    然而,当姜清水一进房间,便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叶紫。

    “大师,她是?”

    “我老婆叶紫,她身患重病,不能言语,姜小姐还请勿要见怪啊。”

    张三行并没有什么太多要收拾的,见了房东,支付了违约金。暗中摇了一番紫金铃铛,驱使叶紫的身体起了床,免得让姜清水生疑心。

    “你老婆?你结婚了?”

    姜清水一听这话,顿时一愣,心里莫名有股酸意上涌,仔细的打量起了叶紫。

    看了半响,发现叶紫好似没有神智,眼珠子都不会转动,好像是个木讷人一般。

    对于这样的情况,姜清水有些奇怪。

    微微想了想,伸出手,对着叶紫道:“你好,我叫姜清水!”

    “呵呵,姜小姐,我老婆因重病在身,对于外事,不是很灵便,你不用理会就是了。”

    张三行笑着应了一声,而后对着叶紫道:“紫儿,这位姜小姐是我的客户,这次我就是替她看相的。还有,我想你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了。那个东西,我已经有消息了。”

    说完,暗中朝着叶紫的背后轻轻拍击了一掌。

    被张三行一拍击,叶紫木讷的朝着外面走去。而张三行则背着个小包,挽着她的手一同出了门。

    姜清水听到张三行这般介绍叶紫,有些奇怪。

    而后看到两人出了门,跟了上去,心里暗道:“这个大师果然是非常人啊,不仅本事非凡,连对感情也是极为忠诚。这个叶紫应该是个类似于植物人,他竟然还能如此恩爱,丝毫不嫌弃?”

    在这一刻,姜清水更是高看了一眼张三行。有本事,用情深,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此刻,她倒是明白过来了。知道为啥这个张三行除了一开始见到自己,微微有些失态之外,自后就没有丝毫被影响了。

    在她看来,这个张三行必定是深爱着叶紫。要不然岂能对精心打扮的自己无动于衷,连句多余的闲话也不肯定多说,差不多完全无视自己。

    “哎,要是以后我也能找到像大师这般的老公那该多好啊。”

    想到和自己接触的那些男人,都是奔着自己美色而来,奔着自己身姿而来,奔着自己钱财而来,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感叹自己命运不好。遭受凌辱不说,连个好一点的真心男朋友都找不到。

    摇了摇头,姜清水带着杂乱的心绪跟在了叶紫和张三行两人的身后。

    “咦?”

    没过多久,姜清水突然惊疑了起来。而后更是擦了擦眼睛,仔细的看了看。

    可看了许久,姜清水一阵惊骇,浑身上下凉气直冒。

    “刚刚,刚刚那个叶紫的眼神是死寂的。她没有影子,她不是活人,是死人?”

    姜清水跟在张三行身后,却是惊骇的发现叶紫竟然没有影子,而张三行却有影子。

    见到这一幕,再联想到一开始看到叶紫那种茫然的神情,忍不住一阵颤栗。心里甚是有些惊惧,不敢靠近两人。

    张三行领着叶紫到了车子跟前,好像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不由得领着叶紫一起转了身。

    一看之下,却是看到姜清水愣在了后面。

    “姜小姐,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听到张三行问话,姜清水回过了神。

    而后她带着一丝害怕的神色来到两人跟前,暗暗用余光又打量了一遍叶紫。

    一看之下,发现这个叶紫虽然脸色看起来和常人差不多,但却没有丝毫表情,眼神暗淡无光...

    “没什么,就是走了会儿神。”

    姜清水看着枯白头发的张三行,皱了皱眉头。刻意从叶紫身边而过,用手触碰了一下叶紫的身躯。

    “这,冷的?”

    叶紫的身躯虽然有生机,也有许些温度,但相对常人来说,还是冰冷的。

    常人体温约莫三十七八度,但此刻的叶紫体温也就十度不到。对于这样的体温,想都不用想,姜清水自然能够判断出这个体温是什么含义。

    深深的看了一眼张三行,想到张三行特异的本领,想到张三行清澈的眼神中不带丝毫异光,很是纯净。她猛地咬了咬牙,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室,直朝院子而去。

    她想着,这个叶紫就算有问题,但绝对和自己家里的那些怨气不同,应该不会加害自己。

    且想着自己的命还要靠张三行解救,再加上一般不好的鬼东西白天是不能出来的。于是强自压制着恐惧感,带着自己心中认定的死人叶紫驱车而去。想等到了院子后,再问个清楚。

    张三行觉得姜清水有些怪异,和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同,连忙问道:“姜小姐,我怎么感觉你有些魂不守舍的,你是不是有事要做?要是你有事的话,那你不用送我们了,我们自己搭车过去。”

    听到张三行这话,姜清水安心不少。最少心里认定,这个张三行不会加害自己,要不然干嘛让自己离去?“没,没事。张大师,我没事。”

    “哦!姜小姐,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来来回回的跑了许多趟。等我空闲下来了,等我老婆恢复了,我夫妻俩定要好生谢谢姜小姐你了。”张三行笑道。

    “呵呵,大师您客气了,您对我有恩,我替您做这些事又算得了什么?倒是大师您,妹妹病得如此重,您还能至死不渝守护着她,你的这份感情倒是让我好生钦佩啊。”姜清水带着一丝探寻的语气笑道。

    张三行闻言,也没多想,笑着回道:“我和我紫儿乃是青梅竹马,从小就一起长大的....”

    “哦,是这样啊。”

    姜清水点点头,回道:“现在像大师您这样真情的人可真是少见啊,就我那几个同学,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不把感情当回事....”

    就这样,姜清水一边开车,一边和张三行闲聊,倒也解了许些寂寞和困惑,谈笑风声,原先那种害怕感也消散了许多。

    此刻的姜清水倒是发现,这个张三行为人的确不错,架子也不高,为人和善,很好相处。

    约莫谈论了两个来小时,车子复又开到了院子里。

    经过这么三番两次折腾,一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此刻也快到了五点。

    三人下了车,各自在大厅里坐了一会儿,歇了口气。

    这是,姜清水还是没忍住心里的疑问,对着张三行问道:“张大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什么问题?你说。”张三行笑道。

    “这....”

    姜清水犹豫了一阵子,看了看叶紫,猛地一咬牙,问道:“大师,你老婆叶紫是不是有些特别的问题?为何她没有影子?为何她的身躯是冰冷的?她是不是死....”

    说到这,那个人字,她始终没有说出来。说完此话后,她紧盯着张三行。

    咻!

    张三行一听这话,眼神一凝,紧盯着姜清水。

    而姜清水看到张三行这幅表情,更加认定了心中的想法。毫无惧意的看着张三行,看他如何回答。

    “呼...”

    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盘算了片刻,回道:“我紫儿只是暂时受到了及其强大的怨念入体,我暂时也没有办法彻底驱除,所以她才会这样。好了,姜小姐,这事儿你就不要多问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做好安排吧。”

    “不反对?不承认?”

    姜清水笑了笑,点头道:“恩,我是该回去了。大师,有空了,我再来看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