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五章 俩女的谈话
    当姜清水驱车来到张三行居住的地方时,此刻也到了晌午。

    姜清水下了车,提着大包小包,轻轻叩响了门铃。

    在屋子里听到门铃声的张三行见状,知道是姜清水来了,起身开了门。

    此番姜清水前来,乃是特意精心打扮了许久。

    一头乌烟靓丽的秀发高高挽起,显得高雅而又文静!淡妆素裹让她更是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尤其是此刻的她身穿一身天蓝色的衣裙,配上那水晶一般的高跟鞋,更是魅力十足,将傲然的身姿完美无暇的展现了出来。

    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素眉,小巧精致的巧嘴!

    张三行这一看之下,也是愣了愣。

    看着张三行愣在了门口,姜清水微微一笑,淡淡的呼唤道:“大师,大师!”

    “呃...”

    听到呼唤声,张三行惊醒了过来,脸色有些尴尬,不太敢看姜清水。

    过了半响,问道:“姜小姐,你提着的是什么?”

    “一些菜和几套衣服!”

    姜清水应了一声,闪身进了大厅。朝着叶紫点了点头,打了一个招呼。

    “我琢磨着这边很是偏僻,买菜啥的不方便,所以就顺便带了一些过来。还有,下午的宴会你也得换一身合适的服装,免得有些人因为服装的事说些难听的话语,瞧不起人。”

    将装衣服的袋子放在了桌上,笑道:“大师,你且穿上看看合不合身,要是不合适,等下我们再去重新买过。”

    说完,提着那些装了菜的袋子直朝厨房而去,“你们还没吃饭吧?正巧我也没吃,我这就做一点,我们将就着吃些...”

    张三行见状,无语的摇了摇头。而后也不搭理姜清水,坐到了叶紫旁边,随姜清水怎么折腾。

    叶紫虽然口不能言,身体不能动。但她依旧可以听到外人的话语,能够感知外人的表情。

    现在她见到姜清水这般打扮和言语以及动作,心神一动,淡淡一笑。

    随后对着张三行传音道:“三行哥,你应该有办法让我和姜姐姐说说话吧?我天天和你说话有些烦闷,我想和她说会儿话。你帮帮我,让我解了这些烦闷。而你,就做饭去。姜姐姐她带着妆,不太合适做饭。”

    张三行闻言,眉头一皱,回道:“可是可以,只是你不能和她说太多,且你和她有啥好说的?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吧?”

    “怎么没有啊?老公,你别啰嗦了,快点施法。前前后后我将近四年没和外人说过话,闷的慌。我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和她说几句就好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叶紫催促着道。

    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张三行也觉得有理。

    叶紫天天和自己说话,应该是有些烦闷了。

    想了想,笑道:“那行,不过紫儿啊,你真的不能说太多。要不然,你的神识思维很容易散乱的。到了那时,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恩,我知道了。”叶紫回道。

    听到这话,张三行也不再多言。

    跑到房间,取出朱砂笔,朝着叶紫的手心画了一道印记。

    双手连拍,结成一道道法印,印在了叶紫的额头。取出一张青色符箓,贴在了叶紫手心。

    “天魂移位,地魂常形,人魂主天地!”

    张三行高喝一声,手指端绿光闪耀,冲入叶紫的三魂当中,引导她的三魂改变气机。

    做完这些,他才取出一根红线,缠绕在了叶紫的手腕上。

    “紫儿,我怕你犯迷糊,所以给你限定了五分钟。五分钟过后,你的神识思维将会被我的符箓镇压终止。你就只能和姜小姐说五分钟的话,你可不能怪我限制你啊。”张三行收拾了一番桌子,笑着道。

    “呵呵,五分钟足够了。三行哥,你去吧,你可不准偷听哦,要不然我会不理你的。”叶紫甜甜的道。

    “你啊....”

    张三行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而去。

    姜清水看到张三行来到了厨房,很是惊奇,愣了愣,笑道:“咦?你怎么进来了?厨房是我们女人待的地儿,大师你还是先出去等会儿吧。”

    闻言,张三行笑着道:“呵呵,没事。姜小姐,我紫儿想和你说说话。不知你方不方便?”

    “你老婆想和我说话?”

    姜清水一听这话,心里一惊。大脑急速转了起来,盘算着叶紫想和自己说什么。

    过了半响,她才笑道:“大师,你前几日不是说你老婆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吗?她如何和我说话?”

    “没事,口不能言,但思维却可以交流。姜小姐,等会儿你将绑在我紫儿手上的那根红线绑在你手上就行了。你和她说话的时候,开口也行,不开口也行,只要你脑海里想着想说的话,我紫儿都能感受的到。”张三行笑道。

    听到张三行这么说,姜清水点了点头道:“哦,那行,我和她说说话。”

    说完,转身朝着大厅而去。

    “哦,对了,姜小姐,你每次和我紫儿说话的时候,都要握着桌子上的那个铃铛,摇晃三下。要不然,她无法将她想说的话告知你的。”张三行急忙道。

    “恩,我记住了。”

    姜清水应了一声,闪身来到了大厅。

    有些惧意的看了一眼叶紫,而后依照张三行的说法,将红绳系在了手上,摇起铃铛,问道:“叶妹妹,你找我有啥事?”

    叶紫得到红绳沟通,得到铃铛牵引,鼓动神识思维回道:“姜姐姐,你不要怕。我三行哥和我不会害你,我只是想找你聊聊天,并没有其他什么不好的想法。”

    “呵呵...”

    姜清水被叶紫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感受到姜清水的尴尬,叶紫笑道:“姜姐姐,我们都是女人。一个女人在什么时候最爱打扮,打扮的如何是有很多种意思。姐姐你今天的打扮有什么含义,我很清楚。

    记得几年前,我还特意精心打扮过几次去找我三行哥,可他就是一个榆木脑袋,啥也不知道。那时候,我还以为我三行哥压根就不喜欢我,害得我还难受了许久。直到后来,他才和我说喜欢我...

    姜姐姐,你是不是一直怀疑我是个死人?且那天你送我和我三行哥回来,你还问过他这事,当时他说我只是被尸气鬼气入体了。呵呵,他的说法也对,也不对。我确实已经死了,只是他施法让我的身体还有一丝生机,神识依旧可以和他说话。”

    姜清水听到这些话,默不做声。依旧静静的看着叶紫,听她说下去。

    她听到张三行说叶紫找自己说话,知道叶紫定然要和自己说这些事。今天自己这般打扮,只要是个正常女人,都能看出一些名堂。

    看到姜清水没说什么,叶紫也不在意,继续接着道:“姜姐姐,我是他的妻子。可我却没有办法履行我作为妻子的义务。我知道你心里也有些喜欢他。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喜欢,我这次找你说话,也就是想告诉你,我不计较这事。

    你要是能让他喜欢你,我求之不得。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如果你和他在一起,那你必须得替他延续香火。”

    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姜清水有些哑然。

    过了半响,她才问道:“叶妹妹,你的这些话,大师知道么?”

    “他?呵呵,他知道和不知道一个样。我和他说过好几次香火血脉的事,我没办法替他做这件事。可他总是不答应,所以没办法,我就懒得和他说了,直接找喜欢他的人说去。当然,若是你对我三行哥没意思,那你当我什么也没说。”

    姜清水深深的看了一眼叶紫,有些无奈的道:“叶妹妹,老实说,我的确有些喜欢他。毕竟他本事也有,对感情也是很忠诚,符合我以后老公的标准。可是我,哎。要是以前,我绝对会努力赌一把。可现在不行。”

    随后,将自己的遭遇给叶紫分说了一遍,到了最后,才很是无奈的道:“叶妹妹,如果我没那事,那不用你说,我自己都会去争取。可因为那事,所以我始终不敢太过了。”

    “是这样啊?”

    叶紫听到姜清水的遭遇后,先是同情的劝慰了她几句。

    思虑了半响,回道;“呵呵,想不到我头一遭和另外一个女人说这事,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姜姐姐,老实说,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和我三行哥在一起。但是他这家伙压根就不理会香火这件事。

    我怕因为我的关系,一直回避拖延下去。直至到了最后,没有挽回的余地。所以,你的事还是听天由命吧。我不会支持,也不会反对。我是他妻子,我自然要为他考虑最好的,这是我的本分。”

    “呵呵,叶妹妹,你和大师还真是一对啊。他对你用情至深,而你却为他谋划另外的女人。”姜清水笑道。

    “没办法啊,要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我岂会这样做?我还没傻到把我老公往外推的地步呢。”

    叶紫笑着应了一声,不再说这些话题了。再说下去,也没有丝毫意义。

    随后,又向姜清水聊了一些其他事,了解了一番外面的世界。

    当聊得差不多的时候,姜清水才笑道:“叶妹妹,不说了,我还要做饭去呢。”

    “呵呵,不用,我三行哥做的饭菜不错,你就让他做好了。再说了,你穿成这样,打扮成这样。若是进厨房,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叶紫笑着应了一声,看了看时间,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不能再说下去了。姜姐姐,祝你们下午玩得愉快。”

    说完,叶紫手心的那道符箓散发出蒙蒙光辉,封印了叶紫的神识思维,令得她无法再说话。

    而姜清水和叶紫聊了这么几分钟,倒也聊得心情不错。

    此刻的她也不再害怕了,看着叶紫愣愣的坐在了那里。更靠近了一些,抱着叶紫靠在了沙发上,不再管其他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