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六章 参加宴会
    在厨房忙碌的张三行丝毫不理会叶紫会和姜清水说什么,在他看来,管叶紫说什么,自己做自己的就是了,两不相干。

    考虑到有个外人也在这里吃顿便饭,张三行倒也没瞎折腾,正儿八经的炒了四个菜一个汤。

    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将近一个时辰。

    当张三行将炒好的菜端到了大厅的餐桌上时,姜清水仔细的瞧了瞧,笑道:“呵呵,大师,看不出来啊,你炒菜还有一手。虽然不知道味道如何,但最起码这个品色卖相看起来不错。”

    张三行闻言,笑了笑,放好碗筷,回道:“都是瞎弄的,你且尝尝。要是不合口味,等下出去吃,莫要勉强。”

    说完,来到叶紫跟前,解了禁法,撕下了符箓,抹去了手掌心的印记,让她依旧和原来一样。

    “铛铛铛,铛铛铛!”

    小巧的紫金铃铛在张三行的手中响了起来,随着声音响起,叶紫也是缓缓站起身体,坐到了餐桌上。

    而后,张三行紧挨着叶紫坐了下来,对着姜清水笑道:“姜小姐,吃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姜清水,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这时,叶紫的神识看到张三行的动作,有些不满的传音道:“三行哥,你真没礼貌。人家一个客人都没都筷子,你却先吃了起来。”

    张三行闻言,翻了翻白眼。

    捏了一下叶紫的俏脸,笑道:“这有啥好客气?又不是外人。”

    听到张三行这般说,叶紫很想敲打张三行一番。

    可是考虑到自己动不了手,气鼓鼓的道:“三行哥,我很想打你一顿,可是我动不了手,所以我先记着....”

    “.....”

    铛铛铛.....

    又是一连串急促的铃铛声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

    受到紫金铃铛的牵引,叶紫的小手也在不停的轻轻捶打张三行的胸口。

    约莫捶打了几分钟,张三行才停止了摇晃铃铛,笑道:“紫儿,这下满意了吧?你要打我,随时和我说,不用记着,我怕你忘记。当然,我没让你用力,怕你心疼我。”

    “.....”

    “没感觉!”叶紫甜甜一笑,回了一声,不再说话。

    “大师,你们在说啥?”

    姜清水听清楚了张三行说的话,但却无法听到叶紫说什么,很是纳闷。不知道好好的叶紫怎么会想着捶打张三行。

    “哦,没啥事。就是我紫儿说我没礼貌,客人都没动筷子,我倒先吃了起来。她不满意,想敲打我呢。”张三行随口应了一声,依旧吃了起来。

    “噗!”

    “哈哈哈....”

    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姜清水也是目瞪口呆。过了好一阵子,才捂着嘴笑了起来。

    “大师,你和叶妹妹还真是恩爱,好让人羡慕啊。”姜清水感叹道。

    “呵呵,我只是和她从小在一起长大,没什么忌讳和没什么不能说的,如此才显得比较恩爱罢了,这有啥好羡慕的?

    说起来,我紫儿还天天埋怨我,说我和她不能像正常的夫妻那般生活呢。好了,姜小姐,饭菜都快要冷了,赶紧吃吧。”张三行笑道。

    “嗯!”

    姜清水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细细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轻轻点头,赞誉一番。

    吃饭这个事,既是大事,又是小事,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和什么人吃。

    对于张三行来说,虽然叶紫没法吃,但只要让叶紫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吃。他依旧很满意,觉得很是踏实,因此吃起来也是非常舒坦。

    至于姜清水,她也差不多。

    和自己心动的人在一起吃饭,她自然也是很畅快。且看张三行这般性格,她倒也是知道不用刻意做出淑女之态,一切自然就好。

    如此,她的胃口也好上许多,心情也是极为顺畅。

    如此她倒是和张三行两人将饭菜吃的点滴不剩,心满意足。

    拍了拍平滑的腹部,姜清水满意的笑道:“呼,好久没这么自在的吃过饭了,真舒服!”

    “呵呵!”

    张三行轻声一笑,将桌上的碗筷收拾清洗了一番。

    做完这些,他才问道:“姜小姐,你说的那个什么宴会是几点?”

    “三点半开始,现在才一点,我们还可以歇息一会儿。吃饱了,不想动了。”姜清水靠在沙发上,有些慵懒的回道。

    “哦,三点半啊?”

    张三行点了点头,对着叶紫笑道:“紫儿,刚刚我在吃饭,现在也该到你了。”

    说完,他将叶紫抱起,平放在了沙发上。割破手指,朝着叶紫的口中滴入鲜血。

    约莫滴了十来滴,才停止了下来。

    见到张三行这般动作,姜清水皱了皱眉头,问道:“大师,叶妹妹每天都需要你用血来供养吗?别人的不行吗?”

    “别人的也行,除了少数个别的情况除外。只是我不想用别人的,我紫儿怕脏,她就喜欢我的。”张三行回道。

    随后,张三行也不愿多说什么,搂着叶紫半咪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缓缓的沉睡而去。

    见到这般情况,姜清水羡慕的看了一眼叶紫,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而后也半眯着眼睛,睡了过去。

    如此这般,约莫过了一个来时辰,姜清水才醒转了过来,叫醒了张三行。

    “大师,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去换下衣服,我们该出发了。”

    “哦!”

    张三行应了一声,拿起桌上的衣服,朝着房间而去。

    约莫过了几分钟,换好衣衫走了出来。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以往的时候,张三行都不注重穿着,此番换了一身礼服,整个人显得精神不少。俊朗的面容在衣装的衬托下,更是显得飘逸出尘。

    姜清水见状,也是愣了一会儿,眼神中流入出一丝迷恋。

    过了半响,姜清水面带尴尬的神色,笑道:“大师,我想麻烦你一件事,不知大师....”

    “什么事?你说吧。”张三行笑道。

    闻言,姜清水看了一眼叶紫,半红着脸道:“大师你也知道,这些个聚会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参与的。他们那些人不比大师您这般好说话,很是难以应付。

    所以稍后我希望大师冒充一下我男友的身份,免得他们那些人说些闲话,或者眼高于顶,说些不客气的话。”

    “冒出你男朋友?”

    张三行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不言不语。

    叶紫倒是知道张三行在犹豫什么,传音笑道:“三行哥,没事,你答应她就是了。所谓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姜姐姐对我们也算是有心了,她这点小事对你来说也就是举手之劳,没什么大不了的。”

    “紫儿,这不太合适吧?我们才是夫妻呢,要是我冒充了这么一个身份,那对你岂不是不公平了?”张三行回道。

    叶紫闻言,笑道:“反正你的人,你的心都在我身上。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

    “哦,紫儿,你倒是巴不得把我推出去啊。”

    张三行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将叶紫抱到了房间,放在了床上。

    做完这些,张三行出了房间,对着姜清水笑道:“行,这事儿没问题,我答应你了。”

    听到张三行答应了下来,姜清水知道是叶紫开口了,笑道:“多谢大师了。”

    随后,两人一起出了门,驱车朝着宴会方向而去。

    车子开了一会儿,张三行问道:“姜小姐,参加这些宴会的都有那些人啊?”

    听到发问,姜清水摇了摇头,回道:“不清楚,这次宴会和往常有些不同。说是什么高人聚会,有些特异的本领。不过依我看来,也都是那些.....”

    说到这,姜清水没有说下去了。她知道,张三行肯定知道自己话里的意思。

    张三行一听这话,眉头一皱,但什么也没说。

    见到张三行这幅表情,姜清水觉得有些奇怪,暗道:“难道那些人还真有一些名堂?要不然大师怎么会有如此神色?”

    心里有了许些疑惑,想问张三行,但也不知道怎么问才好。毕竟人还没见着,能问个啥?

    车子飞速约莫开了半个来小时,这时也到了宴厅酒店门口。

    这个酒店颇为豪华,有专门宴会的场所、有专门住宿的场所、有专门供人玩乐的场所等等。

    张三行打开车门,正欲下车进去。

    这时姜清水却是急忙阻止了他,笑道:“大师,您是世外高人,可能不太清楚宴会的规则。现在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左右呢。”

    “十五分钟?这有什么关系?”张三行很是纳闷的问道。

    在他看来,提前十几分钟不是正常吗?如此一来,反而可以显得有教养,懂得尊重召开宴会的主人家。

    知道张三行不懂这里面的头头道道,姜清水也乐得为其解惑,笑道:“大师,这种宴会,迟到那肯定是不行的,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摆架子,不屑参加。如此,也就自然会引起人家的反感。

    但若是我们提前去了,这样也是不好。或许在人家心里,不仅不会觉得我们有什么教养,反而还会觉得我们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大场合。这样的话,反而会让别人低看我们一眼。

    大师,这些个人头头道道非常多,一个没留神,也就可能引来笑话,受人鄙视。用通俗一点的话语来说,这些人显得很是虚伪,没有一丝坦然的心里,都是从门缝里看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