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章 重色轻友
    出了包厢,姜清水带着一丝歉意道:“大师,真是对不起,没想到刚刚会发生那样的事。”

    “呵呵,没事,你不用在意了。”

    张三行淡淡一笑,想起青阳散人的诡异,连忙低声道:“姜小姐,你最好不要和那个青阳散人打交道,能避开他就避开他。这人有些奇怪,不比另外三人。

    他修习的秘术好像是养鬼驭尸法门,很是邪恶。且我模模糊糊感应到他身上有一缕鬼气和尸气,或许他和你家里那个鬼尸有扯不清的关系也说不定。”

    “他和我家里的那个东西有关系?”

    姜清水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这连日来,她依照张三行的指点入睡。虽然要比以前好上许多,但却总是在半夜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渗人无比。要不是在及时关头,张三行送给她的符箓发威,镇压住了这些东西,恐怕她早就崩溃了。

    “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姜清水问道。

    张三行紧闭双目,仔细回忆起了当时的那种感觉。

    过了半响,凝声道:“那些鬼尸就算不是他亲手培养的,但也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或许,他和那帮养鬼尸的人很熟悉。

    我对那些鬼尸气息有独特的查询法门,这个青阳散人身上虽然没有鬼尸正宗的气息,但却有相似的气息,想来他应该是那些人背后撑腰的存在。”

    说到这,张三行停顿了一下,打趣道:“姜小姐,刚刚我看了一下众人的面相,发现有那么几个人对你有不怀好意的念头,你可要注意些。不要让他们钻了空子,白白受了他们的污辱。”

    姜清水闻言,苦笑三声,回道:“大师,这事就算你不说我也清楚。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办法,那些人都是那个德性。我虽说不上可以和西施貂蝉媲美,但也算得上样貌出众。他们要是不对我怀有歹意,那还真是奇了怪了。”

    “呵呵,你自己知道就好。”

    张三行轻笑两声,也不再多说什么,从宴厅旁端起一杯红酒,在大厅里转了起来,静看那些年轻男女跳动舞姿。

    姜清水见状,心神一动,笑道:“大师,要不要我跳一段舞给你看?”

    “不用了,我承受不起。”张三行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

    看到张三行这般干脆拒绝,姜清水颓废不已。

    想着自己刚刚鼓起一丝勇气,主动要为他跳一段舞,可人家压根就不愿意看,这令得她很是受打击。

    姜清水刚想说些其他的,想和张三行再聊聊别的,增添一些情分。这时,一位穿着暴露的女人走了过来。

    此女约莫二十四五岁,面容及其妖艳。虽说比姜清水差了那么一些,但也基本上属于问天下群芳,谁与争艳的存在。

    至于她的穿着打扮,差不多和没穿衣服一个样,将那惹火的身姿凸显的淋漓尽致。

    该露的全露,该隐的也露一大半,在那隐隐约约之间,更是显得魅力十足。让人一看,血脉喷张欲霸不能。

    张三行一见此人,暗道晦气。

    他对女人有种特别的选择,不喜欢这种张扬暴露的,偏爱那种乖巧的。其中,他心中的叶紫就是极致代表。

    就算是稍微暴露一些,最起码也得要和姜清水这般,靠得是女人独特的气质散发魅力。而不是依靠基本上不穿衣裙,靠这种**裸的诱惑吸引外人。

    像此女这种打扮,外人一见,脑海中想到的第一样事物,绝对是一张柔软的香床......

    而姜清水这种打扮,外人一见,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件事物,绝对是想和她来一场浪漫的约会,而不是直接想拥有她。

    此女一见姜清水,移动莲步来到姜清水跟前,带着娇滴滴的语气道:“姜姐姐,你怎么才来啊,我们姐妹都等你好久了。”

    姜清水闻言,眉头一皱。

    此刻的她,最是不想有人打搅自己。

    一看到眼前这位妖艳的女人,姜清水心里也是一万个郁闷奔腾呼啸而过,极度不爽。

    但不爽归不爽,此女来历非凡,乃是赫赫有名的交际花,周旋在这些富豪们之间,深得这些富豪的喜爱。

    “呵呵,是艳柔妹妹啊,好久不见了。刚刚有些堵车,所以来晚了。”

    随口应了一声,对着张三行介绍道:“三行,她是李艳柔,我的好朋友。”

    说完,又对着李艳柔道:“我男朋友,张三行。”

    “啥?你男朋友?”

    李艳柔闻言,倒是细细打量起了张三行。

    无奈张三行对她颇有反感,眉头紧皱不止。

    姜清水一见此状,料定这个张三行应该很是讨厌这种打扮,当下心里有了计较。打算回到家里,好好的看看自己那些衣服里面有没有这种的。要是有的话,赶紧找出来扔了,免得不知不觉坑了自己。

    李艳柔看了半响,很是客气的笑着道:“姜姐姐,你男朋友真不错,够帅,气质也是极好,和姐姐你可以算得上绝配了。”

    李艳柔乃是交际花,自然懂得如何说话了。

    猛地夸赞了一通之后,笑道:“姜姐姐,我们几个姐妹正在等你呢。要不我们先过去说会儿话,让你男朋友在这里玩会儿,等会儿你再来陪陪他?”

    姜清水闻言,心里直骂李艳柔混蛋,没事乱找麻烦。她是一百个不愿意就此离开,可又不好拒绝。

    微微收拾了一番不爽的心绪,笑着看了一眼张三行,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道:“三行,要不我先去和姐妹们说说话。你在这里转一会儿,等会儿我来找你行不?”

    “恩,没事,你去吧,不用管我。”张三行笑道。

    然而,李艳柔见到这一幕,却是夸张的笑了起来:“哎呦呦,姜姐姐,你倒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我们姐妹了。现在我们姐妹想和你说说话,你却还要征求你男朋友的意见,重色轻友...”

    姜清水闻言,丝毫不以为意,怪怪的笑道:“那是当然了,男朋友是以后要过一辈子的。姐妹嘛,肯定不能过一辈子。对我来说,男朋友肯定比姐妹重要了。”

    “.....”

    李艳柔看着姜清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惊得说不出话来。

    对于她的这番话,在李艳柔看来,以前的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最起码不会在自己面前这般说。

    “看来姜姐姐是坠入爱河,难以自拔了。”

    到了此刻,李艳柔也不得不这么想了,深感爱情的魅力果然无穷,不可小视,可以随时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想法。

    想了想,李艳柔笑道:“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了。又不耽搁你一辈子时间,哪有你说的这样啊。”

    说话之间,拉着姜清水朝着一个包间而去。

    “呼....”

    看着李艳柔终于消失在了自己眼前,张三行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而后,放下手中的酒杯,朝着门口而去,透透风,散散气,免得闷坏了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