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一章 逼良为娼
    穿过熙熙攘攘的宴会大厅,张三行来到大堂门口。

    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他的心绪也是有些压抑和沉闷。

    对于自己父母的过往,对于他们曾经的事,对于他们为何会双双惨死在阴山。对于爷爷前去救援为何会被打得道行跌落,这一连串的问题本来就一直盘踞在张三行的脑海深处。

    刚刚紫阳道长在不经意之间说出了自己父母的名号,这更是令得张三行心里一阵惊骇。像是掀起了滔天骇浪一般,久久不能平复。

    “哎....”

    想了许久,想到自己村子里的那个黄尸还没抓住,那些养鬼尸的人也没抓住,张三行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心里很是想找个办法将紫阳道长抓起来,逼问他告诉自己父母的事。

    可是这种想法一涌上心头,他又无奈的压制了下去。

    对于紫阳道长,张三行自问若是放开手拼命,还是可以将他击杀。但要是生擒活捉,目前几乎没那个可能。

    想到自己爷爷遗书说的那般郑重和谨慎,张三行也不敢冒险行事。也怕一个不好自己遭殃是小事,连累了叶紫倒是大事。

    毕竟叶紫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须得日日夜夜用精血供养,须得用符箓去驱使,不能自主。

    “轰隆隆,轰隆隆!”

    这时,外面阴沉的天空响起了阵阵暴雷,声震千里,浩大无穷。

    哗啦啦,哗啦啦!

    暴雷刚刚响起,倾盆大雨也是立马从天而降,来的及其迅猛和浩大。

    大雨被清风吹过,拍打到了宴会大堂门口。

    张三行见状,摇了摇头,苦笑两声,暗道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还得进去避雨。

    没了办法,转身又朝着宴会厅而去。

    “死丫头,大爷我看上你,这不晓得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还竟敢推三阻四?”

    就在这时,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

    一位红光满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在通往宴会厅的途中怒骂着,火气甚大。

    从大厅门口到宴会厅也有一两百米的距离,曲曲折折。因此这个男子的骂声虽大,但也没有影响到那些参加宴会的人。

    “贱人,你不就是想要钱么?哼,别和我装的这么清纯。今晚你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这个中年男子怒骂几声,火气上涌。

    张三行听到声音,不欲多事,反正和自己没关系,管他们怎么搞。

    头也不抬,依旧朝着宴会厅而去。

    这时,一道清丽的声音在他耳旁旋绕着,带着满是哭腔的语气哀求道:“李老板,我只是来这里打暑假工的,我不是那些小姐啊,您就好心放过我一回吧。”

    这个女人约莫十七八岁,长的倒是颇为清纯,眼神清澈。但此刻她那俏脸上却满是恐惧的神色,战战兢兢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泪流满面。

    在这个少女旁边,还有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打扮的倒是花枝招展。此人乃是这个酒店的工作人员,专门为顾客提供安排一些特殊服务。

    此时,只见得她也是开口陪笑道:“呵呵,李老板,小倩的确只是个打暑假工的,她并非是我们这里的小姐。李老板,要是您需要,我这就给您安排几个。”

    然而,那个李老板听到小倩的话语后,很是愤怒。

    “啪!”

    一个巴掌甩到了小倩的脸上,将小倩的脸暇打得通红:“你不是小姐?你只是打暑假工的?呵呵,还在我面前装纯?来这个酒店当服务员的,谁心里不是想着攀上枝头当凤凰?.....”

    这个李老板似乎喝了比较多的酒,火气甚大,且满嘴脏话连篇,各种污秽的言语在他口中传出。怒骂着小倩,连带小倩的父母亲人也被怒骂了进去。

    酒店的工作人员也不敢和李老板顶嘴,更不敢替小倩讨个说法。只得一脸陪笑,劝解小倩。尽说些让她不要惹怒了李老板,好生服侍李老板,以后必定大福大贵之类的话语。

    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她心里很是清楚。今天这个小倩是服侍李老板也得服侍,不服侍也得服侍,逃脱不了。

    毕竟李老板颇有钱财,颇有名望,不可小视。他看上的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哪里还有不成事的道理?

    但是小倩怎么可能会依从?想反抗,压根没机会,反抗不了。因此她只得一味哀求,不敢有丝毫怠慢。

    李老板对于小倩的哀求,压根置之不理。一把抓住小倩的手臂,拉着她就走。

    看这势头,这个小倩稍后是难保不被玷污,遭人羞辱。

    本来不打算理会这件事的张三行听到小倩的声音后,有些惊疑,有种熟悉的感觉。

    随后,猛地转过头颅,看到了小倩的模样。

    一看之下,也是又急又怒。连忙朝着李老板方向走去,要将小倩给解救下来。

    这个小倩和张三行并不是没有干系,而是相处了蛮久的人。她乃是张三行前时房东的大女儿王倩,以前倒也经常打交道。

    且要不是顾忌叶紫住的不舒服,张三行也不会搬离那个破烂的房子。毕竟那个房东夫妻俩也挺好说话,人很随和。

    然而,由于双方的距离到底是有一些,再加上李老板性子急。因此他倒是拉扯着小倩走了不少路,来到了酒店住楼部前台。

    这些在住楼部的保安和工作人员见到这一幕,皆是轻笑了起来,并没有太过多问。

    他们这些人都是老油条,这等场面见得多了。

    在他们看来,这个小姑娘现在拼命哀求反抗,稍后自然会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变得小鸟依人,百依百顺,直把李老板当作财神爷来看待了。

    在他们眼中,只有那么极少数几个才是真正的贞烈之人。

    且站在柜台两旁的礼仪小姐还更是眼露羡慕的神色,很是羡慕小倩被老板看中了,有机会成为老板的情人。

    毕竟正如李老板所言,来到这种酒店打工的,哪有几个是正经人家?大多数心里还不都是盼望着被一些高官富贾看中,充当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