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七章 画画
    “我是你妻子,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能替你延续香火,这是我的本分没有做到,我妈妈也会怪我。现在姜姐姐如此说,因此我也想看看一次荒唐过后会不会有结果。

    当然,我也没那么大度,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彻底抢走。但我也没那么小气,我有自己的缺点。我允许你有一次可以为所欲为的权利,你看着办吧。”

    张三行闻言,点了点头。转向看着紧咬牙关的姜清水,看着她动人的脸庞,看着她雪白如水一般的肌肤,看着她....

    此刻,张三行的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浑身很是燥热,问道:“姜小姐,你不后悔吗?”

    姜清水一听这话,顿时一喜。她知道定然是叶紫说话了,要不然张三行是绝对不会说这话的。

    连忙回了一句后悔什么?而后环绕张三行腰间的双手一松,解开了.....

    张三行见状,亲吻了一番叶紫冰冷的嘴唇,而后才和姜清水相拥了起来。

    不出片刻功夫,两人彻底缠绵在了一起,沉沦其间,不知外事。

    叶紫的神识思维此刻并未刻意陷入沉睡,而是带着一脸笑意和爱意看着张三行。至于姜清水,她只是带着一脸莫名的神色笑着看了两眼,并未再做理会。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了,张三行和姜清水才同时长出了一口气,心满意足。

    姜清水双目含春,一脸爱意看了一眼张三行,微微休息了十来分钟:“三行,你是我心里真正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最后一个男人。我们虽然只有这一次缘分,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说完,穿好衣衫,带着一丝站立不稳的身子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张三行见状,一阵心疼。连忙扶住了她:“要不,你就在这里歇息一晚吧?明天再过去。至于你家里的那些布置,我在这里施法,替你转换一下气机就好了。”

    “不用了,三行!”

    姜清水笑着摇了摇头,扑在了张三行的怀里,感受了一番温暖:“相濡以沫,相忘江湖。你有这个心,我已经满意了。”说完,踮起脚尖,吻了一番张三行,直接远去。

    “姜......”

    张三行张了张口,但却并未喊出口,而是低声道:“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说完,转过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叶紫。对着她的神识思维道:“叶紫,我....”

    “呵呵,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要是我不同意,我不开口,你敢这样吗?”

    叶紫笑了笑,回道:“三行哥,我喜欢看着你心满意足的神色,我喜欢看你时刻处在快乐当中。可是我以前都看不到,现在我看到了,我也同样心满意足了。我期待我能够快点活动身体。而后由我来照顾你,而不是让其他人代替我。”

    说到这微微顿了顿,接着道:“三行哥,我再给你一个时辰回忆。一个时辰之后,你洗去全身痕迹。而后我们好好的休息一晚,不再理会其他事,也不再修炼尸道秘法。

    当然,姜姐姐也是个苦命的人,虽说我以后不会同意你碰其他任何女人,但这个女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为我第一个服侍了你,我也没那么狠心,让你们彻底一刀两断。当然她说的那话,我也不去反驳,谁让我也是女人呢?嘻嘻,你们之间,看缘分。不过三行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极力撮合她服侍你吗?”

    “为什么?”张三行问道。

    “因为我有一种感觉,很奇怪的感觉,自打我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有这种感觉。”

    叶紫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道:“三行哥,我感觉她以后既是死了,又是永生。既是和我们毫无关系,又是我们的亲人。很奇怪。

    好像她的灵魂将会发生一种莫名的变化,会和我们有纠缠,会对你有极大的帮助。我不晓得这个感觉从哪里来的。

    但既然有了这种感觉,再加上她的确很漂亮,很有魅力,人品也是极好。我让你拥有她,对你来说也是很好。所以,我才不反对这事,反而极力撮合。”

    “......”

    听到叶紫说得莫名其妙,张三行很是无语。

    “紫儿,我身上的痕迹,今天就不用洗掉了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走的是人道,我走的是尸道,我以后注定是要成为尸王那种存在。

    人尸两道不同路,生死轮回两相隔。我和她应该是没有机会再发生交集了,毕竟她是人。等我体内最后一丝生机彻底转换之时,我也就断了人的因果了。”

    叶紫闻言一愣,细细的考虑了起来:“好吧,你说了算,谁让你是一家之主是我老公呢?不过呢,你身上带有她的味道,你不许对我太过无礼了。其他的,不限定。”

    “嘿嘿!”

    张三行闻言,嘿嘿一笑,一把搂着叶紫的身躯,缓缓沉睡而去。

    今天他在酒店斗殴,颇为消耗体力,因此他此刻也是很疲惫。

    叶紫的神识看到张三行很快就沉睡了过去,看到张三行脸上的伤痕,心里一阵悲伤。有心伸手抚摸一番,但却没有能力。叹了一口气,封了神识思维,沉睡而去。

    而姜清水回到自己的家里后,看着空荡的家愣了愣,随后带着满脸甜蜜的笑容轻笑了起来。撤去了原先的布置,拿起画笔和画纸,回忆着张三行的模样,回忆着刚刚缠绵的情景,专注的画了起来。

    她要用这种方式将美好永远停留在心间,她要用这种方式永远使得自己充满快乐和甜蜜。

    然而,就在她专注画画之间,她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放在桌子上的符箓光芒大盛,直朝一个暗处冲去。

    在那暗中,有一位人影,是个女人。她朝着那些冲来的光芒挥了挥手,将之全部打散。

    她虽然周身都散发冰冷的气息,寒人冻骨。但她却是长的极为妖艳,一瞥一笑都能勾魂夺魄,使人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仙女不足以形容她那完美无暇的俏脸,魔女不足以形容她那傲然挺拔而又美妙万端的身姿。或许,这个世上已经找不到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此女了。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姜清水,自言自语道:“这个人倒是不错,有痴心情意,有自主见解,有赤子诚心。或许我灵魂不足的问题,倒是可以和她融合,让她的灵魂和我的灵魂合在一起。如此,我便可以完美了。而她这么一个佳人,也不至于死的干干净净。”

    说完,留了一个印记,化作一阵风彻底消失不见,好似完全没有来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