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十八章 好威风,真男人
    这位将军模样的人物看了看浸泡在酒缸里面的鬼尸孩童,双眼精光四射,喜气洋洋的道:“各位大师,这段时间以来我总算是见识到了各位大师的超凡手段了。”

    这位将军原本久战沙场,浑身上下有不少伤痕,烙下了严重的病根,面容枯槁,皮肤皱密。

    可自当他饮过这些尸酒后,白发变烟发,脸色红润,皮肤甚是光滑。

    面对此等情景,见到自己好似返老还童一般,由原来接近六七十岁变成了现在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他大为欣喜。

    “呵呵,慕容将军,你身居高位,身受皇气庇佑。因此你原本的寿元最起码也应该会有九十开外。此刻虽说你的样貌年轻了不少,但寿元实则却没增加多少,也就那么三五年罢了。”

    青阳散人捋了捋三寸长须,笑道:“慕容将军,这么些时日以来,你也见到了培养这些鬼尸的难度。知道培养一个鬼尸需要花费多少精力,知道酿制一杯原浆需要多少心思。。

    然而,要想更好的转化寿元,增加寿命,还须得吃这些鬼尸的血肉不可。因此我希望你能够大力支持,辅助我炼制鬼尸。如此你既可以得到更多的寿元,而贫道也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如此两利之事,还望将军全力协助啊。”

    这位名叫慕容的将军闻言,连忙笑道:“呵呵,青阳大师您放心。这事儿你尽管放开手去干,至于其他层面,我来替你排忧。大不了我换了那个省知府就是了。当然,至于那些特殊时辰的孩童,我也会令人去大力寻找,保证让大师您满意。”

    说到这,慕容将军忽然想起一件事,接着道:“青阳大师,虽说我能够把控整个湘西,但也有几个人例外,不受我控制。比如说那个省御史,他就不受我掌控,属于龙炎大帝直系。因此还请大师见谅,尽量避开他们的耳目,免得麻烦。”

    “恩,这事儿我心中有数。”青阳散人眼神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淡淡的回道。

    说完,他扫视了一番其他的道人,嘱咐道:“抛开那些已经大成了的几个鬼尸外,还有几个处在蜕变的关键时刻,这段时间你们要好生照料。还有,那几个大成的鬼尸,你们须得日日夜夜用精血喂养,要保证尽快凝结尸丹。

    这几天过后我有些事来不了,因此你们务必要小心行事。没事的时候这段时间不要随意出去,也不要招惹其他什么人,凡事等我回来之后再做定夺....”

    “是,师叔!”剩下的几位道人皆是齐声回道。

    “恩,你们知道了便好!”

    青阳散人点了点头,而后依旧默坐不语。

    在屋子外面的张三行布好大阵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笑着看了看自己布下的大阵,料定只要屋子里面没有超级高手,定然难逃镇杀。

    “哐当,哐当!”

    张三行甚是嚣张的一脚踹开木门,抬手之间朝着里面抛出数张金刚镇魂符。

    “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便是冤孽了结,报应不爽之时,老杂毛,都给小爷受死吧!”

    张三行的符箓对于普通人来说,没啥实质性的效果。可对于同样会异术的高手来说,却会有极大的伤害。

    毕竟会异术高手的“天地人”三魂和平常人的“天地人”三魂大不相同,符箓对于这些变异的三魂会造成及其强大的伤害。

    若是张三行以目前的实力要想用异术对付普通人,那只有一个办法,招引万尸来对敌才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张三行之所以会如此嚣张的踹开大门,正是因为他清楚屋子里面的那些人都是异术高手,但却都没有自己本领大。

    要不然,那些鬼尸培养了这么多年,早就凝结好尸丹了。

    且依照张三行在姜清水家里的那些怨气判断,这些异术高手比自己差远了,基本上一张符箓便可灭杀一个异术高手。就算杀不了,最起码也能将他们打成白痴,剿灭三魂。

    “咻,咻,咻!”

    随着张三行数张金刚镇魂符抛出,原本漆烟的屋子瞬间被照亮。

    张三行双眸扫射之下,发现了屋子里总共有八个人,一人乃是常人,一人乃是自己先前认识的青阳散人。另外六人在张三行眼里,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此刻的张三行比前几日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早些时日,张三行或许还不会如此嚣张。

    但现在不同,他和心爱的叶紫阴阳相合,完成梦寐以求的夙愿,心神通达,尸法大增。

    再加上他无形中汲取了叶紫大量的纯阴之气,沟通了叶紫沉淀在体内还未消化完全的地气生机,凝补了无尽寿元,精炼了尸法秘术。

    且他内心还想着在叶紫跟前显露一把,想让叶紫看看自己的真本事。想让叶紫知道自己乃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是属于真正的青年才俊。

    有了这些种种因素,他才如此嚣张,不把这些高手放在眼里,一脚踹开大门,杀了进去。

    在他扫视之下,却是发现也就那个慕容将军和青阳散人对自己有些威慑力,其他人就和没有一样。

    在暗中观看的叶紫和姜清水见状,也是一阵哑然。

    “大师不愧是大师,果然厉害,行事风格都和常人不一样。”

    姜清水带着一脸崇拜的神色,喃喃自语道:“这才是真男人,要是偷偷摸摸杀进去,那还算啥男人?没英雄气概,没有男人威风....”

    姜清水好不吝啬对张三行各种赞美,心里崇拜不已,好似花痴一般。

    其实这也是她太过喜欢张三行,认为张三行怎么做都是对的罢了。

    要是张三行此刻偷偷摸摸杀进去,估计她也定然会同样赞美张三行。称他谋略过人,智慧无双,神勇无边,取舍有道。

    一旁的叶紫听到姜清水这些话,瘪了瘪嘴,她倒是知道这完全是姜清水爱屋及乌的表现。

    知道只要是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做出任何事情,自己都会去盲目的赞扬,内心充满了崇拜感。只有对,压根就没有错。

    虽说叶紫内心也是比较激动,她也同样有这种心理,但她稍微好那么一些。或许旁边没有姜清水,她也会如此称赞张三行。

    “姜姐姐,三行哥此举也不过是想在我们前面显摆罢了,没啥了不起的。”叶紫淡淡的道。

    姜清水闻言,皱了皱眉头,笑道:“叶妹妹,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认为大师是真男人,本事极大,是了不起的英雄。”

    “......”

    叶紫见状,莞尔一笑。

    知道这时候和姜清水说不通,当下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紧张的注视着张三行那边,一双凤目光芒四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