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章 放冷枪(求支持)
    远处暗中观战的姜清水看到张三行被慕容将军追着打,心都悬了起来,担忧不已。整个人急得团团打转,生怕那个慕容将军会给张三行带来什么伤害。

    叶紫见状,虽然也很是担忧张三行,但看到姜清水这般焦急,她心里微微感动。觉得姜清水是真的太过在乎张三行了。于是连忙劝慰,让她不要担心。

    姜清水想了想,知道自己一个女的跑过去也没用,肯定打不过他们。

    正值忧心之际,她忽然想起身上带了一件东西,可以帮助张三行。

    想到这,心里一阵大喜,而后连忙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紧张的对着快速移动中的慕容将军瞄准了起来,准备放冷枪,将他击杀。

    姜清水乃是顶级富豪的女儿,不比平凡人家,自然接触过枪支。

    且自当她发生那件屈辱的事情后,也花费过不少苦心练射枪法,防卫自身。

    现在的这把枪是她前几日特意弄来的,自当和张三行缠绵过后,她几乎将自己整个心神都交给了张三行。

    料定日后张三行去灭那些鬼尸,保不定会有许些难处。于是通过关系搞来了一把精致的手枪,以防万一。

    现在她见到场中局势对张三行颇有些不利,连忙掏出了枪。

    叶紫见状,也是震惊当场。

    她倒是没想到身上姜清水竟然还带着枪,且看姜清水握枪的手势,估摸着她的枪法定然不俗。

    “清水姐姐,你...”

    姜清水闻言,头也不回的道:“我以前练过枪法,这把枪是那天宴会过后,我让我爸给我弄来的,以防万一。”

    “哦,原来是这样啊。姜姐姐,你倒是有心了。”

    “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

    姜清水回了一声,而后目不转睛的盯着移动中的慕容将军,要将他一枪击毙。

    至于那些道士,他们虽然没有快速移动,不过姜清水却不敢针对他们,怕自己的枪法对他们无效。毕竟他们是高人,难保没有对付枪支的道法。

    在大战中的青阳散人看到张三行快要被慕容将军全面压制下来,心里很是舒畅。

    且他催动的那几个鬼尸也是不可小视,数个面目惨白张牙舞爪光溜溜的孩童,鼓起一阵阵烟云尸气,朝着张三行席卷而去,狞气十足。给张三行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张三行不想对这些鬼尸施展杀手,想等下生擒活捉,让叶紫吸收他们体内的生机地气。因此他也是连连闪避,应付的颇为艰难。

    “上清灭神符,紫阳金刚符,七阴鬼煞符,爆!”

    张三行取出三张青色符箓,望空一抛,大喝一声。

    顷刻之间,这三张符箓立马爆散开来,发出无量青光,朝着那些道士席卷而至。

    于此同时,他也是连连催动体内的尸气,吞噬那几个道士。

    “尸尊冥戒,唯我独尊!”

    看到自己施法之间,青阳散人趁乱携带桃木剑杀来,张三行心里有些惊骇。

    这个青阳散人此刻这一招不可小视,若是被他击中,难保三魂不会被他打散。

    当机立断,催动尸道至高圣物尸尊冥戒防身,抗拒青阳散人的道法。

    “玛德,该死的混蛋!”

    张三行甚是恼怒这个慕容将军,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岂会被搞的这般狼狈?

    这个慕容将军不管人品如何,他的实力到底是不俗,乃是顶尖的高手。擒拿手段千变万化,直把张三行压制的颇为狼狈。

    且他手中还有数道威力不俗的符箓,若是慕容将军把这些符箓贴在了张三行身上,张三行也会受到符箓影响,行动会迟缓下来。

    “好机会!”

    一旁紧张注视场中情况的姜清水,突然看到慕容将军正巧到了自己枪口正前方,顿时大喜,冷笑连连:“你个该死的混蛋,竟敢对我老公出手,我要你死。”

    “蹦,蹦,蹦!”

    抓住了一丝机会,姜清水毫不犹豫朝着慕容将军连开三枪。

    一枪打在了慕容将军的右臂,一枪打在了慕容将军的胸口下方,最后一枪顺利的击中了慕容将军的心脏。

    众人听到枪声响起,先是一阵狐疑,而后纷纷跳了起来,高呼道:“不好,有埋伏!”

    话音一落,这些道士纷纷合在一起,大呼道:“推天,演地,查万物!”

    此刻的他们想要找出暗中埋伏的人在哪个地方,而后自己也好防备冷枪。

    至于那个慕容将军,被击中三枪,立马身死当场。

    青阳散人见到慕容将军身死,料定不好。连忙掏出一把短刀,割向了手腕,将鲜血挥洒而出,高呼道:“普天应雷,元化显圣!”

    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烟暗的虚空此刻响起了一道道炸雷,震聋欲耳,响彻天际。

    “哼,青阳牛鼻子,在我面前也想施展驭雷术破开大阵?”

    张三行见到对方的动作,冷笑连连。

    将手中的背脊骨望空一抛,高呼道:“大道四九遁其一,生机无限尸道存,急急如律令,封!”

    “咻,咻,咻!”

    张三行闪过身形,借助尸尊冥戒之力,封住了青阳散人的驭雷术。

    随后丝毫不迟疑,符箓一张接着一张贴在了鬼尸身上,贴在了那些老道士的身上。

    “三魂散,七魄裂。”

    抬手一指,乌光迸发。片刻之间,张三行便将其余道士的魂魄打散。

    “青阳散人,今日你是在劫难逃了,哈哈哈。”张三行得意的大笑道。

    此刻的张三行丝毫不急,觉得反正可以压死对方,于是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把戏。催动尸气,慢慢吞噬对方,折磨对方。

    青阳散人闻言,怒声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张三行,你凝练尸道,他日必定会被道门高手永镇海眼不得翻身。”

    “哦?这么说来,你是道,我是魔了?”

    张三行狞笑一声,冰冷的道:“你既然是道,那你为何要灭杀如此之多的无辜孩童?为何要借助孩童抽取他人生机?你这番做派,比魔道还要魔,你有何资格说我?”

    “哼,狡辩。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今日我不敌你,但你也别嚣张,你早晚会和我一般下场的。”青阳散人咒骂不停。

    此刻的他成了孤家寡人,难以匹敌张三行,料定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因此他也不施展什么其他的手段,反正破不开大阵,逃不出去。

    他倒是知道,要想解开自己的困境,要么就是有道门高手前来助阵,要么就是有像慕容将军这般勇武之人前来助阵方可。

    然而,在这半夜三更深山老林当中,哪里还会有那些人前来助阵?

    因此,青阳散人毫不犹豫的破口大骂,诅咒连连,神色狰狞恐怖。

    在远处的姜清水和叶紫两人看到局势稳定了下来,她们也是连忙从暗中走了出来,对着张三行齐声道:“老公,你没事吧?”

    “没事!”

    张三行笑了笑,当看到姜清水手中的枪支时,笑道:“清水,多谢了。”

    “呵呵。”姜清水晃了晃枪支,笑着应了一声。

    随后才仔细的看了看场中的景象,当她看到那些面目惨白的孩童之时,忍不住一阵惊骇,甚是有些惧怕。慌忙躲在了张三行的身后,不敢看那些孩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