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二章 事了
    姜清水听到张三行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第二个目的。

    仔细的看了看那些放在瓶缸中的孩童,用心去感应自己对哪个孩童有种特别的感应。

    看了半响,她的目光落到了一个蓝色瓶缸上。

    “哐当,哐当!”

    一看到这个瓶缸,一看到瓶缸里十只手指蜷缩贴在瓶缸内,她先是一阵心悸,手中的枪支也随之落地,喃喃道:“孩子,你是我的孩子....”

    话音一落,她又是变得怒气冲天,一脸怒容,厉声道:“是你,就是你,和那个该死的混蛋一模一样。我要杀了,我要彻底杀了你。”

    这个孩童的面貌和当年囚禁姜清水,欺辱姜清水那个男人的面貌有几分相似。

    先前因为母爱的天性,露出了一丝和善溺爱之意。

    但当她想到被囚禁的那半年,她又是忍不住一阵恐惧,怒容满面,恨不得立马灭了这个孩童,洗涮当年的屈辱。

    随后,捡起地上的枪支,对准那个泡在酒缸里的孩童眉心,冷酷无情的开了数枪。直到她那把手枪中的子弹全部打完,她才停下了手。

    至于那个泡在酒缸的孩童鬼尸,则几乎被打成了筛子,周身上下露出了一个个透亮的子弹孔。姜清水打出的子弹,全部从这个鬼尸孩童的身体穿透而过。

    开完数枪之后,姜清水才仿佛好受了许些,心中的恨意也少了许多。

    “哈哈哈...”

    看了看那个孩童,她疯狂的笑了起来,将压在心中三年屈辱的泪水笑了出来。

    张三行见状,好是一阵怜惜。

    本是好好一个富家之女,享受荣华富贵。可却偏偏遭遇那等事情,被人囚禁半年羞辱。如此之祸事,又岂能让姜清水不崩溃?

    张三行揽住姜清水,劝慰道:“清水,你去拔下那个鬼尸头上的一些头发带回去,好好留着,不要弄丢了。我虽说现在没办法凭借这些头发替你找到当年抓捕你的人,但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可以做到。

    且下次你碰到那个盖世尸王上官凝雪,你可以让她帮你找找。或许她可以凭借这些头发,找到当年的那个人,替你灭了他们全家,报仇雪恨。”

    听到这话,姜清水好似看到了一缕曙光,抓住张三行的手,焦急的问道:“三行,这是真的吗?凭借这些头发可以找到那个人?”

    “当然可以了,这个孩子是他的,有先天血缘关系。虽说这个孩子死了很久,可却被这些道士祭练成了鬼尸,并未磨灭所有痕迹。

    只要以后我的尸法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应该可以找的到。当然,依我估计,那个上官凝雪乃是尸中皇后,以她现在的能力,或许现在就可以找的到。”张三行回道。

    张三行倒是知道,姜清水虽说一直在回避这件事,但内心深处还是一直期望着找出那个人,亲手将他击杀,如此方可彻底洗刷耻辱。

    听到张三行确切的话语,姜清水大喜,一脸恨意的道:“在这些年里,我也曾找过那个人的痕迹。可是我却找不到。三行,多谢你告知我这个消息。”

    说完,她急急忙忙跑到那个已经跌倒在地的孩童跟前,顾不得这个孩童是个死尸,拔下了一把头发放在了口袋里。

    随后,掏起火机,一把火将这个孩子烧的干干净净。

    待到这个孩童烧尽之时,叶紫也吞噬完了其余的那些孩童鬼尸。

    此时只见得整个屋子尽是一堆白骨,淡淡的腐臭味从屋子里散发而出。

    “呵呵,这些原浆倒是好东西,不过我们却用不上了。”

    看到叶紫吞噬完了,张三行将这些瓶缸中所装的原酒全部倒在了地上。

    “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

    张三行淡淡的道了一声,对着姜清水笑道:“清水,明天你可以让你爸爸派些人,或者通过一些隐秘的关系告诉官府,让他们处理这些后事。免得这些孩童暴尸荒野,如此说不定也可以顺藤摸瓜,找出其他参与的官府人员,将他们一网打尽。”

    姜清水闻言,笑道:“三行,我爸爸和省高层也说得上话,明天我就让我爸和那些沟通一番,让他们的人插手处理。毕竟刚刚那个慕容将军定然是身居高位,他死在了这里,肯定会引起一些震荡的。”

    “恩,这也行。”

    张三行点了点头思虑了一会儿,问道:“清水,这里的痕迹被我用尸法磨灭了,所以外人是找不到我们丝毫痕迹。只是你的那把枪不好弄,且你用那把枪杀了慕容将军,这会不会使得你惹祸上身?”

    “不会,这把枪的子弹是特制的,来源也是无从查起。要不然我爸爸怎么会放心交给我?”

    “恩,这就好。”

    张三行看到事情已经处理妥当,基本上没有什么后患之后,提着两个鬼尸朝着来路而去。

    而叶紫吸收了这么多的鬼尸生机,她整个人虽说体温上来了,人的本质也多了一些,但浑身上下却是冒起了一阵阵烟烟。

    这些烟烟一阵涌动,时不时发出一些凄惨的叫声,幻化一些孩童的面貌,看起来甚是有些恐怖。

    “三行哥,你为什么自己不吸收,要让我全部吸收呢?”叶紫问道。

    闻言,张三行回过头,笑道:“紫儿,你是我老婆,这些鬼尸虽然看起来甚是恐怖,但实则乃是大补之物。若是我不让给你,那我让给谁?且你以前也没练过尸法,本源不足。以后若是被厉害的尸王找上麻烦,那你怎么抵挡?

    而我不同,我从小跟着我爷爷凝练尸道秘法。虽说我现在不如你的本源浑厚,但我有根基,可以慢慢凝练。你没有根基,凝练不了,只能走捷径了。等你以后成了那个尸中皇后一般,你就基本上再也没有什么危险,如此我们便可长久在一起了。”

    “哦,是这样啊?三行哥,你真好。以后等我将你教给我的尸法凝练纯熟了,可以打赢你了,我绝对不会做母老虎那般欺负你。我以后罩着你,还你照顾我的恩情。”叶紫很是豪气的道。

    “傻丫头!”

    张三行笑骂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张三行三人到了停车的地方。

    三人上了车,姜清水一启动油门,问道:“大师,现在也差不多到了四点了。你是去我家休息一会儿还是直接去你家?”

    “去我那个院子吧,你的那个别墅我住着不习惯,总感觉不自在。”张三行回道。

    “呵呵,那还不是你把你自己当作外人了?要是你把我那里当成你的家,你就不会有不自在的感觉了。”

    姜清水笑回了一声,驱车朝着张三行院子方向急速行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