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四章 炼化尸气
    “哈哈...”

    张三行和叶紫闻言,皆是轻笑了起来,齐声道:“我们又不在一个房间休息,这怎么打搅?”

    说完,张三行和叶紫两人率先进了屋子。

    姜清水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跟着踏了进去。

    这个房子本来就是她的,因此她倒是很熟悉。

    找了一间客房,倒头躺在床上,整个人轻松不少。

    她到底是个女人,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她其实也早已疲惫不堪。此刻难得可以躺下来,她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管其他事?

    反观张三行,将手中的两个鬼尸随手丢到了一间空房后,从包里取出一套银针,对着叶紫道:“紫儿,你刚刚吸收了太多的鬼尸生机,也吞噬了他们许多怨气尸气。这些东西不宜太过积压。我替你疏导一番,免得像现在一样,周身鬼气缭绕的。”

    “恩,三行哥,我怕疼,你轻点啊。”

    叶紫看着张三行手中长长的银针,有些惧怕。

    “恩,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张三行回道。

    闻言,叶紫也不再多言,褪下上衣,趴在床上,让张三行给自己疏导体内的尸气。

    看到叶紫躺好之后,张三行也不含糊。先是轻轻的拍了拍叶紫光滑的后背,示意让她放松下来。

    过了片刻,当叶紫不再绷紧着身体时,张三行捻住银针,扎入到了叶紫的后背各个穴道中,引导尸气和生机快速消化。

    当第一根银针扎入叶紫的后背时,叶紫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涌入心头,她觉得很是舒服,感觉身上轻松不少。因此不由得轻声呼唤了起来,声音糜菲。

    张三行一听这声音,手指一颤,第二根银针差点插错穴道。

    平息了好一会儿,才尴尬的道:“紫儿,你可不可以不要出声?或者说小点声。”

    “为啥?”

    叶紫很是不明所以,问道:“三行哥,这个银针扎到我背上,我感受到了一股凉凉的感觉,很舒服。”

    张三行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带着尴尬的神色对着叶紫低语了几句。

    叶紫闻言,满脸通红,瞪了张三行一眼,嗔怒道:“哼,你就知道想那事,昨天你还没玩够啊。”

    说完,她便不再说话,免得影响到了张三行。

    张三行见状,苦笑了两声,嘀咕道:“这哪能怪我啊?我要是看着你这般静静的躺在这里,还时不时的叫出一些声音,我没啥表示,那我还是个男人吗?”

    嘀咕了两声,提着其他的银针快速插遍叶紫的后背穴道,免得耽搁下去,那些怨气冲入骨髓。

    第一根银针叶紫感觉凉凉的,第二根银针叶紫感觉有些火辣,第三根银针叶紫感觉痒痒的,,,,

    直到所有银针全部扎完之后,叶紫才感觉甚是难受,一阵胀痛,汗水直冒。

    于此同时,在她的后背银针上,一缕缕漆烟的云烟冒出,盘旋在房间里,嘶吼连连。

    张三行见状,对着叶紫劝慰道:“紫儿,你且忍耐片刻,等我把这些不好的怨气都引导出来之后,你就没事了。”

    “恩,三行哥,没事,我坚持的住。”

    叶紫也知道张三行是为自己好,怕自己受这些怨气的影响,于是强忍着痛楚,紧咬牙关。

    且在这时,叶紫原本雪白的肌肤此刻也是变得通红无比,像是火烧了一般。

    张三行看的心疼,但也没有办法。这些参杂在地气生机里面的怨气必须要引导出来,要不然很容易影响叶紫的三魂,会使得她转化成恶尸王。

    张三行自然不想让叶紫成为为祸人间的恶尸王,且叶紫她在当年临死前也严格要求张三行一定不能让她自己变成那种尸王,因此张三行更是不敢怠慢这事。

    取出几张符箓燃烧了起来,一挥手中的背脊骨,晃起八卦神镜,催动尸尊冥戒,吸纳那些飘浮在空中的怨气。

    做完这些,张三行又取了自己几滴精血,顺着银针而下。

    通过银针传导,辅助她炼化那些生机地气,助她快速消化,提升她的尸道能力。

    像张三行这般耗费精力培养叶紫,相助叶紫成为盖世尸王。要是换作另外一个人,绝对不会如此做。也不会像他这般,一味耗费自己的本源去培养另外一个人。

    此刻的叶紫,在其他道门高手眼中,在那些尸王眼中乃是真正的不老药,乃是真正的天才地宝。

    要是他们那些人抓住了此刻的叶紫,定然要将叶紫浑身精血吸干,补充自己的寿元,凝练自己的根基。

    毕竟叶紫先前就几乎得到了张三行全部精血培养,而后又吸收了张百顺供养几十年的尸体精华。

    再加上这次又是吸收了不少的孩童鬼尸全部生机之力,因此此刻的叶紫几乎每一块血肉都好似唐僧肉一般,妙用无穷。

    张三行轻轻抚摸着叶紫的后背,手指尖一道道光华涌动,助叶紫减轻疼痛感。

    如此这般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叶紫体内积压的怨气才全部被牵引了出来,地气生机之力也被炼化的差不多。

    且叶紫通红的肌肤,此刻也在慢慢的变回了原来那般正常的颜色,随后张三行也拔下了银针。

    “呼.....”

    银针一被拔下来,叶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浑身轻盈,肌肤光滑透亮,宛如白玉一般。

    叶紫翻转身躯,看了看满头汗水的张三行,替他擦拭了一遍,轻声道:“三行哥,你对我真好。”

    “呵呵,你是我老婆,我对你好是应该的。”

    张三行收好了银针,也躺在了叶紫的身旁,休养调息。

    不过刚刚张三行因为叶紫不能乱动,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冲动。

    此刻叶紫已经没事了,他自然不再压制。双手好似魔爪一般,在叶紫的周身游走着,感受叶紫柔美的身躯。

    叶紫见状,拍了拍他的手,笑骂道:“你啊你,就知道这样,我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她也不再阻止张三行的动作,拥吻在了一起。

    这一番拥吻下来,张三行好似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般,和叶紫缠绵了起来。

    “三行哥,你轻点。我是属于你的,是你的妻子,你不要那般焦急。”叶紫红着脸道。

    “嗯!”

    张三行看着心爱的叶紫,爱惜不已。

    张三行和叶紫忘情缠绵着,一道道迷乱的声音传递了出去,瞬间将沉睡过去的姜清水惊醒了过来。

    姜清水一醒过来,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反应了过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色通红,低声骂道:“你们也真是的,就知道乱来。早知道你们忙活了一晚上,一大早都这样,我还不如回去睡呢。”

    说着说着,起身望向了窗外,双眼中露出了无尽的迷茫,有哀思,有甜蜜,有怀念,也有感慨。

    过了许久,当声音彻底停止下来后,她也是鼓起一丝勇气,朝着叶紫和张三行的房间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