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九章 斗富
    “让我帮你画符?你要什么种类的符?”张三行问道。

    “就是像上次你对付我的那种符箓,当然,有更厉害的那自然是更好了。

    我琢磨着那个古墓定然很是凶险,觉得还是多弄一些好一点的攻击符箓和防御符箓在身比较好。免得到时候不小心出了岔子,枉送了性命。”碧落圣姑回道。

    “上次那种符箓?防御性?攻击性?”

    张三行琢磨了一番,笑道:“那种符箓画起来颇为耗心神,不知你打算出多少钱买一张?”

    听到张三行愿意卖,碧落圣姑大喜:“呵呵,我对那些符箓并不是太过熟悉,也不知道行情怎么样。但看当日的威势,区区三道符箓就能逼得我差点动用本命蛊虫,想来这些符箓也定然不差。要不,五百万一张?当然,若是不够,你尽管说。”

    “五百万一张?”

    张三行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在他看来,这些符箓了不起也就百八十万一张,或许到了有需要的人手里,价格可能更贵一些,但也达不到五百万价格的程度。

    “呵呵,圣姑说笑了。就上次那种符箓哪里需要五百万一张啊?要是我就这样卖给了你,那别人还不得骂死我啊?

    根据行情,我估摸着也就一百万左右。至于其他一些更高级一点的符箓,价格是要贵一些,不过我现在也没有。还有,不知圣姑你需要多少?”张三行问道。

    “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碧落圣姑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声,笑道:“钱财乃是身为之物,哪里还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当然,我估计那些高级一些的符箓我也用不了,毕竟我不是道门中人。因此你还得教我怎么驱使才行。”

    “圣姑,你这话理解起来就比较费劲了。”

    张三行摇了摇头,回道:“你就大概说一个总数,要多少张,或者你打算出多少钱,而后我好根据实际情况来定夺。”

    听到这么一说,碧落圣姑回道:“一两百张吧,具体看你有多少时间画了。至于总价格,钱财对我来说比废纸还不如。就准备个十亿吧。”

    “十亿?”

    一听这数字,不仅张三行使劲翻白眼,就连叶紫也是目瞪口呆。

    “圣姑,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要想画十亿价格的符箓,那我还不要累死啊?”

    张三行苦笑着摇了摇头,笑道:“我确实看中了一件物品,价格一亿多点。要不,这几天我替你画一亿价格的符箓如何?等到我们行动的时候,我把符箓给你。当然,驭使符箓的法门我现在就可以教给你。”

    “行,一亿就一亿,你说了算。总而言之,我就一句话,钱不是问题,我还正愁怎么把这些没用的废纸花出去呢。”碧落圣姑很是豪气的道。

    张三行和叶紫见状,对视一眼,极度无语。

    自己因为钱财问题都给愁死了,可人家,还愁怎么花钱。

    说到这,碧落圣姑又笑道:“张老弟,你刚刚说看中了一件物品因为钱财不够,买不起。现在我们可以去先买下来了,钱我替你先垫着。等过几天你把符箓给我就好了。”

    “恩,这样也行。”

    张三行对于这个提议自然不会有意见了,当下连忙和叶紫朝着那条项链方向而去,生怕去晚了,那条项链被人给买了下来。

    碧落圣姑看到张三行两人急急忙忙朝着卖项链的方向而去,笑了笑,而后也跟了过去。

    她琢磨着,那条项链应该是叶紫想要,张三行怕被别人先买走了,所以才这般焦急。

    其实这也是张三行多想了,那条项链放在那里已经很久了,可是总不见有人买。他们就是考虑到价格太贵,不值得。

    那个中年男子虽然比较喜欢那个少女,但他也不至于花费如此大的代价,把项链买下来送给自己的这个情人。

    当张三行领着叶紫来到那条项链跟前的时候,那个中年男子正在和少女争吵。

    那位少女一心想要项链,可中年男子就是舍不得买。

    毕竟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想着花一个多亿买一条项链,还是送给自己打算玩一段时间的情人,他更是不愿意了。

    在他心里,若是送给自己的老婆,或者是送给真正的天仙美人,他才会买下来。

    “张大富,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要不然,就这么一根破链子你都不舍得买,还说爱我一辈子,呜呜呜呜...”

    少女很是喜欢这条项链,看着中年男子不给自己买,顿时撒起娇哭了起来。

    “破链子?”

    这话一出,立马把中年男子张大富给震惊到了,就连刚刚赶到的张三行和叶紫两人也是极度无语。

    张大富看着少女低声哭了起来,而后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指指点点,觉得面子甚是挂不住。

    仔细看了看那条项链,觉得还是买下来算了,免得丢了面子。

    “好了,宝贝,我给你买就是了。”张大富笑道。

    “真的?你不偏我?”少女问道。

    “我骗你干啥?雪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意?不就一根项链么,没啥了不起的。”

    张大富宛如心中滴血一般,虽然很是不想买,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买也是不行了。

    张三行见状,抢先一步来到柜台边,对着服务人员道:“这条项链给我包起来,我买了。”

    工作人员闻言,笑道:“这位先生,您是刷卡还是?”

    张三行见状,看向了碧落圣姑。

    碧落圣姑笑了笑,对着工作人员道:“刷卡!”

    随后,她从怀里取出一张贵宾卡递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中。

    那个叫雪柔的女人见状,顿时不干了。

    她立马高呼了起来,不满的道:“这条项链是我们先看中的,应该属于我们的。”

    说完,她又是眼珠子一转,对着张大富娇声挑拨道:“大福,你看看,有人故意搅局呢。我看他们是诚心找麻烦的,要不然他们哪里还会等着你说准备买了,他们才开始买?

    刚刚那个青年我们也见着了,他看了一眼项链,并没有打算买。现在却是突然要买了,他定是用心不良。大福,你可要挣回这个面子来啊。要是项链买不成了,传了出去,那很丢面子的。”

    张大富闻言,也觉得有理。

    自己身为顶级富豪,哪能让人这般落面子?

    想到这,对着工作人员道:“呵呵,这条项链我们看了许久,也说要买的。现在你卖给别人,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

    张大富毕竟是顶级富豪,基本的素养还是有的。他也懒得为难这些服务人员,好生分解诉说,免得别人说自己没有涵养。

    服务人员见状,为难的看了看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一眼,欲言又止。

    张三行见状,对着张大富笑道:“呵呵,张老板。这条项链你也知道我刚刚看了许久,只是当时我有些事要做,一时走开了罢了。现在我先你一步买下来,项链理当属于我的,说到底还是我先付账的。

    至于什么面子,呵呵,这压根就不存在。毕竟我又不是故意插进来的,而是我旳的确确最先看到的。”

    张大富闻言,也觉得此话有理,自己没必要得罪一个貌似也是顶级富豪的人。

    且他心里也是不愿意买这条项链,现在见得有台阶下,他倒也乐得自在,对着少女道:“雪柔,你看人家说的颇有诚意。且先前他的确是先看中了这条项链,只是当时人家有事走开了。现在人家重新回来买,这也是正常。要不我们再挑个别的?”

    “不行,我看他定是故意的。”

    少女雪柔自然不依,很是不满的道:“大富,这件事可不仅仅是一些钱财的事。而是实实在在的面子问题,你是这个湘西省鼎鼎有名的富豪,现在买根项链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压制了,那以后岂不是很难见人?

    这条项链我可以不要,但你必须要买下来,以后哪怕是送给其他人或者仍了都行,反正不能落了你富豪的面子。”

    此刻的雪柔也是有算计,觉得自己此刻不能和先前那般不依不饶,须得换一种说法才行。要不然,自己很有可能得不到项链,也会引得张大富的反感。

    张大富闻言,甚是觉得大有道理。

    这事儿,要是万一被一些有心人传了出去,那确实面子挂不住。

    再者,要是被自己的那些对手得知了,那他们还不得笑死自己?

    想了想,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买下来。

    “这位小兄弟,虽说你刚刚那话有些道理,但这条项链是我先开口要买下来的,所以这条项链还是属于我的。要不小兄弟你去别处看看?反正这里的项链甚多,我看你也不差这么一条嘛。”

    张三行一听这话,心里不乐,暗暗骂道:“玛德,要是其他的项链能够比得上这条,那我还说个啥?”

    想到这,他的脸色也是冷了下来,回道:“张老板,你不用多说了,这条项链是我先看到的,也是我先付的帐,所以项链理当归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