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二章 礼物
    碧落圣姑看到事情已经了结,笑道:“三行老弟,这里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转的,我们先去坐一会儿,顺便打开原石看看。当然,我还想请教你一些事呢。”

    “恩,这样也好!”

    张三行点点头,拉着两女跟着碧落圣姑出了商场,朝着汪儒平的办公室而去。

    一行四人到了办公室后,各自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歇息一阵子。

    约莫歇了七八分钟,碧落圣姑才问起了符箓驱使法门之事。

    张三行闻言,便将驱使符箓法门告知了碧落圣姑,且还当场画了两道符箓,让碧落圣姑试试手。

    碧落圣姑虽说是苗疆人,主修蛊术,但对于道门玄术,她也有所涉猎。

    在她一试之下,发现这些符箓果然厉害。

    张三行画的这两道符箓,一道乃是攻击性的金刚驱魔符,一道乃是防御性的乾坤五行符。

    碧落圣姑见识了一番两道符箓的威势,大为欣喜。

    又是闲聊了几分钟,商场的工作人员也将那块原石送了过来。

    碧落圣姑接过原石,倒也仔细丈量了起来。

    过了片刻,掏出一把小刀,亲自给这块原石解起了石皮。

    碧落圣姑虽然是个女人,但她解石皮的动作也是甚为非常幽美,丝毫不亚于那些顶级专业人士。每一刀落下,都像是在雕刻一件艺术品一般,手腕轻轻转动之间,石皮一层接着一层脱落。

    张三行看着碧落圣姑这般动作,不由得赞叹道:“圣姑,若是你手中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件女红。若是你没有蛊术高手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女人,那你必定是我们龙炎国第一女红大师啊。”

    碧落圣姑闻言,难得的一次红起了脸,笑道:“三行老弟,你这话可不能随意说。虽说我是个蛊术高手,但我还是一个女人。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难免有些影响不好。”

    “哈哈哈....”

    此话一出,张三行三人皆是大笑了起来。

    而后叶紫却是白了姜清水一眼,若有所指的道:“姜姐姐,你还记得你当初说过的话吗?”

    被叶紫这么一问,姜清水很是疑惑,纳闷的问道:“什么话?”

    “你还问我什么话?就是那次宴会过后,你说过的,只要一次那话。嘿嘿,当时我可是牢记你这话的。可结果呢?具体多少次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我只知道不止一次。我是不是要琢磨着想个法子让你离开?”叶紫笑道。

    姜清水一听这话,先是羞得满脸通红。

    而后听到叶紫说想让自己离开,心里一慌,浑身都在颤抖。

    但当她看到叶紫一脸坏笑的神色,立马反应了过来,知道叶紫是在打趣自己。

    连忙拉着叶紫的手,笑道:“叶妹妹,以后我不叫你妹妹了,我叫你姐姐行不?我有什么想法难逃你的法眼,我的心思也逃不出你的掌控。你就当作可怜可怜我,收留我吧。”

    “嘿嘿,我可不敢做你就姐姐,我还是做你妹妹比较好。”叶紫笑道。

    姜清水闻言,立马知道叶紫并不反对自己的事。改变了原本那种不支持,也不反对的心思。知道她现在已经支持自己了,不由得一阵大喜:“叶姐姐,我会永远记住姐姐你的恩情。至于那事,姐姐你就再施施好心,不要反对了行么?”

    叶紫看到姜清水这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很是吃惊。

    她本想拐着弯打趣惊吓姜清水两句,但哪里料到她竟然不上套。

    微微笑了笑,回道:“得得得,反正我反对也没用,制止不了你的想法。你爱怎样就怎样,只是别太过了就行了。”

    “恩,我记住了。叶姐姐,你真好。”

    此刻的姜清水宛如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般,全然不似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心里甚是美滋滋的,一脸笑意。

    碧落圣姑听不懂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倒是张三行本人却是知道这些话里的意思。

    然而,当他听到这些话,默不做声,压根就当做没听到一般。

    他可是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开口插话,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都不行,叶紫都可以理解成两面意思。

    看了一眼碧落圣姑手里的原石,张三行估摸着按照碧落圣姑这般速度,要想完全解开原石那还得耗费许多功夫。

    站起身,从桌上拿起一根记号笔来到圣姑跟前,对着碧落圣姑手中的原石两边各自画了一个巴掌大的地方,笑道:“圣姑,若是我没看错,原石里面的东西就在这两个地方。你帮我直接弄出来就行了,其他地方应该是没有了。”

    碧落圣姑看着张三行画的两个圆圈,疑惑的问道:“两个地方?你的意思是说这块原石里面的东西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两个东西?”

    “可以这么说。”

    张三行点了点头,笑道:“这两个地方有一丝料将其连了起来,就好像是一根线将它们牵连着。”

    听到这么一个解释,碧落圣姑虽然还是很疑惑,但也没再多问什么。直接挥动手里的小刀,按照张三行所画的位置剥起了石皮。

    如此这般,不出十来分钟,石皮已经完全剥落,露出了两块精美绝伦的玉器。

    这两块玉器正如张三行说的那般,一块是紫色的,一块是蓝色的。

    “这.....”

    碧落圣姑看着手中两块玉器,愣在了那里说不出话来。

    毕竟正常情况下,一块原石只有一件玉器,只有少数情况才有两件。

    且一般拥有两件玉器,其中一块必定品质差很多,比不上主体那一快。

    然而此刻这两块玉器品质压根不相上下,不分主体。

    “子母共生帝王玉?”

    碧落圣姑愣愣的看着两件玉器,满脑子空白。

    这两块玉器都是顶级的帝王玉,就算不打磨,依照现在这个模样拍卖出去,也是珍贵之极,世间独一无二。

    张三行从她手里接过玉器,递到了姜清水手中,笑道:“清水,这块蓝色的归你,红色的归紫儿,你们一人一块。你有空就找个人将这两块玉石打磨成一副玉镯吧,如此也表示你们姐妹情深,同心相连。”

    姜清水身为顶级富豪之女,拥有的玉器自然是非常多,品质也有和这些相媲美的,甚至比这个更好的都有。但是那些玉器都不是张三行送的,而是她自己买的,意义不大。

    姜清水接过这两块还没打磨的玉器,心里大为感动。

    这是张三行亲自送给她的礼物,玉器虽然可以用价格去衡量,但其中的含义却衡量不了。它代表着真情,代表着一生。

    接过两块玉器,姜清水知道,自今日起,自己已经完全是真正属于张三行的。他完全接纳了自己,自己不再有那种尴尬的身份,不再是那种半路插足的情况,而是真正和张三行以及叶紫融为了一体。是他内心的妻子,和叶紫一般,再无分别。

    看着手中两块玉器,姜清水灵动而又明亮的双眼此刻都模糊了起来。

    她一种想拥有一份最为美好的爱情,一直想和其他女人一般,能够找到心爱的如意郎君。

    然而她以往始终没有勇气面对曾经的过往,没有勇气去接触了解其他男人,紧紧的关闭了自己的心门。

    这次头一回见到张三行,她便知道张三行是自己等待了许久的男人。

    她知道若是世上真有一见钟情,那么在自己见到张三行的第一面起,就属于这种情况,那时候的张三行就已经悄然无息的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想到当日自己抛弃矜持,倒着追求张三行,换来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喜极而泣。

    美好的爱情,已经拥有了,自己不用再羡慕别人了。

    受过污浊的身躯,要不了多久也会被舍弃,迎来一具最为纯洁的身躯。

    在这一刻,她感觉宛如梦幻一般,幸福来的太过突然。

    想着只要自己日后和上官凝雪的灵魂融合,自己也可以主导上官凝雪那副完美的躯体,她很是激动。

    一切都又从头开始了,一切都是最为完美的状态。

    她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丝污浊,只有一个全新的自己。

    当初受到过的那种屈辱将会彻底消逝,再也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叶紫看到姜清水这般状态,也知她内心想着什么。

    想到姜清水以前那种屈辱的过往,想到姜清水这么些年来一直紧紧关闭心门,不敢真正面对世人,不敢面对曾经的记忆,她心里也是好一阵感慨。

    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人,一个最为向往美好生活的年纪,突然遭遇变故,曾经一切美好的幻想全部破灭。这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叶紫想着自己当日无心插柳,换来了今日这般结局,她并没有丝毫懊悔。没有为姜清水完全插足到自己和张三行的感情中感到恨意,她的心里有的只是喜悦。

    她也很是清楚,姜清水是真的和自己一样,都深爱着张三行,并没有一丝一毫其他不好的想法。

    想着自己是有缺陷,不能替张三行延续血脉,而姜清水却没有缺陷,她可以做到这件事,叶紫心满意足了。

    在她看来,这样的结果才是最为完美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