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三章 迷雾重重
    叶紫替姜清水擦拭了一番湿润的双眼,笑道:“姜姐姐,看来自此刻起,我要称呼你为清水妹妹了。”

    虽说叶紫比姜清水小很多,但两女都是同样的心思,年龄皆是浮云。

    她们虽然不是很在意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但总还是想分清楚。如此便可更好相处,也可更好展现自己的情谊。

    古老的规矩不能乱,也不能随意更改。

    叶紫和张三行是青梅竹马,最先认识张三行,姜清水是后来者。无论怎么区分,在古老的规矩面前,叶紫还是当仁不让做起了姐姐。

    姜清水闻言,心满意足的笑道:“叶姐姐,自此刻起,我就是你妹妹了。”

    “恩!”

    叶紫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张三行见状,也是一阵欣慰,笑道:“清水,这两块玉石你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姜清水闻言,连忙道:“三行,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也是我和叶姐姐结为姐妹的礼物,我定好找最为顶级的大师来雕刻。至于花纹图案,我来亲自设计。这是我这辈子收到过最好的礼物,也是最为珍贵的礼物,我心满意足了。”

    “呵呵,随便你了。”张三行笑了笑,而后又和碧落圣姑商量起了坟墓之事。

    约莫商量了一个来小时,张三行三人才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张三行对着姜清水问道:“清水,慕容将军和那些道门高手也已经死了几天了,那个李艳柔有什么变化吗?还有,最近官府高层又是怎么样的?”

    姜清水闻言,回道:“现在整个湘西省官府都乱作一团了,那个慕容将军身份非凡,大有来头,据传皇都里的高层都派了人前来调查此事。

    至于李艳柔,她倒是很奇怪,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好像那些死了的人和她完全没有关系一样。当然,刚刚我听我一个闺蜜说,从那些人出事起,李艳柔就和省御史走的非常近,还在他那里过了夜,就这点有些奇怪。

    毕竟李艳柔以前虽然和官府高层打过不少交道,但却从来没和省御史打过交道。这次她突然改变这个作风,或许这其中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是这样啊?”

    张三行闻言,愣了一愣,思虑了一会儿,笑道:“清水,照这个情况来看,这个李艳柔又好似属于另一波人马了?呵呵,省御史?受皇都管辖,直达天听?”

    张三行一直以来心里都有一个疑惑,都说龙炎大帝威能镇四海,雄风堪比秦始皇,文治武功,一战扫灭九州十五国,定鼎中原在皇都。

    既然是这等雄主人物,那么为何要下令抄毁寺庙道观?虽说明面上被炒了许多,暗地里还是有寺庙道观的存在。但总体来说,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压,实力受损。

    当年龙炎大帝征伐天下的时候,得到了不少高僧和道长的鼎力支持,按理说龙炎大帝也不应该会做出这等过河拆桥之事。

    且龙炎大帝下达这等命令,那些佛主和道门高手竟然不反抗。任由官府拆了自己的和尚庙和道观,不闻不问,就这点也是令得张三行颇为费解,不晓得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尸道一脉逆转造化,抢夺一线生机。将死人转化成尸王,窃取他人命理,补充阴阳寿元,这等手法本来就为天下道门所不容。

    可以说尸道一脉的高手和所谓的玄门高手基本上水火不容,生死相向。

    然而正是这么一个局面,尸道一脉中的高手却不趁着道观寺庙被打压之际,寻找他们的麻烦,这点也同样令得张三行费解。

    张三行可不认为尸道一脉的高手会有这等好心,会同情这些玄门高手。

    且就算尸道高手有同情心,但是尸道高手控制的尸王却不应该有同情心。

    天下之大,尸王之多数不胜数。总体来讲,这些尸王普遍都是为祸人间的存在,对于这点,张三行知之甚深。

    心有善念的尸王,少之又少,几乎就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

    然而,正是这些穷凶恶极的尸王,却好似和玄门高手达成了一个共识一般。都保持沉默,没有丝毫发泄凶性的表现。

    对于这些种种奇怪的现象,张三行时常在心里琢磨。

    毕竟他父母凌霄落英乃是真正的玄门高手,天纵之资,盖世无敌。但却不明不白的死了,且张百顺还不告知具体死因。

    张三行想着,正常情况下,自己父母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毕竟他们到底是真正的超级高手,可以助原本死在胎中的自己沉睡二十年,逆天而活,这等本事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

    若是张三行的父母没有大本事,那是万万不可能做得到。

    既然有这等本事,哪又岂会那么容易惨死,而且还是双双惨死。张百顺前去救援,也被打得道行跌落,基本上成为了普通人。

    但即便是如此,道行完全跌落,可他的尸骨还是拥有绿尸境界威能。

    在张三行看来,自己的爷爷若是在巅峰时刻,尸体最起码达到了蓝尸级别。

    张三行心里清楚,自己父母的惨死,其中必定蕴含着极大的隐秘,牵扯甚广。这里面的因果足以使得自己的爷爷都不敢再过问下去,只能白白吃了这么一个天大的亏,躲避乡村,不敢出世。

    杂乱的思绪直冲张三行的脑海,令得他有种迷茫的感觉。

    尸中皇后重现世间,尸皇也是早已出世。

    然而尸皇向来都是万年不出的魔王一般,凶威盖世,磨灭人间万姓,屠戮天下。

    正是这样的一个盖世尸皇,却没有丝毫动静,也没有丝毫消息。只是知道尸皇出世了,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世的,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本尊又在哪里。

    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中的天尸三尊冥戒。

    张三行知道,自己要想知道这些事情的缘由,要想找出自己父母的死因,非得要自己有足够的大能力不可。

    他非常清楚,自己现在虽然有些本事,但在真正的高人眼中,在尸皇眼中,在盖世尸王眼中,简直比蝼蚁还蝼蚁,不堪一击。

    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尸道秘法,不可能有机会知晓这些事情当中的因果,也无法解开谜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