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七章 到达县城
    梦如妍一直觉得叶紫有些问题,但却不能确定。

    且此女素来心高气傲,眼高于顶,认为天下事,基本上瞒不过她那双能够看破虚妄的神眼。

    此番她见到叶紫,竟然一时看不透彻,这令得她颇为不岔。有心要搞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因此她倒是从商场开始一直收敛气机,暗中跟随在张三行的身后,要坚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且此女在商场看到张三行竟然和苗疆的碧落圣姑很熟,立马知道张三行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同样是有异术在身的高手,要不然绝对难以入碧落圣姑的法眼。

    对于碧落圣姑,梦如妍倒是有些了解,知道她也是看不起天下普通人,只结交和自己一般的人群。

    梦如妍想着,既然张三行不是普通人,那么这个叶紫也非常有可能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在有了这种好胜的心理作祟之下,在自己是正宗玄门的身份情况下,她倒是非常坚毅,心里打定注意,要探究叶紫的具体情况。

    盘算着若是叶紫乃是邪道中人,那就立即将叶紫给灭了。若叶紫不是邪道中人,那就当作啥事也没有,不再理会。

    如此这般,梦如妍却是一直暗中跟随在张三行的身后。就好似福尔摩斯一般,化身神探,查明一切真相,不露丝毫蛛丝马迹。

    “哼,天下男人都一个德行,就知道左拥右抱寻花问柳,不把女人当回事。”

    梦如妍并非常人,她一眼就看出了姜清水和叶紫都是张三行的女人,知道这两女完全心系于张三行身上。

    她很是看不惯这种事情,认为这世上不管是什么人,什么情况,一夫一妻制才是最为恰当的,没有丝毫例外的可能。

    她先是因为叶紫的事情感到窝火,现在又看到张三行竟然还拥有两个女人,心里更是不岔,火气甚旺。

    然而张三行又不是什么神算子,因此他对这些事自然不知了。

    且梦如妍此女将自身的气机完全收敛了起来,张三行在没和她面对面打过交道之前,也绝对看不出什么名堂。

    若是张三行知道这事,知道梦如妍竟然敢算计叶紫,恐怕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早就出手灭了这个梦如妍,永决后患了。

    两辆车子依旧在公路上急速奔驰着,在前面开车的姜清水也压根没注意到这事。在她看来,后面那辆车子和自己开在同一条道上,这很正常,没啥奇怪的。

    如此这般,六七个时辰已经过去了,姜清水才堪堪开着车子来到了县城,这时也到了晚上七点多。

    张三行和叶紫借着街道上的灯光,看到熟悉的街头,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阵感慨。

    浪子归家的那种感觉犹如而生,思绪难明。

    张三行看着在街道上散步的人群,看着这些百姓谈笑嬉戏,他顿时知道,那个黄尸还未冲破封印,那个黄尸还未给这个县带来瘟疫。

    要不然,这些百姓决然不会有此安居的神色。

    “三行哥,还有一个来小时就到家了,不晓得爸妈睡了没?要是他们知道我们回来了,定然很高兴。”

    叶紫一心想着叶汉民和欧阳洛婉,现在她看到这些县城的百姓一副安居乐业的模样,也是知道自己那个青木村应该还没发生什么灾难。

    “三行哥,把你手机给我用下,我给爸妈打个电去。”

    张三行闻言,笑道:“呵呵,不用打了。我们这次就给他们一个惊喜,或许他们此刻正坐在院子里看月亮,盘算着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等下我们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定然高兴。”

    在驾驶室开车的姜清水见到张三行两人这般高兴,也是一阵欣慰。

    叶紫闻言,也觉得有些道理,笑道:“恩,那行,就按你说的,给我爸妈一个突然的惊喜。”

    言罢,她也不再多言,带着一脸兴奋的神色瞧着远方,明亮的双眼彩光迸发。

    乡间的小路很是崎岖,三人坐在车上一阵颠簸,但他们却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皆是把这种不快的心绪抛之九霄云外。

    张三行三人是不在乎这些颠簸,可跟在后面的梦如妍却是涌起了一肚子火气。

    她没有那种归家的感觉,因此她在这条乡间小路上开车,觉得甚是难受,整个人都颠的晕乎乎的。

    在这一刻,她心里不由得暗骂张三行和叶紫混蛋,害得自己吃这种苦头。盘算着过几天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先出口气再说。

    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姜清水依照张三行的指路,很是顺利的把车子开进了青木村。

    随着车子越来越接近自己的家,此刻的叶紫好似一只兔子一般,在车里坐立不安,东张西望,恨不得长对翅膀,马上飞到叶汉民夫妇的怀抱里。

    “紫儿,你看你,都快到家了,你激动个啥?”张三行笑道。

    “去,你个没良心的少说话。他们是我亲爸妈,又不是你亲爸妈。你也只是他们的女婿罢了,只能算作半个儿子,又不是一整个儿子。你没心没肺,自然不会想他们了。”叶紫瘪嘴道。

    “咚咚咚,咚咚咚!”

    叶紫的话音一落,张三行毫不客气的敲了她额头几下。

    这次张三行却是没有丝毫手软,用了许些力气,不满的哼哼道:“三天不打,你还上房揭瓦了?我是你老公,有你这么说老公的吗?”

    “嘻嘻!”

    叶紫翻了翻白眼,倒也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呵呵,是我说错话了。老公,你就大人大量不要计较了。”

    “恩,这还差不多!”

    张三行带着一副一家之主般的神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爸妈就是我爸妈,哪里说我不想他们呢?”

    姜清水见状,莞尔一笑。

    她一直都期望自己拥有这种毫无顾忌,可以随性所为的生活。有打有闹,有甜有爱。

    以前她在省城,除了和她爸姜上元说话没有什么顾忌外,和其他人说话打交道,都得暗暗思量三分,生怕自己的话不得体,惹人笑话。

    她甚是厌烦那种生活方式,梦想着轻松愉快的生活方式,不用计较盘算别人,不用担心别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