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九章 黄尸发威
    待到欧阳洛婉去了厨房后,张三行笑道:“父亲,那个陷害福来哥的人,我已经把他们都给杀了,替李镇长一家报了血仇。等明天天亮,我们去李镇长一家坟前烧柱香,告知他们这个消息吧,如此也可让他们在天之灵瞑目了。”

    叶汉民一听这话,顿时大喜:“好好好,三行啊,你这事办的不错。李镇长一家以往对我们照顾颇多,他们家遭奸人陷害,你能替他们报仇雪恨,这是大好事啊。”

    随后,四人又是聊了一阵子。

    特别是叶汉民,更是对姜清水嘘寒问暖,生怕她有拘束感。

    在他看来,张三行不仅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不仅是自己的女婿,更是自己的儿子。因此,对于姜清水,他也是秉承着儿媳妇来看待,心里对她的关爱之意,几乎不下于叶紫。

    姜清水看到自己头一回跟着张三行回到他岳父家,而他岳父岳母竟然不反感自己,反而对自己嘘寒问暖,心里甚是感动。

    她一开始,心里倒是一直怀着愧疚的心,有些不太好意思见叶汉民夫妇。

    毕竟说到底,她还是半路插足的人。

    在她看来,按照正常情况,叶汉民夫妇不排斥自己,这就已经很不错了,根本不奢望可能得到关爱。

    其实叶汉民夫妇有这种心思,也是正常。

    当爱达到了极限后,几乎可以包容一切。他们对张三行的溺爱,就已经达到了极限。

    过了将近半个多时辰,欧阳洛婉才急急忙忙把一桌子饭菜给弄了出来。

    随后,张三行三人毫不客气的大吃了起来。

    吃喝了一阵子,叶汉民夫妇又是询问了张三行这几个月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

    这时,当众人聊了几个时辰,也到了凌晨一点。叶汉民夫妇才停止了闲聊,让张三行三人去歇息,免得疲劳不堪。

    张三行三人闻言,起身朝着房间而去。

    嘟嘟嘟,嘟嘟嘟!

    这时,叶汉民的手机却是突然急促响了起来。

    叶汉民见状,大为惊奇。

    这都凌晨一点了,还有谁给自己打电话?

    且他想着,自己又没什么亲戚好友之类的在外面。张三行他们也回来了,这时候还有谁找自己?

    带着疑惑的心思,提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号码。

    一看之下,眼皮子直跳。原本平静的心此刻却是跳动不已,暗道不好。

    “三行,你且等等。”

    还未接电话,叶汉民急忙叫住了张三行,让他们等下去睡。

    张三行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问道:“父亲,什么事?”

    “龚县令打来电话了。我琢磨着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要不然他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叶汉民很是奇怪,自己虽然和龚县令以前打过几次交道,但说到底还是不熟,且当时打交道都是因为张三行的缘故罢了。

    他刚刚听到张三行说起瘟疫之事,现在看到龚县令又半夜三更给自己打电话,立马将这事联系到了一起,急忙叫住了张三行。

    说完,按下了接听,问道:“龚县令,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的龚县令看到叶汉民久久不接电话,早已急得满头大汗。

    正如叶汉民猜想的那般,瘟疫爆发了。

    这次瘟疫来的非常迅猛,来的非常霸道。

    那个黄尸王借助鬼门大开的那一个时日,招引来了另外的尸王一起助阵。直到两个小时前,几头尸王才合力破开了张百顺生前布下的风水大阵,从地下冲了出来。

    那个黄尸王因为张三行的缘故,被困地下数年,心里早已窝了一团火气。

    这次他一冲出来,立马大展盖世尸威,直接屠灭了一个村子所有百姓。把那个村子里的百姓都变成了白骨,吸干了他们所有的生命精华元气。

    而后他凶威不减,发动尸变,朝着另外的村子侵蚀而去。

    不过另外有一个村子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几乎每家每户都供奉三清道尊神像和如来佛、观音菩萨等佛教高僧神像。

    几头尸王因一时破开大阵耗费了许多元力,因此暂时被那些佛光、道光所阻挡,未能大面积屠戮百姓。

    许多百姓不知具体原因,但看到村子突然死了这么多人,且死相甚为凄惨,面目狰狞,他们皆是被吓住了,连夜逃窜而去,不敢久留。

    龚县令接到禀报后,也是大吃一惊。

    随后又有人报告说另外一个村子已经没了一个活口,全部变成了白骨。

    当听到这么一个消息,龚县令心里冰凉。

    他知道,自己管理的这个县完了,自己的乌纱帽保不住了。

    此时的他,考虑最多的是如何保住自己家小的性命不被上峰追责。

    而后他第一时间和县御史说明了情况,沟通了一番。

    但是县御史此刻好似完全变了一个模样一般,竟然不着急。

    龚县令琢磨着这个御史乃是受龙炎大帝直属任命,上头有关系,不怕上峰追责,所以才不担心。

    考虑到自己上头没有太过强硬的关系,定然扛不住这次事故的责任,于是连忙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此事。

    在这之间,他突然联想到了当年黄田村众多村民发疯身死之事。

    他觉得,这件事定然也和那件事一般,是妖魔鬼怪在作祟。

    想通了这个环节,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张三行。

    苦于没有张三行的联系方式,且自己也不好直接和张三行联系。于是急忙和张三行的岳父叶汉民.联系了起来,打算让叶汉民请求张三行支援。

    现在听闻叶汉民问起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

    “汉民呐,我知道张三行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这事儿,你务必要请得他相助啊。”

    叶汉民听到龚县令说死了那么多老百姓,也是大为震惊,惊骇不已。

    虽说他早已听到张三行说起了事情的严重性,可当龚县令说一个村子的老百姓,不论老弱病残,妇女幼儿皆都丧命,他还是一阵揪心。

    思虑了一会儿,回道:“龚县令,你也知道三行他到外地去了许久,到现在还未归来。这事儿,我先打个电话和他说说,看他是怎么一个说法。”

    龚县令闻言,一阵大喜,急忙道:“汉民啊,这事乃是十万火急的大事,你无论如何也要请的张三行火速赶回来相助啊。毕竟短短两个时辰就死了好几千人,谁也不知道过后究竟还要死多少人啊。”

    “恩,龚县令您放心,这事儿我心中有数,我这就联系三行。”叶汉民回道。

    叶汉民也不知道张三行是怎么看待此事的,因此他也不敢告诉龚县令张三行已经回来了。

    他琢磨着,这事儿虽然严重,但还是有必要空出一些时间。让张三行好好考虑一番,免得时间过短,发生意外。

    且他认为,这次的事情太过凶险,心里不太想让张三行涉险,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守寡。

    龚县令听到叶汉民的话语,回道:“汉民,我现在已经在车上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就会到你家,和你当面说说这事。”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叶汉民听到这么一个说法,顿时愕然。

    随后急忙将这件事和张三行说了出来,告知张三行,那个龚县令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问他怎么应付。

    张三行闻言,没有丝毫表示,闭着眼睛在默默的盘算着。

    一旁的欧阳洛婉一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她也是焦急不已。

    既然别的村子死了人,那么自己的这个村子也必定会受害。

    想到这,她也顾不上许多,连忙对着叶紫道:“紫儿,快,你和三行还有清水赶紧离开这里。这事儿太过危险,你们不能参与其中。”

    叶紫闻言,摇了摇头,笑道:“妈妈,我是张三行的老婆,我当然要听他的话了。他说走,我们就走,他说不走,我们就不走。”

    一旁的姜清水此时也不好开口,只是直直的看着张三行,看他是打算怎么应对这事的。

    约莫沉思了十来分钟,张三行眼神一寒,冷声道:“那个黄尸本来就是因李博教授两个学生之故引起的。现在其他村子发生瘟疫,被黄尸灭杀,这和我们并无因果。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刻黄尸威势太凶,我不能此时出手。须得缓过几个时辰,等他磨灭了一些怨气凶性之后,我方可出手。”

    张三行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走了许久,又接着道:“父亲,我当初在我那院子里留有许多符箓,等下龚县令来的时候,你就把这些符箓交给龚县令。让他派人给其他村子各送几道过去,先稳住几个时辰再说。至于我,你就说要到明天中午十二点过后才能赶到。

    且此事明显不是那一个黄尸王可以做得到,他应该是请了其他尸王一起助阵,我一个人难以应付。因此我也需要一段时间,邀请帮手前来助阵。”

    听到张三行这么说,叶汉民问道:“那你现在去哪呢?”

    “我和紫儿以及清水先去李镇长那个院子里待着,反正我这次回来也没有其他人知道。等到了明天中午过后,我再过来。且这段时间,我可做好一些安排。”

    说完,便和叶紫以及姜清水驱车往李镇长那个空荡的院子而去,避开即将到来的龚县令。

    他想着,此时自己也不好出手,扛不住几个尸王的联合围攻。

    因此他想先避开龚县令,免得等下被他看到自己,逼得自己不得不现在就出手对付黄尸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