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一十章 忽悠并非坏心
    坐在张三行旁边的叶紫,听到张三行把这次灾难当作一次机遇来忽悠碧落圣姑,把盖世尸王为祸人间之事当作自己的香饽饽,顿时厥起了嘴。狠狠的掐了一把张三行,怪他没有人道。

    毕竟那些老百姓面对这种情况,必定是要一个个饱受瘟疫之苦。而张三行现在却喜笑颜开,这自然令得叶紫十分不乐了。

    张三行被叶紫这么一掐,疼的差点跳了起来。

    看了看叶紫的脸色,便知叶紫心里在想些什么,当下连忙捂住电话,小声对着叶紫道:“乖老婆,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吗?要是我不这样说,那个圣姑岂会前来相助啊?”

    “哼!”

    叶紫也知道张三行说的有理,不过她却是不肯放下架子,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张三行见状,知道叶紫理解了自己。知道她此刻这般表情,也不过是故作姿态罢了。

    拉了拉叶紫的小手,将她揽在了怀里,免得她一时又不岔了,胡乱生自己的气。

    碧落圣姑听到张三行那些话语后,盘算了一阵子,笑道:“张兄弟,你说的有理。尸丹妙用无穷,我们必须要得到。若是我们联手多抓几头尸王,必定是一场巨大的收获。此事我们的确不能让太多人参与,免得好东西都被他们分完了。”

    “恩,正是此理啊。圣姑,这事你可千万要保密啊。俗话说天塌下来了,也还有高个子顶着。我们这些人都是小人物,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法眼。等瘟疫全面爆发的时候,那些真正的高人必定会全力出手,封印尸王。如此,灾难也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再也难以有什么收获了。危险中藏有机遇,机遇中伴随危险。虽说此事有些危险,但对于所取得的收获来说,这些险还是值得我们去冒的。”张三行继续卖力的蛊惑着。

    碧落圣姑闻言,头脑一时发热,急忙道:“张兄弟,你老家在什么位置?我这就收拾一番,和你当面商量这事。”

    闻言,张三行心里一阵暗喜,将自己家的位置告知了碧落圣姑,让她暗中火速前来,不要惊动其他高手。

    “张兄弟你放心,这事我自有分寸。多则二十来个时辰,少则十来个时辰,我必定赶到你那里。”碧落圣姑回道。

    “恩,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老家静等圣姑前来相助了。”

    说完,张三行果断挂了电话,不再多言。

    当挂了电话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自语道:“唔,头一遭忽悠人,这感觉还真不错。不过是不是女的都比较好忽悠呢?怎么这个圣姑丝毫没有考虑到其他问题?”

    说到这,张三行更加坚定自己的看法,接着道:“恩,想来就是这样。都说女的智商普遍比男的低一些,想来这话应该不假。要不然换作一个男的,应该没有这么容易被忽悠吧?”

    然而,陷入了自恋当中的张三行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怀里的叶紫此刻却是满脑子烟线,直直的盯着他一阵观看。

    “三行哥,你说什么?”叶紫淡淡的问道。

    “额....”

    张三行一听叶紫这话,瞬间从那种自恋的思绪中惊醒了过来。看着一脸不岔之色的叶紫,暗道不好,自己得意忘形过头了。

    “紫儿,这个,那个,我....”

    说了半天,张三行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不已。

    “哼!”

    叶紫冷冷的哼了一声,不爽的道:“我们女的是不是都智商比较低,挺好忽悠的?我是不是特别傻,就那么简单被你忽悠到手了?清水妹妹是不是也很傻?同样被你轻而易举的忽悠到手了?”

    “没,不是,紫儿,不是。”

    张三行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连忙道:“紫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别乱想啊。”

    “哦?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叶紫问道。

    “我的意思就是.....”

    张三行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啥也说不上来。

    不由得低下了头,认错道:“好了,紫儿,是我说错话了。是我得意忘形了,你饶过我这次行不行?”

    “饶过你?不行,你得补偿我。”叶紫眼珠子一转,笑道。

    “补偿?怎么补偿?”

    张三行看到叶紫松了口,立马保证道:“紫儿,你且说说要怎么补偿,只要我能做得到,定然为你办到,决不忽悠。”

    闻言,叶紫得意一笑:“嘻嘻,我暂时还没想好,等我以后想好了再说。这次你就先欠着,以后说。”

    说到这,她话风一转,瘫在了张三行的怀里,轻声道:“三行哥,其实你没说错,我们女的在有些时候是比较苯,是很容易被人忽悠。

    不过对于我来说,我很乐意被你忽悠。因为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我。就算你忽悠我一些事,我想你也是为我去考虑的。”

    “呵呵...”

    张三行看着这样的叶紫,心里甚是舒畅:“贤妻如此,夫复何求?紫儿,我们村是不会有瘟疫尸毒发生的,那个黄尸乃是你的仇人,我也会替你灭了他的,你放心吧。”

    如此,叶紫依偎在张三行的怀里,嘴角微扬,眉心含羞,清脸含笑,缓缓的沉睡了过去。

    且说龚县令因为其他村子发生了天大的命案,心急如焚。不顾时辰,三更半夜驱车来到了叶汉民家里,和他商量如何应对此事。

    叶汉民事先得到张三行的口风,和龚县令客套了一番。言称张三行正在收拾,约莫要到明天中午过后才能赶到。

    龚县令闻言后也没多想,觉得这很是正常。毕竟距离太远,不是想能立马赶到就能立马赶到的,除非长了一对翅膀那还差不多。

    而后叶汉民和龚县令一起去了一趟张三行的家里,叶汉民将张三行以前画的符箓一股脑给了龚县令,说是这些符箓有一定的功效,能够压制的下一些事情。

    龚县令听到叶汉民说这次的事情是盖世尸王弄出来的,是尸王发动了瘟疫弄出来的,他整个人都几乎陷入了疯狂之境。

    暗骂这个尸王是个混蛋,去哪个县不好,偏偏来自己这个县。坑得自己乌纱帽不保也就罢了,将来还有可能自己一家老小都要被关进去。

    每每想到这些事,知晓这事压根不是自己管理无方弄出来的,而是被尸王弄出来的,自己完全是殃及池鱼,他都恨得咬牙切齿,暴跳如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