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一十四章 圣姑赶到
    “此事我看县令您先全力稳住百姓们杂乱慌张的心神,务必要使得他们静下心来,众志成城。”

    张三行对此事也进行过盘算,笑道:“县令您可大肆鼓吹即将有神人相助,解决这次灾难,总而言之,稳定百姓要紧,手段方法倒是次要。我虽说有点除灭魔头的本事,但我也得借助百姓的信仰行事。

    其二,县令您在安抚百姓的同时,可让他们每家每户供奉神像,糯米铺地,烟狗血镇宅。这两样东西虽说不能对付尸王,但总能给尸王造成一定的影响。

    其三,我则全力救治那些受尸毒侵蚀,重伤垂死的百姓。若是不出意外,只要救治好了许些百姓,那么剩下的那些百姓也都会安心。

    他们会明晓事情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知道我们是有能力灭杀尸王,有能力解决这次天灾。

    当这些事情都搞好了之后,我再来全力灭杀尸王,一举解决祸根....”

    张三行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娇笑声:“哈哈哈....,张老弟,我来迟了。”

    说话之间,只见得碧落圣姑身穿一身漆烟的长裙被一个村民引领了进来。

    却说龚县令和众位官员正听得入神,手中的笔也在不停的记录着张三行的话语,准备依照张三行的吩咐行事。

    岂料这时碧落圣姑突然闯了进来,打断了他们心中的谋划思路,顿时令得他们大为恼怒。

    随后,龚县令很是恼怒的站起身来,大声喝道:“是谁这么大胆前来搅乱?难道不知道我们正在商量大事吗?给我滚出去....”

    然而,当他这话刚一落音,又觉得不对。想着此人明明刚刚喊出了“张老弟”这个话语,应该是针对张三行的。

    想到此女竟然直喊张三行为老弟,龚县令灵光一闪,便知这人定然也是了不得的高人,定是张三行好友之类的人物。

    想到这,他的额头立马冷汗密布。

    随后当他看到碧落圣姑这么一个风韵多姿的女人出现在眼前后,脸色涨的通红,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碧落圣姑听到龚县令这话,也是颇为恼怒,凤眉倒竖。

    张三行见状,连忙道:“圣姑,县令也只是一时心急百姓之事,忘了许些规矩,还望圣姑千万不要见怪啊。”

    说完,他又是对着龚县令笑道:“县令,这位乃是苗疆赫赫威名的碧落圣姑,威震九天,神通道法不可斗量,乃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啊。昨晚我听闻我岳父说起这事的时候,我琢磨着我一个人要想应付,颇为困难,因此特地邀请圣姑前来助阵啊。”

    张三行倒是知道碧落圣姑此女虽然好说话,但有个前提,那就是好说话的人必须是个高手。若是普通人,她则高傲的很,都不正眼瞧一下。

    此刻龚县令虽然是官府中人,但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且碧落圣姑不晓得见过多少个真正的高官,区区一个县令,她却是没有放在眼里。

    因此张三行此刻也不得不大肆鼓吹一番碧落圣姑,给她长点颜面,让她消消火气,免得气氛尴尬。

    龚县令听得张三行的介绍,先是吃了一惊,而后大喜过望。

    连张三行这样有大本事的人都说来人乃是真正的世外高人,神通道法不可斗量,那么也就说明此人必定是了不得的高手。

    当下连忙整了整衣衫,对着碧落圣姑拱了拱手赔礼道:“圣姑,刚刚是我失言了,还望圣姑见谅。”

    “哼!”

    碧落圣姑冷哼一声,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对着张三行笑道:“张老弟,你就不要给我抬高帽了,我还不至于和他怄气呢。”

    “呵呵,我就知道圣姑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啊。”张三行笑道。

    随后,碧落圣姑和叶紫以及姜清水这两个熟人打了一声招呼,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笑道:“张老弟,你刚刚说他是县令?你这话是忽悠我的吧?虽说我别的本事没有,但看人还是比较准的。他绝对不是县令。”

    “嗯?”

    张三行闻言,有些奇怪,问道:“圣姑,我拿这个忽悠你干嘛?他正是我这个县的县令。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我岂能认错?”

    “哦?真是县令?”

    碧落圣姑闻言,有些惊疑,自语道:“不应该啊,他不应该是县令才对啊。了不起也就一个县局的什么局长罢了。”

    张三行见状,连忙问道:“圣姑,你这话是何意?”

    碧落圣姑闻言,笑道:“所谓官分七品,品品不同。他若是县令,那么他身上必定有相对应的七品县令皇气在身。我虽说不太精通道法,但对于这些皇气的认知,我自问还是比较熟悉的。现在他并没有这么浓厚的皇气,所以我才说他不是县令。”

    “哦?还有这回事?”

    张三行虽然也知道皇气,也能看出皇气的浓厚与否,但却不知如何识别区分。

    现在听得碧落圣姑此言,他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却没有深究下去。

    他觉得管他皇气怎么回事,反正和自己无关,没必要理会太多,此刻还是说正事要紧。

    “圣姑,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刚刚还商量着怎么出手擒拿黄尸王呢,这不,你一来我就有了底气了。”张三行笑道。

    一旁的龚县令见到此状,便知自己不宜多留,免得打搅了高人议事,问道:“张大师,救人之事,您什么时候进行?”

    “等会儿我先去重灾区黄田村看看,看过之后我自会去救治那些百姓。”张三行回道。

    “恩,那好,既然是这样,我这就前去安排一些事宜。”

    龚县令应了一声,问了许些细节后和其他的官吏一起出了大院,直奔县城而去。

    待到这些外人都走干净了,张三行才松了一口气。

    他也是不习惯和这种人打交道,感觉和这种人打交道,气氛有些压抑。

    “呵呵,圣姑,这次真是麻烦你千里迢迢跑来了。”张三行笑道。

    碧落圣姑看到那些官吏都走了,她也是一阵轻松,笑道:“张兄弟,有这等好事,哪里还嫌麻烦?你就直说吧,要怎么干?”

    闻言,张三行回道:“那些尸王不可小视,我们不能莽撞。刚刚我和那个龚县令已经说好了,让他先安抚一下这里的百姓,而我则出手先救治那些被瘟疫临身的百姓。

    当然,救治百姓是一个缘由,还有一个缘由就是从这些百姓身上查找到底有几个尸王,这些尸王的本事又是如何,这才是我们重要的目的。正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呵呵,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我这次来,说白了也就是充当打手,分杯羹。”

    碧落圣姑很是豪爽的道:“张兄弟,对于黄尸的威势我也是有所了解的。要不是因为我见识过你的本事,我是万万不敢招惹黄尸的。”

    “哈哈哈....”

    张三行哈哈大笑了起来:“圣姑,虽说我对于擒拿尸王这一道,可能要胜过你。但是对于其他的一些门道,我可是远远不如你啊。往后要是和尸王近身搏杀,我还得靠你保住小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