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一十六章 苍凉的背影
    古言正义之师,这乃是因为得到了大多数百姓心神所向,大多数将士心神所向。

    得到了百姓的支持,那就是正义,反之则是叛乱。

    以往有很多领导者伪造民意,遮盖民意,践踏民意,强权欺霸天下,他们虽然也号称什么正义之师,但实则都是藏污纳垢,不能长久。

    凭借强权能够压制的住一时的民意,却压制不住一世的民意。

    从古到今,邪不胜正。

    民意可以一时衰弱,但却无法彻底冥灭,它依旧长存。

    民意既天意,天意既正道,正道既浩然,了无差别。

    张三行深知浩然正气的厉害,除非己身达到了另外一个虚无飘渺的境界,超脱出了物外,不沾任何因果,否则都将承受不住浩然正气的镇压。

    若是龙炎国所有的百姓都能够齐聚一心,那么这些所谓的尸王、尸皇等等早就被灭的一干二净了,哪里还有什么胆子敢出来为祸?

    不过百姓蕴含的力量虽然巨大,汇聚的浩然正气巨大。但是百姓的心都不齐,难以凝聚一心。只有当一些特别的事情来临之时,百姓的心才有那么一丝可能彻底合一,汇聚无边力量。

    张三行深知因果之理,深知民心之效,深知浩然正气之宏伟。

    此刻虽说黄田村剩下的百姓不多,但若是彻底凝聚一心,为自己祈祷祝福,那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车子急速奔驰在乡间小道上,张三行和碧落圣姑皆是不言不语,各自沉思盘算。

    约莫开了将近四个时辰,当车子到了黄田村口的时候,张三行才让碧落圣姑停下了车,走了出来。

    “张老弟,你第一个选择来这个黄田村有什么用意吗?”碧落圣姑问道。

    “有!”

    张三行看着萧瑟凋零的村庄,心里一阵凄凉,沉声道:“圣姑,这个黄田村诸多百姓以前都得到过我的救治,因此我在他们心中也算的上一个及其有分量的存在。

    我需要借助这个因果,让这些活着的百姓替我祈祷,为我凝聚浩然正气护身,这是其一。

    其二,那个黄尸王当年被困之地,其实离这个村子并不是太远。可恨我当年实力不足,且也因为一些琐事无法分身,不能在当时彻底诛灭黄尸王。因此我此番先来这个村子,也是为了吸引黄尸王的注意力,免得他再继续祸害其他百姓。

    我想那个黄尸王最为怨恨的人是我,毕竟我当年打碎了他一道分身,打散了他许多怨气,夺了他一颗尸丹。

    现在我现身而出,那个黄尸王要是感应到了的话,必定会追寻我的踪迹将我灭杀。因此,我才第一站选择了这个村子。”

    “原来如此啊!”

    碧落圣姑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黄田村。

    此刻黄田村已经空无一人,圈养的鸡犬也都丧命,荒凉无比。

    漫步行走了许久,看了许久,碧落圣姑没看到一个活人,也没看到一个死人,这令得她有些奇怪。

    “张老弟,这个黄田村的人呢?若是百姓都死了,应该也有尸体啊。可现在不仅活人没见到一个,尸体也没有一具,这是怎么回事?”

    张三行闻言,也满是疑惑的摇了摇头,回道:“不知道,我们再往里面看看,说不定村子里面就有人呢。”

    两人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此刻也已经到了黄田村最深处。

    可是张三行还是没有见到一个人,这令得他有些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这样的情况,张三行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微微想了想,掏起电话,给龚县令打了过去,问问他黄田村是怎么回事,怎么没人了。

    “轱辘,轱辘!”

    这时,村里干农活用的独轮木车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三行听得动静,连忙挂了电话,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眼望去,却是发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推着独轮木车朝着山里而去。

    且在这个独轮木车上,躺着两个人,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人,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

    这两人浑身发烟,身躯冰冷。躺在独轮木车上一动不动,宛如死人。

    老头步履艰难的推动着木车,一步一步缓缓而去。

    苍凉的背影,瘦弱的身躯在这一刻显得很是无助,显得很是揪心。让人一看,忍不住心酸流泪。

    一见这个老头在夕阳照射下的单薄背影,张三行和碧落圣姑突然感觉到鼻子莫名酸了起来,双眼不受控制,通红无比,一颗颗晶莹透亮的泪珠儿闪现而出。

    他们两人虽然都是异术高手,可他们也还是人,逃脱不了七情六欲。

    此刻他们见到这个老头一个人无助的背影,看着荒凉的村庄,心里感觉甚是凄凉。

    “大伯,大伯,您等等,您且等等!”

    张三行压制着心酸的思绪,朝着那个老头高呼了起来,随后一个箭步冲到了老头跟前。

    当他一见老头的正面时,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个老头面色枯槁,行朽将木,双眼暗淡无光。

    一见此人正面,张三行便知此人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此刻没死,基本上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

    且张三行在他脸上看到了许多尸斑,许多漆烟的条纹。张三行知道,这个老头乃是被尸毒侵蚀,已经深入骨髓了。

    当然,这还不是令张三行最为惊讶的地方。

    让张三行吃惊的是,这个老头他认识,乃是黄田村前前任村长杨明生。

    这个老头在四年前带着他的儿媳求过张三行,请张三行出手替他儿媳驱除尸气。

    看过此人,张三行将目光看向了独轮车上躺着的妇女和孩童。

    一看之下,张三行眉头紧皱,怒气飞扬。

    这个妇女和孩童张三行也是认识,正是这个杨老头的儿媳和孙子。

    见到这两人的模样,知道他们也是同样被尸毒侵蚀,命若游丝,寿元折损,即将彻底身死。

    见状,张三行连忙咬破食指,滴出三滴血珠,往杨老头三人的眉心点了过去。

    手掌一番,掏出三张驱魔祝香符,贴在了三人额头,镇压三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