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章 传授武艺
    “心若在,梦就在,一起都可以重头再来!”

    碧落圣姑带着沉重的声音哀唱了起来,为那些心如死灰的百姓重新塑造活下去的希望。为他们点燃生命之火,替他们照亮烟暗中的前方。指引他们脱离悲痛,重新来过。

    闻听碧落圣姑悲壮的歌音,所有的村民皆是浑身一震,而后跪拜在地,双目滴出血泪:“张神医,谢谢您,谢谢您。若是有来生,我们定当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德....”

    张三行见状,连忙回道:“各位乡民,你们不可如此,这是我应该做的。此刻我们还有大事要做,不可浪费心神。稍后我会开出一个方子,大家可以按照方子抓药。

    虽说这些假死的村民此番被尸毒侵蚀,折损了许多寿元,可他们却还依旧活着,能够看到明天的日出,能够看到明天的日落,这是一件值得欢呼的大事,大家不可怠慢了。”

    “多谢神医指点,我们这就去准备。”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只是未到轻弹时罢了。

    此刻,再坚强的男人也扛不住这种悲痛,虎目含泪。

    众位村民起身,各自背着自己家的亲人往自己屋里去...

    剩下几个机灵的村民和村长皆在等待张三行的指示安排,他们觉得张三行还有许些事要交代。

    张三行见状,笑道:“诸位乡民,要想灭杀尸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一个人也难以成事。因此我希望诸位能够相助我一起行事,共灭尸王。”

    “神医,有事您尽管吩咐,我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留下的几个村民齐声道。

    闻言,张三行也不啰嗦,直接了当的道:“我需要村民在家中为我竖立神像,为我祷告,为我祝福。我需要借助你们的愿力,你们的信仰护身,以此来灭杀尸王。当然,这需要诚心祷告祝福,不可有其他心思,要不然我无法借助你们的力量行事。

    其二,诸位村民可家家摆放三清道像,糯米铺地,烟头血浇溉村庄,驱除尸王的邪气尸毒,削减他们的元气,扑灭他们的凶性。如此我便可以弱胜强,压制他们。

    其三,我一个人要想救治我们整个县的百姓,这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那些人也有假死之人,因此我需要你们游走其他村庄,借我之手解救他们。若是他们也能替我诚心祷告祝福,那是再好不过。若是不愿意也就罢了,这事不能强求。”

    村民闻言,高呼道:“神医,您尽管放心,此事我们定然为您做到。别的村我们不敢保证,但我们这个村,我们敢打包票。每家每户男女老幼绝对诚心为神医您祷告祝福,为您提供助力灭杀尸王,报仇雪恨。”

    “恩,如此就拜托诸位了。待我灭杀尸王之后,便是我们彻底重生之时。到了那时,也就是我们彻底迎来光明之日。”

    张三行满意的应了一声,从背包里取出了同样的符箓,足足有数叠,多不可数。

    将符箓交到了村长手中,嘱咐道:“村长,龚县令那边也在开始着手安排一些事宜,因此具体细节还请您多多费心。至于别的村假死之人,就依照我那个方法行事便可。

    当然,若是别的村假死之人太多,那么符箓可以依照大约每一千人加一张,至于水的量,不需要改变。若是别的村假死之人不多,原有各种数目也不需要改变。”

    村长接过符箓,郑重的点了点头:“神医,您尽管放心,这事儿我定然完美做好,决不会出一丝差错。”

    “恩,如此便好。”

    张三行欣慰的笑了一声,告知了如何调养那些假死之人,如何驱除他们体内的尸毒,助他们早日清醒过来。

    当所有的琐事处理完毕,张三行才和圣姑又急急忙忙朝着其他村子而去,察看其他村子的动静。

    梦如妍听到张三行的吩咐,一阵皱眉,很是不理解张三行的做法:“竟然敢让村民供奉膜拜?将如此之多,如此之大的因果强加于身,难道不怕反噬导致身死吗?”

    张三行不是至高六扇门中人,如此而为在梦如妍看来,就和找死差不多。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让村民供奉膜拜祝福虽然可以得到大愿力,但同样也会遭到杂念侵蚀。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人心绝对齐聚一心,如此行事,若是百姓不齐心,基本上就必死无疑了。

    “三行啊三行,你到底是真有大毅力大愿望,还是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这些村民在你心中很重要,你想替村民报仇雪恨,不顾危险,强加因果在自身,灭杀尸王。你难道真不怕还未见到尸王就身死道消吗?”

    梦如妍觉得张三行纯粹是在玩火,她觉得就连自己拥有盖世道行的父亲也不敢如此行事。不敢让百姓膜拜自己,不敢让如此之重的因果强加于身。

    在她心中,虽然灭杀尸王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但也不值得自己如此冒险。

    想了许久,搞不清楚张三行到底有何想法。她倒是有种感觉,张三行绝对不会自寻死路。

    随后,她也是乔扮了一番,冒冲村民少女驱车追了下去,想看看张三行到底有何目的和手段。

    梦如妍想不通这个问题,这其实也不能怪她。

    在张三行看来,这个问题压根就不是问题。

    毕竟他乃是一个真正的死人,是变异的尸王,没有丝毫命理。

    因此什么因果、反噬也加不到他的头上。基本上对他有威胁的,也就盖世尸王和那些道门高人了。

    且张三行也不是什么大好人,没有利益他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救助百姓。他想要的,只是百姓凝聚的浩然正气罢了。要是没有,他自然也就不会搭理这些人的死活。

    张三行在车上想了一会儿,笑道:“圣姑,我琢磨着你什么时候有空了,能不能教我一些武术啊?我基本上除了一些道法外,没别的本事了。

    要是我以后碰到一些歹徒,恐怕就要命丧黄泉了。就像上次在宴会上,没你相助,我早就被人给打死了。毕竟我现在的道法在那些高人眼中,也就和刚刚入门差不多,没办法依照符箓道术对付普通人。”

    在开车的碧落圣姑闻言,笑道:“你啊你,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只要你道法高深了起来,还要武术有啥用?且你哪有那么多功夫练习武术啊?就连我,都很少用到武术,一般都是用蛊术行事。”

    张三行闻言,苦笑道:“圣姑,你是不知道啊。就那个黄尸王,他就是个武术高手,像个铁打的一般,当年我在他手里吃了不少的亏。我想着,要是哪一天我碰到了厉害的尸王,打不赢了,也可以逃跑嘛。免得功力不足,连逃跑都没机会了。

    再说了,你的蛊术和我的道术又不同。你的蛊虫剧毒无比,你的蛊术也可杀人于无形。天生克制我们人类,这点我是没办法和你比的。”

    “得得得,算我怕了你了。”

    碧落圣姑摇了摇头,骂道:“你这个家伙,我们头一次见面,当时我就是手痒试探了你一番,你就搞得我下不来台。现在倒好,你还有脸向我求教武术?

    要知道,像当时我们那种情况,我不暗中找你麻烦,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毕竟你那时可是实实在在落了我的面子呢。”

    张三行闻言,面色通红尴尬无比,不知道说啥好。

    和碧落圣姑接触几次下来,他倒是觉得这个碧落圣姑好似自己的姐姐一般。对自己还算比较厚道,基本上有啥事她都愿意帮忙。

    碧落圣姑空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典籍仍到了张三行的手中,笑道:“这本典籍你且先拿去看看,记住,你不能将里面的内容告诉给其他任何人。当然,你那两个老婆除外。要不然,你就别怪我真的翻脸了。

    等这些事忙完了,我再教你具体的练习之法。不过依照你目前的情况,要想练得有所成就,估计得要不少时间。”

    张三行接过典籍,满脸欢喜:“圣姑,上次那事是我不对,你就把它忘了行不行啊?还有,下次我不叫你圣姑了,我叫你姐姐或者叫你师傅算了。”

    说到这,又是问道:“圣姑,这本典籍里面的武术厉不厉害?我练成之后,能够打赢多少人?”

    “扑哧,噗嗤!”

    听到张三行问出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碧落圣姑忍不住笑了起来。

    “练成?张老弟,你要是能融汇贯通,那我任你驱使,给你老婆洗衣做饭伺候着。这本典籍里面的武术,就连我也就学了那么两三成。要是全部学会了,基本上可以在万军当中取上将首级,不惧别人围攻了。

    且就算武术没练到家,身法练到家了,那也快速无比。最起码也超越了车子开起来的速度。”

    “啥?这么厉害?”

    张三行一听这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典籍。

    “哼,你以为呢?这本典籍乃是武学大师亲笔所铸,至于大师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了。当年这个大师,乃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就连道门高手见到他也得退避三舍,不敢争持。”

    碧落圣姑笑了笑:“至于叫我什么姐姐师傅之类的,那到不必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圣姑这么一个称号。倒是你,我觉得叫你小弟还是比较好,顺口。”

    张三行看着碧落圣姑将这么一本盖世秘籍毫不吝惜的送给了自己,满心感动。觉得自己以前算计碧落圣姑,忽悠她来此陪自己涉险,有些愧疚难当。

    “圣姑,多谢了。以后要是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定当全力以赴。”张三行郑重的道。

    “呵呵,你有这个心就好了。”

    碧落圣姑很是随意的轻笑两声:“我也没啥太大的愿望,只想活的长久一点,本事高一点就行了。免得遭人欺负。”

    “.....”

    闻言,张三行心中有了计较,也不再多说什么,翻起了书籍典籍,熟记里面的内容招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