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一章 领悟武学
    车子在这些坑坑洼洼的村路上急速行驶着,原本宁静幽雅的乡村此刻了无生机,暗黄一片。

    有数的燕雀孤单形影飞离村落,显得甚是萧条,一片荒凉。

    张三行对于大地显现没落的景象并未在意,他的心神一直沉浸在了那本武学典籍上。

    “武者,侠也!勇往直前,刚正不阿!”

    翻开典籍封面,张三行看到头一页所铸的武之定义。

    这区区十来个字在张三行看来,每一笔、每一画皆是刚劲有力,侠义仁心封存其中。

    他知道,写这本武学秘籍的大师在写这几个字的时候,灌注了全部心神,将他对武的定义透过字迹给完美无暇的展露了出来。

    喃喃自语念叨了数遍,张三行的目光紧紧盯着这十几个字的落笔和回笔痕迹。

    这些字,写的既不是正楷,又不是小篆,更不是什么草书。

    这是那位大师心神合一,随性落笔。每一个连笔之间,仿佛都有一股强悍的武学气息流转。

    张三行认为,若是每一个字都看成一个人的身体,那么这些笔迹书法就是武学招式,武学心法运行图。

    看了许久,张三行根据字迹中透发的韵味来运转体内尸气,充当武学真气游走周身。

    在以往的时候,张三行体内的尸气只是依照尸道秘法淬炼,凝聚尸丹,无法化成护体真罡,无法更有效的利用尸气灭杀高手。

    此刻,他像是打开了一闪心灵之门一般,认为自己体内的尸气完全可以幻化万千攻击手段,透发而出。

    “一道通,万道通,法法相通。尸气既真气,真气既尸气。武之极尽便是道,道之极尽便是武。道化万千,万千衍生...”

    随着张三行尸气的运转,在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缕缕黄色光芒,将他完全笼罩了起来。

    这些光芒拥有及其强悍的柔韧性,流转不息。

    在开车的碧落圣姑看到张三行在车上啥话也不说,有些憋闷,不由得转过方向看了张三行一眼。

    当她看到张三行紧盯着武学秘籍定义章看个不停时,有些发愣。

    这一篇,她不晓得看过多少遍。

    除了感觉这一篇的书法有些独特之外,她并未进行过更深层次的了解和领悟。她琢磨着,这些字也不过是作者给练武之人竖立武侠之心罢了,并无其他用途。

    现在她看到张三行紧盯着自己并不在乎的篇章观看,很是惊疑。当看到张三行周体黄光大盛,好似护体真罡一般,惊讶的合不拢嘴:“不是吧?领悟到了武侠真谛?进入了武道门槛?”

    愣了许久,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呵呵,道法通,万法通,这个道理我也琢磨了许久。可是始终无法实现蛊术和武学合一,两者并用。看来小弟还真有这个天分,我不能比啊。”

    碧落圣姑一般出门,都要随身携带这本武学秘籍。

    她也期望着自己的蛊术能够和自己的武术相互融合,相互演化。

    但她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没办法做到合一的境界,这令得她有些无语。

    若是单单只说武术造诣,她也称得上顶尖高手一级的人物,离宗师也不是太远。

    若是单单只说蛊术造诣,她同样也算得上超级高手。

    只是这两样造诣,她融合不了。

    这就好似她拥有两个宝藏,但却只能轮转用其中的一个,不能合在一起用。显现不了两个宝藏的价值,发挥不出两个宝藏应有的能力。

    约莫过了数个时辰,张三行缓缓的收回了目光,终止了体内的尸气运转。

    闭上双眼,平息了一番心绪,调理了一番尸法。

    “圣姑,这本武学秘籍果然非凡啊。简简单单的十来个字,我都不能完全领悟,只能粗糙的照模照搬。看来我要想练得有所成就,那真不知要耗费多长时间啊。”

    张三行感叹了一声,神色充满了敬仰。

    他依照这十来个字的笔迹,模拟其中蕴含的武学真气,运转自己的尸气。可是运转了许久,都不能做到如行云流水一般完美无暇。他觉得这些东西太过高深,自己完全把握不住精髓。

    在他看来,这就好像一个老拳师当着自己的面摆出一个简单动作,而自己就站在一旁照模照样的学,但就是没有老拳师摆出的自然,没有老拳师摆出的气韵。

    自己摆出的动作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但实则也就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经不起风吹起打。不比老拳师,一个动作就好似罄石一般。任狂风呼啸,任暴雨拍打,我就是不动如松,万物合一。

    碧落圣姑闻言,苦笑两声。想了想,笑道:“小弟,你就别不知足了。都说一口饭吃不成胖子,你虽说是道法高手,领悟武学是要比其他人快很多,但说到底你以前还是没有接触过武学。现在就短短几个时辰你就领悟到了一些武道真谛,这已经很不错了。

    就那开篇,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我也知道那个开篇应该是总纲一类的东西,妙用无穷,变化万千。可我练了二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领悟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说我现在的武学功底不错,但这都是从后面的章节领悟的,是靠时间磨出来的,比不了你。若是时间长了,你绝对比我厉害的多。

    呵呵,或许我真不该说给你老婆洗衣做饭当丫头使唤那样的话。现在看来,或许要不了几年,我就要去伺候你老婆了。”

    “噗....”

    张三行闻言,使劲的憋着笑意,回道:“圣姑,看你这话说的,我老婆哪敢使唤你啊?别的不说,就说你现在也是我大姐了,如此也就是我老婆的大姐。你说她们还敢驱使你吗?”

    “呵呵...”

    碧落圣姑轻轻一笑,回道:“你就别扯了,什么大姐啊,这还不都是说着玩的?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都这样,更何况你我这样的?我就指望着日后你有所成就了,能够给我一点好处,帮我一把也就知足了。”

    “俗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张三行摇了摇头,神色郑重的道:“圣姑,我既然先前认你做我大姐了,那我岂有反悔之理?更别说什么说着玩的了。求道之路崎岖险峻,我也不知道我和我老婆能够在这条道上走多远。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定护佑大姐你一生。大姐你千里迢迢前来助我灭杀尸王,虽说当时我们都有互相利用的心思,但说到底你还是来助我了。现在你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将这等深奥秘籍赠送与我,此等恩情,我岂能忘怀?

    我虽然不知这本秘籍是何人所著,但仅凭开篇之章,便知这本秘籍也是举世无双的宝物。丝毫不比那些修道大门大派的秘法差分毫。大姐,我既然开口称呼你为大姐,那么在以后的将来,你都是我张三行的大姐。若我违诺此言,道尊诛之。”

    碧落圣姑闻言,怔了一怔。

    看着一脸郑重之色的张三行,碧落圣姑直感心里大是安慰。

    她送给张三行这本武学秘籍,也就是想送张三行一个恩情,期待以后张三行有所成就了可以帮自己一把。

    毕竟正如张三行所言,求道之路崎岖险峻,若是没个知心好友互帮互助,那么陨落的危险将有九成九。

    对于普遍的修道高人而言,什么亲情、义气、感情之类的都是浮云。在道法真谛跟前,在巨大的灾难跟前,都可以随时抛弃。

    碧落圣姑现在听到张三行此言,料定张三行日后哪怕是不能全心全意相助自己,但最起码也会比别人好,能够花费一些功夫帮助自己。

    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在没有丝毫利益交换的前提下,能够得到别人无私的帮助,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值了,值了!”

    碧落圣姑轻声叹了一声,她知道,自己送出去的秘法得到回报了,且这个回报远远超出了自己原先的打算。

    “小弟,有你这话我心满意足了。别的不多说,在你我道法差不多的前提下,只要你需要,我都能随时给你任何帮助。若是你日后道法通天,那我也就无能为力了。毕竟到那个时候你也不需要我的帮助,而我的资质也是追不上你的脚步。”

    说完此话,碧落圣姑也不再多言,专心开车。

    张三行见状,心里定下决心。而后也不多言,在车上替碧落圣姑引路。

    又是约莫开了一个来时辰,张三行突然眉头一皱,呼道:“大姐,快,下车!”

    “嗯?什么?”

    碧落圣姑看了看漆烟的四周,不知张三行怎么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这令得她一时没缓过神来,有些发蒙。

    “有尸王,我感应到了尸王的气息。大姐,我们下车去找找这个尸王。”张三行回道。

    “有尸王?”

    碧落圣姑一听这话,顿时大喜。

    她这一辈子,还没碰到过什么真正的尸王。以前所接触的,也都是稍微厉害一点的僵尸罢了,并没有尸丹。

    在这一刻,她显得颇为兴奋,暗道自己终于可以见识一番真正的尸王了,可以品尝尸丹的美味了。

    “小弟,这个尸王是什么级别的?厉不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