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四章 姐弟双战尸王
    尸尊冥戒乃是尸道至高宝物,蕴含天尸三尊伟力。

    当年黄尸尸气面对这枚戒指的时候,也是避其锋芒,不敢与其直面碰撞。

    现在这头尸王只不过是橙尸境界罢了,还未达到黄尸境界,它自然也同样惧怕尸道天尊的宝物。

    这个冥戒散发出的至高威压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没啥了不起的。但对于尸王来说,简直就是克星,不能招惹,不能抵抗。

    它拥有吞噬万尸,驱使万尸的能力。

    若不是张三行控尸法门不够,不能更好的催动这枚冥戒的力量。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凭借这枚冥戒号令天下群尸,让天下尸王不敢反抗,必须得听命行事。

    此刻的张三行只能凭借这枚冥戒号令刚刚死了的尸体,号令刚刚踏入尸道的尸王,也就是赤尸。

    只有这种尸王,他才可以全面驱使和控制,完完全全压制这些尸体,牵引他们的灵识,让他们为自己效力。

    这枚冥戒的力量和作用,差不多和皇帝的传国玉玺一样。

    玉玺一出,诸侯臣服。

    当然,若是玉玺落在了没本事、没势力的人手里,诸侯自然不会惧怕了。反而会强行掠夺,据为己有。

    此刻,张三行的尸气本源实际上也就是橙尸大成境界罢了,离达到黄尸境界还有一些路要走。

    不过他又是人类身份,可以催使道法和符箓,这又比一般的尸王强悍不少。

    只有那种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尸王,比如说那个尸中皇后,那个尸皇他们这种尸王也可以催使符箓杀敌。

    只是他们并非人类身份,催发符箓的威力要稍微弱一点点。

    大儒尸王突然面对这么一个变化,连忙躲闪一旁,不敢硬接张三行的尸法。

    然而,张三行催发的符箓也不是什么没用的废纸,反而威力及其强大。

    此刻这些符箓感应到自己要灭杀的目标躲在了一旁,也自主调整方向,依旧紧追不舍,灵性十足。

    于此同时,张三行连连催动宝镜,接引皓月精华之力,散发宝镜神威。

    一道道拥有绿尸威势的神光迸发而出,化作天罗地网一般,将大儒尸王躲闪的空间牢牢的锁定了起来。

    当宝镜射出的每一道光芒打在了大儒尸王身上后,这头大儒尸王的尸气就消散一部分,被尸尊冥戒强行吸纳。

    反观另一面,碧落圣姑虽然武艺超绝,但她的武术真气不是克制尸气的最佳手段。

    将军尸王一开始被碧落圣姑压着打了一段时间后,倒也缓过了一口气,稳住了身形,不再是被碧落圣姑压着打的局面。

    他乃是盖世尸王,拥有超强的防御力,浑身上下都好似铁打的一般,不惧兵器加身。

    碧落圣姑的皮鞭抽在了这个尸王身上,除了打得尸王有些疼痛感之外,并无其他伤害。更别说什么打散护体尸气了,完全做不到。

    碧落圣姑见状,便知自己的武术只能占据一些便宜,但克制不了尸王。连忙借助武学招式,催动蛊术。

    顷刻之间,密密麻麻的蛊虫不知道从那个地方冒了出来,朝着尸王冲了过去。

    而那只色彩斑斓的蜘蛛蛊虫则在一旁不停的吞噬尸王护身尸气,威势倒也生猛。

    碧落圣姑浑身上下涌起一股烟烟,和对方的尸气分庭抗礼。

    虽然没有办法吞噬对方的尸气,但也可以阻挡对方的尸气侵蚀自己。

    打斗了一阵子后,碧落圣姑明白自己的蛊术能够给尸王带来伤害,只是伤害的效果不是很理想。唯独自己的蛊虫才有些本事,能够给尸王带来不小的伤害。

    将军尸王看到碧落圣姑招式非凡,恼怒万分。

    他生前就是一代宗师人物,而后征战沙场,身经百战,武学功底甚是不俗。

    此刻,他竟然起了好盛之心,和碧落圣姑比起了武学招式。想要在武学领域,压制碧落圣姑一头,证明自己不仅尸法无双,武学本领更是超绝。

    又是缠斗了许些功夫,将军尸王渐渐的找回了当年的感觉,大开大合,一招一式莫不威压天下。

    “贱婢,受死!”

    将军尸王好似回到了当年征战沙场的场景,抬手一掌朝着碧落圣姑的胸口拍了过去。

    碧落圣姑见状,顿时大骇,连忙展开身法,躲闪此招。

    但是,将军尸王打出的这一招并非普通的掌法,而是赫赫有名的奔雷掌,变化万千,鬼神莫测。

    碧落圣姑虽然身法无双,但这个将军尸王的武学造诣也不低。这一掌虽然没打中碧落圣姑的胸口,但却顺利的打在了碧落圣姑的左肩上。

    一掌之下,打得碧落圣姑左臂毫无力气,手中的皮鞭也是随之落地。

    要不是在关键时刻碧落圣姑使出了四两拨千斤之术,恐怕她这条臂膀就要彻底被打废了。

    受了一掌,碧落圣姑逃到了一边,稳住了心神,自语道:“不愧是尸王,果然厉害。以武学为根基,以尸气来护体。功防有序,章法有灵。”

    此刻,碧落圣姑知道,若是以正常的拼杀方式,自己还是要吃不小的亏。

    看了看一旁的张三行,当看到张三行压着那个大儒尸王穷追猛打。眼看大儒尸王就要被活活打死,碧落圣姑好是一阵无语。

    以她的见识,自然知道那个大儒尸王和这个将军尸王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而然,现在张三行只是简简单单的催动几张符箓,晃了晃手中的宝镜,就能全面压制可以打伤自己的尸王,这让碧落圣姑心里很是受伤。

    人家灭杀尸王风淡云清,而自己灭杀尸王却是费力之极,一种不平衡的感觉直涌碧落圣姑的心头。

    “铛铛铛,铛铛铛!”

    全面了解了一番尸王的具体能力后,碧落圣姑毫不犹豫的摇起了紫金铃铛,催动符箓震散了将军尸王打过来的尸气。

    微微运转了一番武学真气,恢复了左臂的活动。

    “孽障,我碧落还从来没在武学一道上被人打伤过。今日是我灭杀尸王的第一战,我就让你见识我碧落真正的武学,真正的蛊术。”

    碧落圣姑之所以受伤,说到底还只是不太熟悉尸王,不太习惯这种交战方式,没有经验。

    此刻她基本上摸透了和尸王争斗的套路,知道应该怎么和尸王打才比较合适。

    调息好了之后,碧落圣姑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杀气冲天,威势震荡四野。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孽障,受死!”

    碧落圣姑此刻完全抛开了那种恶心的心理,抛开了那种试探的心理。真正展现出了她的武学造诣,施展出了她凌厉的手段。

    此时她以蛊术为基,借助蛊术的力量传达到双掌之间,借助无匹的招式,要直接拧下尸王的头颅,打碎他的灵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