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五章 小妞摘桃
    “哼,贱人,雕虫小技,也敢在本王面前张狂?”

    将军尸王看到碧落圣姑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招法凌厉,掌掌生风,他也不敢大意。

    口头上蔑视了一句,而后也连忙换了招法。竭尽全力催动尸气护体,要和碧落圣姑大战三千回合。

    “穷尽黄河,倒挂九川,太乙断魂掌!”

    俗话说宁挨三拳,不受行家一掌。

    拳头只是打皮肉,掌法却是劈筋骨。

    此刻,碧落圣姑丝毫不顾及那些狰狞的尸虫,掌掌如同利刃一般,朝着尸王劈杀而去。

    每当尸王身上的尸虫朝着碧落圣姑手臂侵蚀而去的时候,她便震动蛊术,像是捏死臭虫一般,将其灭杀。

    “王道无疆,尸毒天下!”

    将军尸王被碧落圣姑连劈数掌,打得尸气紊乱,他满脸惊恐。

    此刻的他终于知道,碧落圣姑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女中战神。招法之玄妙,武学真气之浑厚,丝毫不比自己当年巅峰差分毫,乃是真正的盖世高手。

    在强行承受了数掌之后,将军尸王再也不敢和碧落圣姑对拼招式。而是展开了尸道秘法,鼓动尸气,运转尸毒。

    碧落圣姑见状,冷笑连连,寒声道:“哼,不知死活的孽障。若是你达到了黄尸境界,或许我会惧你三分。此刻你只不过是橙尸罢了,也敢在我碧落面前嚣张?”

    “杀!”

    碧落圣姑好似化身成了一个盖世女杀神一般,一掌接着一掌劈出,乌光缭绕,蛊术冲天。

    于此同时,那只本命蛊虫在她的驱使下,也是威力暴涨,生猛无比。

    另一面,张三行在全力驱使符箓,布下灭尸大阵之后,那个大儒尸王就已经被牢牢的困死在了阵中,灵识被磨灭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要不是张三行顾忌怕把对方的尸丹打的灵气耗尽,他早已全面催使八卦神镜灭了这个大儒尸王了。

    此刻,张三行依仗尸法高深,符箓精妙,不停的抽取对方体内的地气生机,凝练自身尸气,培养尸丹。

    此时张三行把这个恐怖的尸王完全当作了天材地宝唐僧肉来吞噬,狞笑连连。

    这个尸王在短短的一天功夫内,联合其他盖世尸王发动瘟疫尸毒,灭杀成千上万的百姓。凝聚了无数地气生机在体内,此刻这些好东西却都是便宜了张三行。

    张三行若要想汲取地气生机,他是万万不敢对普通人下手,只能吸取天地自生的灵气。

    此刻这个尸王灭了无数百姓,抽取了大量的生机地气,张三行早已垂涎三尺。想抓住尸王,将这些地气生机给转化过来。现在他见到这个机会来了,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

    在暗处观战的梦如妍一开始看到张三行一个大男人对付大儒尸王,让碧落圣姑一个女人对付将军尸王,深深的鄙视了一番张三行。认为他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没啥真本事。

    此刻她看到张三行神威盖世,驭使符箓的手段和对道法的运用已达登峰造极之境,惊骇不已。

    暗暗比较了一番,知道自己在这些手法的运用上比不上张三行,比他差远了。

    看了一眼张三行阵中的大儒尸王,梦如妍知道那个尸王的尸丹自己是没有办法抢到手了。

    此刻的她,不敢直面针对张三行,被张三行的手笔给震惊到了。

    而那个碧落圣姑虽然武学招式无双,但在梦如妍眼中,这也没啥了不起的。

    看了一阵子碧落圣姑和将军尸王比斗拼杀,知道自己要想杀了碧落圣姑,虽然有些难度,但也不会太大,了不起也就在床上躺个把月罢了。

    若是和张三行进行生死拼杀,绝对要被张三行的符箓打得灰飞湮灭,毫无幸存的道理。

    盘算了一阵子,看到将军尸王也差不多扛不住了,急忙从暗中冲了出来。

    秀手连连飞舞,一道道金光闪闪的符箓朝着将军尸王的后背贴了过去,定住他的身躯,封印他的尸气。

    与此同时,她那双带着雪白纱套的芊芊玉手夹杂着缕缕黄光,探向了将军尸王的丹田。

    “咔嚓,咔嚓!”

    梦如妍的双手好似势不可挡的神剑一般,瞬间就冲破了将军尸王的护体尸气。伸到了他的体内,震碎了尸虫。紧紧一握,抓住了三颗黄橙橙的尸丹。

    一抓住这头尸王的尸丹,梦如妍绝美的容颜上展现出了缕缕笑颜。

    而后身形暴退,另一只手望空一扬,漫天道法催动符箓挡在了身前,阻挡碧落圣姑的追赶。

    而后她在这个间隙之间,抽空朝着远方跑去,不做丝毫停留。

    此番她虎口拔牙,夺取尸丹做得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且她的时机也是找的非常恰当,正处在将军尸王无力他顾之际,正处在碧落圣姑凝神换招之际下手。

    因此,在她从刚开始出手到成功夺取尸丹,整个过程进展的非常顺利,没有丝毫难度和障碍。

    尸丹被夺,将军尸王瞬间失去了力量的支撑,灵识涣散,身死当场。满身血肉尽数枯瘪,成为了一具干尸。

    而碧落圣姑眼看就要灭杀尸王,夺取尸丹。不料这时候竟然有人前来摘桃子,这样的场面令得她怒气直冲九重天,火气燃烧尘世万物。

    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

    碧落圣姑恨得咬牙切齿,想着自己千辛万苦,图谋了许久才得到的东西,此刻却眼睁睁的飞了,气急不已。

    “混账,给我留下来。”

    碧落圣姑抬手朝着梦如妍的后背拍出一掌,密密麻麻的蛊虫也是及时飞出,要将对方留下来。

    梦如妍见状,冷笑一声,很是不屑碧落圣姑的本事。慢条斯理的取出一张符箓,看也不看往身后一抛,立马就把碧落圣姑的招式给拦截了下来。

    碧落圣姑见状,脸色气的通红。

    此刻她倒是知道,这个来人道法非同一般,很是迅猛,自己完全受克。

    略微一想,也是同样取出一道符箓朝着对方拍去。

    这道符箓通体蓝色,神妙无双。

    碧落圣姑身上所有的符箓都乃是张三行亲自赠送的,威力不同凡响。

    毕竟当时张三行觉得自己欠着碧落圣姑的人情,给她画的符箓不能太差了,要不然面子上过不去。

    “咦?”

    感受到了自己身后有些不寻常的气机冲来,梦如妍连忙转过身。

    当她看到这张蓝色的符箓后,她满是惊恐之色。

    而后再也顾不得什么,连忙移动身形,闪向一旁,不敢让这道符箓靠近自己的身体。

    她乃是道法高手,自然知道符箓都有灵性。

    躲过了符箓后,又是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横于胸前,芊芊玉指光芒迸发,催发令牌的力量抗拒这道符箓。

    “去!”

    令牌被催发,梦如妍将其望空一抛,朝着那道蓝色符箓撞击了过去。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震天的炸响声响起。

    蓝色符箓和令牌相撞之后,符箓瞬间被撞击的化成了灰尘,令牌也是在空中晃了一晃,光芒暗淡。随后又冲到了梦如妍的手中。

    梦如妍接过令牌,急忙逃窜而去,不敢久留。

    不过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三行也是解决了大儒尸王,吸干了他体内所有的地气生机,取出了尸丹。

    此刻他看到有人抢夺尸丹,冷笑道:“向来只有我抢别人的东西,还从来没人敢抢我的东西。今日你敢抢我大姐的尸丹,我必将你打入轮回,贬为尸奴。”

    说完,张三行将手中的八卦神镜一转,背面对准月光,朝着梦如妍冲去。

    “阴阳两相,生死轮回。尸道无常,生机永存!”

    张三行连连抛出数张符箓,伸手一指,绿光乍现,这些符箓立马燃烧了起来。

    燃烧起来的光芒被八卦神镜背面吸收,神镜更是非凡,一道道凌厉的神光狂涌而出。

    在这之间,张三行也是冲到了梦如妍的跟前,抬手一掌拍了过去。

    梦如妍看到张三行亲自杀来,料定不好。原本收起的令牌不得已又拿了出来,抗衡八卦神镜。

    随后,她也连忙架起玉手,和张三行对拼了一招。

    “放下尸丹,饶你不死。”张三行冰冷的道。

    “哼,本小姐就不放,你能奈我何?”梦如妍针锋相对道。

    “咦?女的?”

    一开始,张三行到没注意这些事,且梦如妍还蒙着面纱。

    此刻张三行听到对方的声音,便知对方是一个妙龄少女。

    不晓得这个少女是怎么回事,但看到对方竟然还敢和自己针锋相对,冷笑三声,寒声道:“不给?呵呵,你是女的更好。本少正好缺少暖床女奴,那我就灭了你的灵识,让你成为我的暖床女奴。”

    说完,张三行也不再废话,直接出手擒拿。

    此刻的他琢磨着此人本事不小,若是将她擒拿,而后吸干她的道法根基,也是个不小的收获。

    就算不吸干,抓回去给叶紫当丫头使唤也不错。

    “你,无耻....”

    梦如妍听到张三行说要将自己抓住当暖床女奴,顿时气的咬牙切齿,暴跳如雷。

    现在她看到张三行毫不留情的出手,便知张三行定然是没有什么顾忌心理,而是实实在在的想抓捕自己。

    想到这,也不敢含糊,连忙催动令牌与之相抗衡。于此同时,她的双眼神光涌动,配合令牌的威势抗拒张三行。

    “无耻?呵呵,随你怎么说好了。反正我等抓到了你,你就是我的女奴了,到时候我还怕你不听我的话吗?”

    张三行和对方拼了几记,清楚对方比起自己还差了许些,自己完全可以压制对方,将她抓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