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七章 金木高悬火灵葬
    “哦?你说的是那张“天心摄魂符啊?”

    张三行听到碧落圣姑说起那张蓝色符箓,笑道:“大姐,我送给你的符箓当中,也就那张蓝色符箓最为厉害。只是那张符箓也不是我画的,是我爷爷以前留给我的。

    以我现在的能力,画不出那张符箓的十成威力。且当时那张符箓的威力并没有得到全面释放,大姐你的驭使法门和运转心法没有发挥到极致境界。

    要不然,仅凭那一张符箓,就算杀不了那个小妞,最起码也能将她打成白痴。至于那个小妞手里的令牌,呵呵,她也催动不了什么威力。我顾忌的,只是怕那个小妞利用秘术联系高人传讯罢了。”

    “天心摄魂符?”

    碧落圣姑一听这个名字,顿时就觉得很是高大上。

    毕竟她先入为主,已经见识到了这张符箓的威力。

    微微思索了一番,笑道:“小弟,下次你给我画符箓的时候,就给我弄那种蓝色的天心摄魂符,我用着感觉很是威风,我很满意。”

    “行,等空下来了我给你画个百十来张。”

    张三行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随后又道:“大姐,折腾了这么久了,我们也该歇息一会儿了。现在天色才刚刚亮,我们就在车上睡一会吧。等有了精神,我们再去那些村里看看。”

    “恩,我也确实有点困,有点累了。”

    碧落圣姑和将军尸王打斗,费了不少力。且当时爬山涉水几个时辰,她的体力也是消耗的差不多了。

    现在一听张三行这话,顿时困意涌上心头,趴在车子方向盘上,睡了过去。

    张三行见状,也是躺在了后排的座位上睡了过去。

    至于那个梦如妍,虎口拔牙失败。凭借自己身后势力的威势强行强逼张三行让出一步,让自己拿走一颗尸丹后,她本想着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要找叶紫和姜清水报复回来,怎么说也得给她们一些教训。

    可是当她想到张三行本领如此高超,单个灭杀黄尸王基本上没啥问题。

    想着黄尸尸丹妙用,梦如妍依旧不知进退,暗中又是跟起了张三行。盘算着这次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再来一次虎口拔牙夺取尸丹。

    古言有训,阎王要你三更死,无常不敢留你到五更。

    又有名人古训道:“不做死,不会死。”

    这个梦如妍明知道自己是凭借身后的势力侥幸逃得一命,但她却还不知进退,非要再一次以身涉险虎口拔牙,如此也就注定了她的...

    闲话不提,且说梦如妍率先下山后,先来到了张三行那辆车子跟前,利用高科技施了一些手段,给这辆车子做了一个布置。

    当所有布置安排妥当后,她才驱车朝着远方奔驰而去,甚是悠哉。

    她的这些布置乃是一个定位监控系统,她想凭借这个系统追踪张三行两人的踪迹。免得自己靠的太久,被他们发现了。

    她琢磨着,只要张三行的车子在某个地方停的时间比较久,那么自己就赶紧定位一番,查询他们的具体位置。而后根据实际情况判断,自己到底要不要赶过去。如此,也就避免了许多麻烦。

    暴露了一次,第二次跟踪梦如妍自然会小心很多了。虽说她不怕张三行和碧落圣姑真的敢杀自己,但也怕他们折磨控制自己,怕张三行把自己抓起来当女奴。

    一上午时间,一晃而逝。

    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两人在车里睡了几个时辰后,精神也好了许多,恢复了许些体力。

    张三行揉了揉眼睛,笑道:“大姐,走吧,现在也该去那些村子转转,看看情况了。”

    趴在方向盘上的碧落圣姑闻言,笑了笑,开起车子,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又是开了个把来小时,两人来到了一户农家家里,洗了把脸,吃了一顿饭,问了一些情况,依旧朝着村里而去。

    这次张三行来到的乡村名叫“万福村”。

    这个村有些特别,正是那个家家供奉道像、佛像的村子。

    也正是因为这个村子的存在,因此才使得尸王被这些受百姓日夜香火供奉的神像所影响,推延了尸毒瘟疫蔓延的脚步,损伤了尸王一部分元气。

    自当张三行听到龚县令说起这事的时候,心里有些惊疑。

    不晓得这个村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俗,毕竟家家户户供奉神像,此举有些不太符合龙炎国的规矩。

    且张三行还琢磨着,这个村的老百姓定然不敢自作主张这样搞,定然是以前有高人指点。

    这个村虽说有神像护佑,但却也惹怒了尸王,因此这个村的情况更是比其他村子的情况严重的多。

    目前的情形,就好似这个万福村充当了先锋,以一击之力硬抗几大尸王,惹得尸王暴怒。

    因此,这个村存活下来的百姓实在是没有多少,连两百人都不到。

    不过这个村虽然伤亡惨重,但是村中百姓却是依旧毅力十足,不肯屈服于尸王的淫威之下,每个人心中都有及其强烈的信仰。

    是以如此,从灾难爆发开始,直到现在,这个村依旧不曾丝毫紊乱。活着的百姓各自收拾亲人的尸骨,信念及其坚定,没有像黄田村那般自暴自弃。

    车子开到村子中间位置后,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下了车。

    一下车,两人皆是面面相觑,一脸震惊之色。

    他们发现,这个村弥漫着一正一邪两股强大的气息。

    邪气不用说,张三行立马就知道这是尸王的气息。

    此刻,整个村子上空都被一股朦胧胧的云烟所遮盖,及其压抑。

    好似这两股气息争斗到了最后环节,一旦哪一方落败,必定会全面爆发出毁灭性的打击。

    “小弟,这里的祥和正道气息好强烈啊。”

    碧落圣姑震惊过后,一脸凝重之色的道:“我能感受到这股气息乃是当初整个村子百姓信念所凝聚,不惧万邪,可避万法。真想不到,区区一个平凡的村庄,竟然有如此信念的百姓?哎,难怪我苗疆不敌中原,这里面果然有缘由啊。

    依照这个气息来判断,这些百姓虽然不会道法,但是他们的信仰却足以媲美那些超级大门派的弟子,浩然正气足矣称雄。我想这次要不是有数位尸王合力,恐怕单个尸王是没有丝毫办法可以威胁到百姓的性命吧?”

    “恩,大姐你说得不错。”

    张三行也是猛地点了点头,他也能感受的到这个村子的特别。

    若是真要凭借浩然正气来评判天下第一村,在张三行眼中,基本上非这个村子莫属了。

    当然,此刻那个黄田村也不可小视。

    他们此刻的信仰也都彻底凝聚,万众一心信仰张三行,认为张三行是上天派遣下来的救星。只要有他在,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张三行知道,只要给黄田村时间,他们那个村必定会有一段超级辉煌的时刻到来。有信仰,就有动力。有动力,就有发展。

    “大姐,想来曾经定然是有大高手来过这个村,并且那个大高手在整个村子百姓心中宛如天神一般,不可动摇,每个百姓皆都诚心信仰,供奉膜拜。”

    “恩,应该是这样的。”

    碧落圣姑点了点头,笑道:“小弟,这个村子的情况就和那个黄田村差不多。现在黄田村还不是因为你的存在,使得他们真正做到了万众一心,浩然正气聚而不散,神威不可度量?”

    “哎,大姐,你错了,我比不上这个人。”

    张三行摇了摇头,叹道:“这个村不同,那个人应该不是这一代的人。他或许早在几代以前来过这个村,在这个村种下了信仰。现在几代过去了,当初那些百姓的后代信仰依旧如初,这是真正做到了凝聚一心,传承万代啊。

    然而,那个黄田村却不一定会这样。或许他们这一代会一直信仰于我,凝聚浩然正气。但到了下一代,这就难说了,或许到了那时他们早就把我给忘了。”

    “呵呵,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了,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碧落圣姑轻笑两声,随后朝着那些百姓家中而去,询问此事的缘由,查探百姓的安康,解救假死之人。

    看了几户人家,一座格局颇有些门道的农户院子落在了碧落圣姑眼中。

    碧落圣姑见到这座院子后,打量了一番,心中有了许些计较,和张三行叩响了门板。

    这家农户院落的大门上此刻挂着两个雪白的灯笼,门墙两旁也贴起了白色的对联,让人一看,便知此家在最近逝去了亲人。

    叩响门板后,碧落圣姑轻轻的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一映入碧落圣姑和张三行眼帘的,便是这个院子正中央并排放着五口漆烟的棺材,棺材被木质板凳隔离地面几十公分。且在棺材和木质板凳隔离的地方,四角都放有四枚铜钱,每枚铜钱都被红线牵连着。

    且在这五具棺材下方的空地上,皆都放有一盆清水,清水里面放置着香坛,香坛里面也都点燃了三株香。

    一见这些事物,张三行惊呼道:“这是?金木高悬火灵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