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八章 村长来找
    “什么,小弟?你说什么?”碧落圣姑有些狐疑的问道。

    张三行闻言,并未回答,而是紧盯着那五副棺材一阵观看。

    看了许久,才仰天长叹道:“高人,果然是高人啊。这等葬法,我都不敢轻易使用,就怕这些尸体承受不住香火供奉,承受不住“水元金母”冲击,从而引发尸变。”

    一百二十八章   村长来找

    叹息过后,张三行才对着碧落圣姑解释道:“大姐,这种葬法很是奇特。世人都相信有轮回来生,这个葬法也差不多是针对轮回来生的,有点像佛门往生的意思。

    用这等葬法之人安葬的死人,一般都是因怨气极重或者遭遇及其重大变故突然逝去的人。且这个葬法是要依靠风水才能布置,要不然别说死人往生,活人得福。能够不尸变,不成为盖世凶尸这就已经不错了。

    这个葬法我曾经也研究过,实际上没有太大的用途。但是有两点很明确。其一,只要一切顺利,那么这个死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尸变,哪怕是被尸皇抓去了亲自施法也没用。

    其二,与死人有直接关系的亲人基本上每晚都能梦到这个死人,有点阴阳相隔,梦里相会的意思。

    只是布置这个葬法颇为耗费心神,若不是因为太过思念亲人无法割舍亲情,几乎到了可以放弃其他任何事物的程度,一般不会轻易布下这个葬法。

    现在这个布置的手笔有些粗糙,想必不是高人亲手所布,而是布葬之人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得到了高人的精髓才布置的。”

    听到张三行这么一番详细的解释,碧落圣姑倒也明白了过来。

    知道这个葬法若是一个不慎,铁定要尸变,祸害乡里。若是一切顺利,那么绝对不会尸变,没人能够奈何的了尸体,就连尸皇也不行。

    两人微微理了理思绪,绕过棺木,朝着大厅而去。

    此刻,大厅中只有两人,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头,一位约莫六七岁的女孩。

    两人身穿一身孝服,手中各自拿着一张相片,愣愣的看了起来,丝毫没有发觉张三行两人的到来。

    这一幕,看的人颇为心酸。

    张三行一见这两人,便知这个曾经合家欢美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只留下了这两个人还残活着。

    “老爷爷,老爷爷!”

    张三行轻声呼唤着,不敢太大声,生怕惊扰了这两人的哀思和悼念。

    经过数声呼唤,这位老头倒也回过了神,无神的双目打量了张三行两人一番,有些疑惑。

    张三行见到老头满脸疑惑之色,解释道:“老爷爷,我是青木村的张三行,这次特地前来看看灾情。”

    老头闻言,点了点头,起身示意张三行两人坐下。

    “咳咳咳,咳咳咳...”

    老头急速咳嗽了几声,回道:“原来是张神医啊!”

    张三行的事迹,在几年前就被龚县令宣传了出去。

    且昨日黄田村的百姓也带着符箓来过此地,解救了一些百姓。

    因此基本上只要是这个县的人,不论男女老少,此刻都差不多听过张三行的名头,只是很多人不认识张三行本人罢了。

    或许这些人没有像黄田村那些村民心中充满敬仰,但却都颇为客气。

    “老爷爷,刚刚我经过院子,发现那些棺木都....”张三行问道。

    “呵呵,你说那个啊?”

    老头笑了笑,回道:“张神医,那些棺木是我放的。我昨日听黄田村的人说起你的事,想必你也是精通异术的高人。院子里的布置想来也是瞒不过你的法眼了。这些布置都是以前一位高人传承下来的,我只是照葫芦画瓢布置的。”

    张三行闻言,笑道:“老爷爷,不知那位高人名号是?他又是什么时候来过这个村的呢?”

    听到这话,老头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张三行一眼,笑道:“名号是不能说的,至于他什么时候来的这个村,大概在七八十年前吧。”

    随后,张三行和碧落圣姑又是询问了几个问题,这个老头倒也健谈,凡是可以说的,基本上都告知了张三行。

    当张三行问过自己想问的问题后,便也和碧落圣姑起身,朝着外面而去。

    盘算着找找尸王的气机,找找其他人问问一些具体的情况。

    就在这时,大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身材颇有些精练,约莫刚刚五十出头。

    此人一进入大院,正巧和张三行以及碧落圣姑碰了个面。

    在相送的老头见状,笑着解释道:“张神医,这位是村长凌百牧。”

    说完,又是对着中年人问道:“村长,有什么事么?”

    “呵呵,我是专门来找神医的。”

    村长笑着应了一声,而后对着张三行道:“刚刚我听得村民说村里来了两个外人,我估摸着这个时候一般外人是不会来的,也就神医您才敢来看看情况。”

    “找我的?”

    张三行见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有些疑惑。

    字肚里寻思着,自己除了这次之外,以前压根就没来过万福村,并不认识万福村的人,不晓得这个村长来找自己干啥。

    “村长,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张三行问道。

    村长凌百牧闻言,笑道:“呵呵,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若是神医您有空,可否随我去家里说说?”

    “行,没问题。”张三行回道。

    闻言,凌百牧含笑领着张三行和碧落圣姑直朝自己家中而去。

    不一会儿,凌百牧带着张三行两人到了自己家门口。

    张三行打量了一番凌百牧的家,心里更是奇怪。

    这个凌百牧怎么说也是个村长,按理说家里条件应该比平常的百姓要好许多。

    可是凌百牧的家却破烂的很,压根就看不出这是村长的家。

    凌百牧推开大门,率先走了进去。

    张三行和碧落圣姑见状,各自皱了皱眉,将目光看向了门内。

    一看之下,两人皆是吓了一大跳,眼皮子一阵跳动,特别是张三行,脸色更是凝重。

    原来凌百牧家中也同样放着几口棺材,这些棺材的布置和刚刚那个老头家的布置一模一样。

    “这....”

    张三行见状,百思不得其解,眉头紧皱。

    “小弟,你刚刚不是说这个葬法布置是需要风水来调理的吗?刚刚那位老伯家的风水不一般,但这个村长家却没有什么风水布置啊。他家为啥也这样布置棺木?”碧落圣姑问道。

    “不知道,很奇怪。”

    张三行也是非常疑惑,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棺木葬法布置的非常精巧,几乎一丝不差,比刚刚老头家中的要好许多。

    张三行知道,老头家中的那个布置乃是因为那个老头身体比较差,他布置起来的肯定比较粗糙一些,精力跟不上。

    张三行疑惑的是,为啥这个村长也能布置?且不依靠风水就这般布置,好像丝毫不怕发生尸变,这才是让他最为不解的地方。

    毕竟这个葬法很是不一般,手法及其繁琐,且还需要一定的咒语相配合。

    张三行估摸着,若是有一个普通百姓得到了真传能够布置,这到还说得过去。可是连续两家都能布置,这就有点说不通了。

    凌百牧看到张三行两人紧盯着那些棺木,轻轻一笑,解释道:“神医,这种葬法,整个万福村的百姓都能布置。只是他们有些人没有布置罢了。”

    “都能布置?”

    张三行闻言,大吃一惊:“村长,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这个葬法的秘诀和关键点乃是本村每个老百姓都要熟知的内容。

    正是因为这些老百姓见识到了这个葬法的玄妙,几乎夜夜都能够见到逝去的亲人,所以本村百姓才一丝不苟依照当初那位高人的指点,家里供奉道像,齐聚一心,不敢有丝毫怠慢。”

    “不对吧?村长,据我所知,这个葬法需要很好的风水配合才能布置。要不然肯定会发生尸变,祸及乡里。而你家,我刚刚仔细的看了一遍,并没有丝毫风水的痕迹,很普通。只有刚刚那位老爷爷家的风水,才足矣承受这种布置啊。”

    听到张三行这么一说,凌百牧也不意外,笑道:“刚刚那个李大叔家乃是本村的中心,所以他家的风水才不错。至于我家以及其他村民家,呵呵,这就和本村整个风水格局有关了。”

    言语之间,三人也到了大厅,各自坐定。

    “这话怎么说?”张三行问道。

    “本村的风水被当年的那位高人精心布置过,融为一体,外表是很难看的出来。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样布置,且那位高人也不会如此轻易传下这种埋葬的方法。”

    随后,凌百牧又是将村里风水之事和张三行说了一遍,解了他心中的疑惑。

    说了一阵子,凌百牧才话风一变,沉声道:“张神医,其实说来我们万福村等你前来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张三行问道。

    “凌霄落英这个名号听过吗?”凌百牧直接问道。

    “砰,咔嚓!”

    张三行刚刚端起的茶杯瞬间落地,摔了个粉碎,整个身形也是猛地跳了起来,一字一顿的道:“村长,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号的?”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也是忠人之事罢了。”凌百牧笑道。

    “忠谁之事?”

    “你爷爷张百顺。”

    凌百牧很是干脆的报出了一个名号,笑道:“你爷爷和当初布置我们这个村的那位高人有很深的关系,这些年来我们村虽然一直没有和你爷爷明面上沟通过,但暗地里却是有过多次沟通。且此事其他村民并不知情。

    且在以往的时候,你爷爷偶尔用另外一个面貌身份来我们村,展现一些神迹,让村民坚信当年那位高人一直庇佑着我们村。是以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村信仰依旧,不曾动摇。”

    “我爷爷为何要如此布置,他有何目的?还有,你找我前来具体是为了什么事?”张三行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