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八章 摧花
    气息相连,命脉合一。

    两颗尸丹不受掌控,各自在盘旋。

    此刻,叶紫和张三行两人好似化身成了阴阳二气一般,由尸丹作为牵引来运转。

    随着叶紫体内那半枚尸丹和她三魂融合,叶紫的伤势也稳定了下来。

    张三行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看到叶紫已经稳定了下来,忍不住一阵大喜。

    哐当,哐当!

    两枚戒指应声落地,光芒尽敛。

    张三行见状,连忙捡起,将叶紫的那枚依旧戴在了叶紫手上,自己的这枚也戴在了手上。

    做完这些,扶起叶紫,带着一脸恨意朝着梦如妍走了过去。

    “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尸有尸道。天不分混沌,人却分善恶,尸也同样分善恶。我紫儿乃是善灵尸王,不曾危害人间,你为何要对她出手?那天晚上我已经放过了你一次,看来这次我是要开一次杀戒了。”

    “哼,你敢杀我?我乃是天道门掌教的女儿梦如妍,若是我身死此地,我这枚乾坤令必定烙印一切痕迹,如此你们将终生受到我天道门追杀。”

    梦如妍虽然被符箓镇住了所有道法,但她依旧不肯示弱,强硬的回道。

    “天道门?哈哈哈,我身为尸王,受天尸三尊传人身份,岂会惧怕你天道门?”

    张三行很是不屑,凡是对叶紫出手之人,张三行向来是不会心慈手软,更别说这个梦如妍差点打死叶紫了。

    “哼!”

    梦如妍冷哼一声,冰冷的道:“原来你也是尸王?呵呵,那天晚上我没用至高符箓将你灭杀,看来是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你是道门中人呢。尸王化身成人,灾祸连天涌起。我身为正道中人,灭杀异类乃是天职。张三行,别以为我会怕你。”

    说完,一挥手中的乾坤令,高喝道:“张三行,你考虑清楚。若是你放我离去,那我们之间再无瓜葛,我也不找你们麻烦。若是你想杀我,那你也休怪我传讯天道门。”

    “不知死活!”

    张三行哪里还会受她威胁,手掌一番,黄光闪耀,朝着梦如妍高耸的胸口拍了过去。

    梦如妍看到张三行竟然不受自己威胁,朝着自己杀来,要斩断自己的三魂,不由得一愣。

    随后,连忙摇起令牌,催动血脉牵引之术,借助令牌烙印此事,传讯给她父亲。

    这种血脉牵引之术并非道法,张三行能够封印的住梦如妍的道法,但却封印不住她血脉相连的牵引。

    毕竟张三行的尸法比起梦如妍父亲的道法,差的太远,不可以道计量。

    然而,当梦如妍刚刚运起秘术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右手一松,令牌跌落在地,眼睁睁的看着张三行的法印打在了自己胸口,不做任何表示。

    “噗!”

    张三行一掌下去,震碎了梦如妍五脏六腑,斩断了所有生机,即将身死当场。

    “咦?”

    顺利震断了梦如妍的生机后,张三行有些疑惑,问道:“你怎么不传讯?”

    梦如妍闻言,费力睁开双眼,带着异样的神色盯着张三行,虚弱的道:“尸分善恶?人分善恶?呵呵...,多么讽刺的话语啊。张三行,刚刚你小老婆姜清水有些话说的很对,我不想看到你被我天道门追杀...”

    “张三行,此刻我生机已经全无,命不久矣。你解开我额头上的镇灵符,我要送给叶紫一场造化,也算是我的补偿之意。”

    “什么?”

    张三行被梦如妍这些说法搞得稀里糊涂,不晓得这个梦如妍在发什么疯,说什么话。

    不过依仗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丝毫不担忧梦如妍有什么诡计,于是到也解开了梦如妍额头上的镇灵符。

    符箓一解开,梦如妍清晰感受到了自己体内散乱的道气,感受到了自己崩断的筋脉。

    愣了愣神,回想了一遍从省城一路追踪张三行和叶紫的历程,自嘲一笑。

    “道非道,邪非邪。我这双眼睛,乃是天生灵眼,可看破世间虚妄。可笑我得到这双灵眼,却看不透人世善恶。辩不明世间真伪。张三行,这双灵眼算我补偿给叶紫的...”

    说完,轻轻一震,运转体内散乱的道气,直涌双眼。

    “咔嚓,咔嚓!”

    两道破碎声响起,顷刻之间梦如妍的双眼鲜血直流,空洞幽暗。

    与此同时,她的双眼射出两道白光,直冲叶紫的双眼。

    两道白光冲到叶紫双眼后,瞬间就和叶紫的双眼相互融合,不分彼此。

    “糊涂了半生,临死才明白善恶皆有道,人尸皆有情,混沌两不分,阴阳生死路。张三行,我从你和叶紫身上看到了真情,看到了善恶本源。

    这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道。这是我想追求却一直追求不到的大道。然而,我却差点亲手葬送了这个大道。道有万千,一步错,步步错。

    我很后悔当初不应该为了一些好奇心,紧随你来到这里。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单纯的想替天行道,灭杀异类,肃清人间正道而已,我没有想过破坏你们的情意....”

    梦如妍的话语声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完全听不到她的声音。

    “扑通!”

    一声跌落地面的声音响起,梦如妍彻底倒地不起,香消玉殒。

    张三行见到这一幕,有些哑然。

    望向姜清水,问道:“清水,你和她说了什么?”

    姜清水闻言,看了一眼梦如妍,回道:“没说什么,三行,既然她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问了。且她刚刚明明可以彻底灭杀叶姐姐,可她在那关键时候留手了,如此我们将她的尸骨葬了吧?”

    张三行闻言,叹了一口气。挥手抛出数张符箓,镇封在梦如妍尸骨旁。

    这几道符箓也就是一般的符箓,没多大效用,只能阻挡一些动物前来侵扰罢了。

    “清水,我们时间不多了。现在黄县御史掌权,要抓捕我们,此地不能久留,应当速速回省城躲避一段时间,免得惹上没必要的麻烦。”张三行回道。

    “这不太好吧?”

    姜清水明显不愿意看到梦如妍暴尸荒野,来到叶紫身边,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叶紫开口说说话。

    在她看来,仇人是仇人,可是仇人已经身死,一切仇怨也都成空了。

    且梦如妍也后悔了,若是让她的尸骨留在这里,也太过无情了一些。

    叶紫见到姜清水的动作,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

    想到梦如妍最后一击手下留情了,也开口道:“三行哥,这事就依清水妹妹的话语行事吧!反正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这个梦如妍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我们不能让她暴尸荒野。”

    张三行闻言,笑了笑,白了两女一眼,回道:“你们啊,真是的。难道我在你们心中就真的这般不堪?这般铁石心肠?

    这个女人的尸体不是我们能够触碰的,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前来收拾了。且你们没看到我在她的尸骨旁,布下了一个小型法阵守护着么?”

    “这?”

    两女闻言,有些不明其故,齐声问道:“这话怎么说?难不成还有这等好心人替她收拾?”

    “两个笨蛋,傻瓜。”

    张三行拉着两女的手,边走边道:“那个梦如妍乃是天道门的人,天道门威势无边,高手数不胜数。此刻她死在这里,天道门的高人必定知晓情况。且她的父亲更是可以凭借血脉相连的气息寻找过来,从而替她收拾遗骨。若是我们替她收拾了,那岂不是画蛇添足?”

    “原来是这样啊?”

    两女听到这么一个说法,恍然大悟。

    随后两女同时转过头,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梦如妍,眼神中皆是流露出了一丝惋惜和无奈。

    “紫儿,等会儿你和父亲母亲回到省城后,你就待在我们那个院子里别出来。且你在这段时间也万万不可动用尸法,不能催动尸丹。只能按照我教给你的法门调理,知道了么?”张三行嘱咐道。

    “什么?三行哥,听你的意思,你不回省城?”叶紫问道。

    “现在情况有变,我不回去了。天道门的高人会来我们这里,我需要留下来看看情况。”张三行笑道。

    “不行,这不行。”

    叶紫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三行哥,现在你本源大损,你留下来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闻言,张三行笑道:“傻丫头,我没那么笨,不会那么轻易死的。再说了,我也舍不得你。我留下来,还要暗中抓捕尸王。

    此刻我本源损失颇多,需要尸王尸丹补充。紫儿,你就不要多想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最多一两个星期,我就回省城。”

    “这.....”

    两女闻言,明显不乐意,不想和张三行分开。

    一旁的碧落圣姑见状,笑道:“呵呵,两个小丫头,不就是和你们的情郎分开一段时间吗?这有啥的?有我和小弟一起行事,你们就放心吧?”

    “小弟?”

    两女一听这个称呼,更是疑惑了。

    碧落圣姑见状,微微解释了一番。

    两女闻言,明白了过来,不情不愿的道:“三行哥,你可要说话算话哦,早点回来。”

    “呵呵,我知道,我可不想和我两位娇妻分开太久了,我还想着你们一起伺候我呢。还有,现在父亲和母亲还不知道这些事,等会儿你们别告诉他们,免得他们乱担心。”

    两女闻言,先是面红耳赤,羞涩无比。一阵乱捶张三行,怪他说话也不注意场合。

    过后,两女才点点头,带着蚊子一般的声音低声道:“恩,我们知道了。等你回来了,我们定然一起好好伺候你,保管你满意。”

    张三行闻言,嘴角上扬,得意一笑,甚是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