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九章 后顾离开
    张三行四人一回到家中,叶汉民夫妇便上来嘘寒问暖,四下打量,看看张三行有没有什么事。

    言语相谈了一会儿,张三行委婉说出了让他们随叶紫和姜清水一起去省城安顿之事。

    在张三行看来,老辈人物留恋家乡,不肯迁移,这是再正常不过了。若是不好好开导,善于言辞,老辈人物定然不会离开。

    果然,当张三行一说这些话,叶汉民夫妇先是愣了一愣,而后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们倒不是怪责张三行让自己离开,而是想着自己离开了,以后在祖宗跟前上坟上香就不方便了。再者,和其他人重新打交道起来,也是一件麻烦事。

    叶紫见到自己的父母脸色不怎么好看,连忙劝慰道:“爸爸,妈妈,这以后还不是可以回来的吗?我们又不是一辈子住在省城。等啥时候想回来了,再回来看看不就成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你们最想看到的一点。离开这个小县城,或许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哦?什么事?哪一点?”

    叶汉民夫妇兴致缺缺,淡淡的问道。

    闻言,叶紫先是笑着看了一眼姜清水,眼珠子转了转,笑道:“爸爸,我们这个小村不管是交通还是医疗,亦或是学校,人文环境都比不上省城。以后要是清水妹妹给三行哥生孩子了,在省城住着岂不是更好?

    若是孩子待在乡下,难保学不到什么东西,见识也不多。爸爸,我想你也不愿看到外孙落后与人吧?等啥时候空闲了,您就抱抱外孙,岂不美哉?”

    叶汉民夫妇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

    外孙之事,他们是极为上心的。哪怕是现在没有,他们还是干巴巴期待着。

    “恩,这话有理,确实是这样。”叶汉民点点头,笑着道。

    欧阳洛婉也是不停的赞叹了起来,笑道:“紫儿啊,你嫁人了,果然长大了,懂事了,知道考虑许多事了,呵呵。”

    张三行见状,一阵大喜,带着赞许之色看了一眼叶紫:“父亲,母亲。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还是赶紧去吧。免得时间晚了,半夜三更开起车来不方便。”

    “三行,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呢?”叶汉民问道。

    “过两天吧,这里有个尸王,我要将它抓住。尸王的尸丹是个好东西,只有那种东西多了,叶紫才会更好。”张三行笑道。

    “恩,那你小心点,别莽撞。若是抓不了,那就别勉强。”

    叶汉民嘱咐了一声,微微收拾了一番。

    经过叶紫在一旁不停的催促,叶汉民夫妇倒也没收拾啥。

    因此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四人就上了车。

    姜清水坐到驾驶室,看了一眼张三行,红着眼睛道:“三行,早点回来,别让我们就等了。”

    “恩,清水,你放心吧。我会很快回去的,你路上开车小心点。”

    张三行笑着应了一声,取出紫金铃铛递到了姜清水手中,笑道:“把这个带在身边,安全些。到了省城,千万别乱出门,估计省城那边此刻也不好过。”

    “恩,我知道了。”

    姜清水点头应了一声,而后一踩油门,车子急速开了起来。

    叶紫看到车子开了起来,转身透过后面的玻璃,痴痴的望着张三行。

    “三行哥,到了省城我一定苦心修练,绝不会再让你为我损耗了,我要和你一起抓捕尸王。”

    这一走,两女和张三行都是没想到,这本来不算什么重要的分别,竟然成了各自心中最为留恋的记忆。

    这一走,却是各自天涯海角不相逢。

    这一走,却是走出了离奇怪异和血海滔天。

    当车子彻底淡出了张三行的视线后,张三行挥了挥手,缓缓的转过身躯,叹了一口气,双眼深邃。

    “黄县御史?严令禁止?抓捕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能耐。”

    至亲之人已经远去,张三行再也没有了丝毫后顾之忧。

    想了想这些杂事,张三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县御史。毕竟本来都好好的,自己抓自己的尸王,叶汉民夫妇过他们闲暇的生活。

    可就是因为黄县御史瞎折腾,搞得叶汉民夫妇不得不暂时避退,远离自己的老家。

    张三行很是清楚,到了叶汉民这种年纪的人,最是留恋家乡,喜欢家乡的味道。

    此番他们虽然已经离去,可说到底,心还是留在了这里一部分。

    “小弟,你现在没了后顾之忧了,打算怎么搞?”碧落圣姑问道。

    “怎么搞?杀人!”

    张三行冷笑连连,寒声道:“大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身为尸王,自当要行尸王之事。先看看有哪些村民是死心塌地的站在黄县御史一方,等确定了那些村民,立即发动尸变,灭了他们。如此也可出一口恶气,顺便还可以补充寿元,凝练尸丹,何乐而不为?

    此番我尸丹破碎,损失不小,我自然得讨回来。至于韭菜,哼,好韭菜留着。心怀歹意的自然要收割了。”

    碧落圣姑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安的道:“小弟,这样做恐怕不妥吧?你现在虽然是真正的尸王,但从表面看,依旧还是人。

    若是你不施展狠辣手段,那么那些高人也找不到你头上。一旦你施展了狠辣手段,恐怕那些高人就要追查到你身上了。如此一来,你岂不是更危险了?再说了,那些百姓也不过是被他们愚弄了罢了,何苦为难他们呢?”

    “哼,何苦为难他们?”

    张三行摇了摇头,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圣人,对我心怀歹意者,我岂能放过?若是我没啥本事,他们抓住我了,又岂会放过我?弱肉强食,天经地义。好了大姐,此事暂且不提。我们先去县里看看,瞧瞧那个黄县御史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日龚县令说尸毒瘟疫发生的那一刻,黄县御史竟然没有丝毫紧张之色,风淡云清,此事颇有疑虑,我们还是先搞清楚具体情况再说。我就不信,这个黄县御史没有古怪。”

    看到张三行好似变了一般,比以往要狠辣的多,碧落圣姑叹了一口气。

    怔怔的看着张三行,伸手划过他的脸庞,无悲无喜的道:“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小弟,对于普通人,能够手下留情就尽量手下留情。

    虽说你是尸王,但你到底不是普通的尸王,你是不需要普通百姓的生机来增强实力。若是可以,你多多捕杀一些七门八道三教九流的高手,或者捕杀尸王也行。

    只要是这类的人,我可以全力相助你行事。但普通人,除了那些真正的恶人,我不会出手的。”

    “恩,大姐,这事我心中有数。”

    张三行抓住碧落圣姑的手,轻轻一笑,淡淡的道:“大姐,估计那个天道门的高人要不了多久就会过来。要不你把那个紫阳道长和明德方丈叫过来,把水搅浑。那两人身后应该也有一些势力。或许这种高人多了,我们能够更好的浑水摸鱼呢?

    且我有一些事也想问问紫阳道长,只是以前一直没有时间,现在倒是可以问问他了。”

    “叫他们过来?”

    碧落圣姑深深的看来一眼张三行,扑哧一笑,淡淡的道:“我看你是对他们没安什么好心思吧?也罢,那我就叫他们过来。我们姐弟联手,先把他们拿下了再说。”

    碧落圣姑倒是知道张三行的算盘,言语了一声,和紫阳道长两人联系了起来。

    经过碧落圣姑一番忽悠之下,两人大喜过望,连忙应承了下来,驱车前来。

    张三行见到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便和碧落圣姑朝着县城而去,探查黄县御史的情况。

    当张三行两人离开没多久,就有大批公职人员闯入到了叶汉民的家,翻箱倒柜的胡乱搜查,摆出一副抄家模式。

    翻了一阵子,当翻出几张符箓出来后,领头的公职人员连忙拍照记录,上报给了领导。

    随后,他大手一挥,大喝道:“封了这里,下达逮捕通缉令,全国逮捕叶汉民、欧阳洛婉。叶紫。”

    说完,他又是急忙率人朝着张三行的院子而去。

    张三行院子里各色符箓甚多,公职人员几乎没怎么翻找,就找出了一大叠。

    这些符箓有画好了的,也有没画好的。

    领头男子依旧让人拍了照,取了证,封查了院子,下令全国逮捕张三行。

    随后,这些人又抽查了许多家,捣毁了百姓家中供奉的神像,严厉教育批评了一阵子后,他们才悠哉悠哉的返回了县城。

    不说这些杂役之事,且说天道门掌教梦若尘。

    天道门乃是七门里面排名第一的存在,威势不可度量。

    在龙炎国正南方,有一处茫茫云海不分东南西北的仙山圣地。此处正乃是天道门所在地。

    自当那枚乾坤令牌里面的虚影破碎的那一刻,闭关不出的梦若尘立马就感应到了事情的变化。

    “噗!”

    虚影破碎,本体受到连累,梦若尘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有些苍白。

    此时,他知道事情有了变化,自己的女儿可能有难了,自己留给她的保命底牌被人强行打破了。

    想通了这些,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抬手一挥,三张道家神符捻在了手中,望空一抛,三张符箓燃烧了起来。取出一个精巧的罗盘,滴入三滴精血,推演自己女儿的方位。

    推演了半响,只听得哐当一声,罗盘崩裂,在空中缓缓燃烧的符箓全部破碎,化成灰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