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章 风起云涌
    “不好,如妍遭难了。”

    见到这么一个情景,梦若尘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随后,他的内心有一种心悸般的感觉。

    那种感觉好似是一种挚爱的东西突然消逝,令得他伤心欲绝。

    梦若尘和梦如妍乃是至亲父女,血脉相连。

    梦如妍身死,他自然受到血脉牵引感应到了。

    “啊啊啊.....”

    感应到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梦若尘怒火冲天,猛地站起身形,仰天大吼道:“是谁?到底是谁?若是我不将你碎尸万段,囚禁神魂百年,我誓不为人,誓不为人....”

    梦如妍一直都是梦若尘的骄傲,是他最为看重的存在。

    毕竟梦如妍一生下来就拥有一双能够看破虚妄的神眼,这乃是集上天钟爱于一身的存在。

    是以如此,梦若尘岂能不珍爱?

    随后,眼神一寒,阴森无比的自语道:“哼,看来我天道门太过低调,低调的让世人都以为我天道门是可以任人揉捏的存在。”

    说完,他的双目瞭望皇都方向,一股恨意直冲九天:“龙炎,要是我女儿之事和你们有关联,我势必要召集同道,和你一决生死。”

    说完,大步踏出闭关之地,朝着外面走去。

    然而,梦若尘这般大吼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座仙山。

    那些弟子不明其故,心里有些疑惑,但也不敢前来询问缘由。

    反而那些长老却是一个个紧急出关,前来询问。

    这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穿一身灰旧的道袍,声音如洪钟一般,凝重的问道:“掌教,请问掌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梦若尘闻言,双眼空洞杀气冲天:“寒风长老,我女儿梦如妍突然遭人杀害,我需要出去一趟,查明事情原委。我天道门的琐事,就由诸位长老暂且主持了。”

    “什么?如妍死了?”

    梦如妍乃是天道门年轻一辈的翘楚,天才美质,深得这些长老们喜爱。认为自己天道门的将来,定然要倚靠梦如妍发扬光大。

    这些长老也都几乎把梦如妍当作自己的孙女一般来看待,溺爱之极。

    因此,梦如妍就算抛开掌教女儿的身份,她依旧是整个天道门的掌上明珠,身份地位非同凡响。

    “掌教,此事是不是有误?如妍她下山之时带有我天道门至宝乾坤令。若是一般的道门之人,只要一见到乾坤令,必定不会太过为难如妍。

    且在乾坤令上,你也做了许些布置。如此,如妍岂能那么容易夭折?”众位长老震惊过后,倒也冷静了下来,一个个开口询问。

    “此事不会有差,我和我女儿血脉相连,可以感应到事情的真伪。诸位长老,灭杀我那道虚影的,乃是一个盖世无敌的存在,直接打破了我的布置。如此,才令得我女儿夭折身殒。”

    梦若尘心里极为恼火,恨声道:“诸位长老,当年我们因为犹豫不决,导致大燕帝国被灭。如此才使得龙炎大帝无法无天,嚣张无比,此事依我看和他们未必没有关联。

    且那个龙炎大帝颇为古怪,竟然可以无视各种道法伤害,自今都没人见过龙炎大帝真面目,由此可见他的不凡。因为当年一战,那对双雄身殒,神算天尊被废。我道门势力日渐衰弱,现在更是被逼得退缩仙山。

    现在离三教九流,七门八道大会召开之日也就几个月了,我们定要做好万全准备。且前几日鬼门大开,尸临人间,此事也是不可小视。诸位长老,这些事情你们可以先好生琢磨思量一番。待我查明如妍身殒真相之后,我们再来做一个决断。”

    众位长老闻言,皆是白眉一阵跳动。

    他们都是心里有气,恼怒不已。

    天道门身为七门排名第一的存在,可现在自己天道门的掌上明珠竟然被人杀了,自己天道门也是被凡俗势力逼得不敢出山,这令得他们颜面大失,怒不可遏。

    “掌教,此事我们自有分寸。只是山下之事也并非那么简单,掌教你可小心行事。若有不对,可及时发送信号,我等必定前去接应。”

    “恩,诸位长老有心了。”

    梦若尘言语了一声不再多言,掐动法印,感召乾坤令牌的方位。

    在梦如妍还未身死之时,梦若尘不敢依照此法感召乾坤令牌。

    毕竟那块令牌当时是属于梦如妍的,一个没弄好,容易损伤梦如妍的三魂印记。

    此刻梦如妍已经身死,梦若尘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了。

    在他感召之下,很快发现了令牌的方向。

    双眼杀机流露,怒目生威,大步而去。

    -----

    县城方向,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县城。

    张三行看着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开头。

    琢磨了一番,张三行突然想起了龚县令。

    于是连忙和碧落圣姑朝着龚县令的住所而去,问问黄县御史现在的情况。

    当张三行两人来到龚县令的住所小区后,发现在这四周有不少暗哨存在,皆是藏身暗处监视着。

    “哼,看来龚县令此刻的确不好受,身为县令,在没有政令的情况下还被软禁监视了起来。”

    张三行见到这一幕,心中通明。

    龚县令此刻算是彻底废了,基本上再无翻身的余地。

    盘算了一阵子,对着碧落圣姑道:“大姐,你且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进去摸个情况。免得我们两个一起进去,不了解外面的情况,被困在里面。”

    碧落圣姑闻言,点了点头,笑道:“小弟,小心点。外面我帮你看着。”

    “呵呵,多谢大姐了。”

    张三行笑着应了一声,整了整衣衫,道貌岸然的大步踏进了小区。

    自当张三行一进去,那些处在暗中监视的人连忙一阵拍照,坚决要搞清楚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

    不过此时的张三行也有所准备,面貌和平常有些差别。衣冠楚楚,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富二代之类的人物,身份高贵。

    没过多久,张三行顺利来到了龚县令的房间门口,叩响了门铃。

    在房间里的龚县令也不是白痴,知道被撤职之后,肯定要被一些人监视一段时间,等待上头下达处理政令。

    对于自己被监视,龚县令也没太大恼火。

    毕竟身在六扇门,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自主的。

    他只是担忧自己老婆孩子的安危,怕他们也跟着受连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