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一章 助人为乐
    四年前,龚县令为了治疗福田村那些疯了的百姓,为了更好的保住乌纱帽,和张三行有过许多次接触。这次尸王瘟疫来袭,他更是拿着张三行的符箓让人送到各个村子镇压。

    这些情况,黄县御史已经全面掌握了。

    此刻的黄县御史可是不管龚县令做这些事的目的,他只知道,龚县令身为一县之长,带头违反了规定,这是大罪,不可饶恕,需得抓捕问罪。

    却说龚县令听得门铃声,心神一颤,有些慌乱。

    在他看来,这一声门铃,定然是催命符。黄县御史肯定拿到了政令,要正式逮捕自己,问罪自己。

    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老婆孩子,龚县令双目垂泪,带着有些颤抖的声音道:“老婆,我不像黄县御史,有很深的背景。此刻那个御史霸权,我肯定是躲不过去了。只是连累了你和孩子,我....”

    龚县令的老婆贾明珠闻言,也猜到了龚县令是怀疑那个敲门的人是来抓人的。

    当下她心里也是很发慌,哭泣着道:“老公,虽说我们贪了一些钱财,但好歹也没弄出过人命啊。至于这次的事情,我们的目的虽说是为了保住乌纱帽,可到底还是救了百姓。现在上峰如此做,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龚县令叹息了一声,无奈的道:“都说好汉不进六扇门,英雄宁做屠狗夫。既然我入了六扇门,有此下场也是正常。老婆,待会儿我被带走之后,我估计暗中监视我们的人会放松防备。

    到时候你估摸着情况,寻找时机赶紧逃出去,免得发生不测。

    还有,在我们家门口的那株桂花树底下有一张银行卡和张大师的三张神符。银行卡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那些人查不到卡的来源,这是我以前谋划好的退路,万无一失。

    现在瘟疫横行,鬼神肆虐。你有神符保佑,定然无事。要是有机会,你可去求张大师护佑。我想张大师应该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予你们一点帮助。你带着孩子离开后,走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来。”

    说到这,龚县令为自己老早布置的退路感到一丝自豪,冷冷的道:“都说狡兔有三窟,我也同样不差。老婆,只要你和孩子平安无事,那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老公...”

    听到这话,贾明珠更是伤心,哭的泣不成声。

    “老婆,没事,别怕。”

    龚县令替贾明珠擦了擦泪珠,劝慰了她几句,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而后起身打开了大门,毫无畏惧,颇有点像从容赴死一般的感觉。

    然而,当龚县令打开大门,一看之下,却是愣在了门口。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来人,欣喜不已。

    张三行站在龚县令门口,敲了半天都没反应,开始还以为龚县令被抓走了。

    正欲转身离去之时,龚县令却是打开了门,这倒是令得他长出了一口气。

    “张大师,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在龚县令心里,张三行此时应该和叶汉民夫妇早已离开了县城,奔赴他地去了。

    毕竟自己先前通知过张三行,让他带着叶汉民夫妇急速离开,免得遭遇不测。

    张三行闻言,轻笑一声,回道:“我岳父他们已经走了,至于我,呵呵,事情还没办完,过段时间再走也不迟。我来找你,一是看看你的情况,二是问你一些事。”

    龚县令闻言,点了点头,双目四下张望了一番,连忙拉着张三行进了屋子,关了大门。

    待到两人来到大厅坐下来之后,龚县令介绍了一番,对着贾明珠笑道:“老婆,这就是张大师。”

    贾明珠闻言,慌忙起身行了一个礼数,拿起茶杯,干起了招待的活儿。

    “大师,您此番前来要问什么?”龚县令问道。

    张三行闻言,回道:“想问问那个黄御史的家是在哪里?此人颇有些古怪,我准备找个时机前去探探情况。”

    说到这,他又是一脸惋惜的道:“县令,我发现你家四周有不少暗中盯梢的人,恐怕你...”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龚县令苦笑着摇了摇头,回道:“对于那些人,自当我被撤职之后就已经知道了。大师,既然你在这里,那我想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我是基本上逃不出去了,十有**要吃花生米,要被他们拿来杀鸡儆猴立威。因此我想请大师您若是在方便的情况下,照顾一下我老婆儿子,带着她们逃离出去,免得她们孤儿寡母受苦。”

    “就这事?”

    张三行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心里盘算了一阵子。

    不答应吧,有些不合适。答应吧,自己此刻也没精神照顾。

    他倒是知道,贾明珠绝对也同样被监禁着,出不了城。上车了就要被抓走,黄县御使是不允许他们离开这里。

    盘算衡量了好一阵子,回道:“龚县令,我此时也无分身之术。毕竟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能立即送他们离开这里。

    不过若是她们不害怕,可以暂时去那个阳中村避避祸。阳中村此刻已经没了一个活口,且那里的尸气和尸骨也都被我处理干净了。那个地方在一时半会儿之间,应该比较安全,黄御史的人应该不会想到那里。

    我担心的只是怕她们待不习惯,毕竟那个地方现在看起来比较阴森,又没有其他外人,孤儿寡母的,肯定害怕。”

    龚县令闻言,也是一阵为难。

    对于阳中村被尸王扫灭,他早已知晓。

    张三行此刻没有分身之术,没办法带着自己老婆孩子离开,他也比较理解。

    想了想,望向了贾明珠,看她怎么决断。

    贾明珠见状,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咬了咬牙回道:“没事,我不怕。只要咱儿子不会被抓走就行了。”

    在贾明珠看来,若是自己逃不出去,那么自己的儿子十有**也要被抓走。

    相比恐惧感,她觉得还是保住小命要紧。至于其他的,等这事风声过后,不是照样可以寻找机会离开?

    张三行闻言,点了点头:“那行,那你先和你儿子装扮一下,等下我就让人送你去阳中村。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最多也就十天半个月,过后我自会去接你们离开,前往省城安身。若是到时候我没出现,那就说明我也遇到了麻烦,到时你可自己看着办。”

    龚县令闻言,顿时大喜,连忙道:“多谢大师施予援手,多谢了!”

    “呵呵,这是小事,不必客气。”

    张三行谦虚一笑,而后问道:“县令,那个黄县御史他平常的行踪是怎样的?一般都在哪里办公?在哪个地方待得时间比较长?对于他的一些具体情况,你和我说说。”

    龚县令闻言,回忆了一阵子,告知了张三行黄县御史家的位置和办公地点的位置。

    说完,他又是有些疑惑的道:“大师,黄县御史有个习惯,基本上每隔三天,他都会去乡下一趟。

    据说他家的老房子就在那里,比较荒凉偏僻,没什么人居住。他每次去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前往,不允许有别人跟着。对于那个地方,我以前也没去过。”

    说完,将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告知了张三行。

    张三行闻言,点了点头,对黄县御史的一些情况已经了然于胸。

    “大师,今天乃是第三天,按照黄御史的习惯,他在今天下午六点过后,必定会去那里。若是大师想探查他的情况,可以暗中前去瞧瞧。”

    “恩,这事好说!”

    随后,张三行又问了一些县里的具体情况变化,官府人员的布置,福田村百姓被关押的地点等等事宜。

    当了解了自己想知道的所有情况后,他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这时,贾明珠和她儿子也装扮好了。

    当他们两人一出现的时候,张三行有些吃惊。

    这两人和先前颇有些不一样,若是不仔细看,外人是看不出什么名堂。

    见状,张三行牵着龚县令的儿子,朝着门外而去,笑道:“县令,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过去了。至于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多谢大师庇佑!”

    龚县令见状,恭恭敬敬施了一礼,目送自己的老婆儿子和张三行一起离开。

    张三行牵着龚县令儿子这一幕,就好似舅舅牵着外甥一般,贾明珠像是张三行的姐姐一般,装扮的颇有些水平。

    不出一会儿,三人到了车子跟前,张三行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贾明珠和她儿子坐到在了后排。

    “大姐,先在县里瞎转几圈,甩开那些讨厌的人,而后直往阳中村。”张三行笑道。

    碧落圣姑也是精于世故之人,她一见贾明珠两人,听到张三行这话,便知其中原委。“小弟,看不出你还颇具爱心啊?呵呵,这样才好嘛。前时的你,太过无情了。”

    说完,甚是悠闲的开起了车子,在县里晃悠了起来。

    忠人之事,不可马虎。

    张三行想着,自己不答应龚县令也就罢了。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做好,如此方可显得本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